南韓「n號房」的邪惡陷阱》「我要去她家,有人要一起輪姦嗎?」揭露性剝削集團如何牟利、誘騙受害者

2020-03-25 08:00

? 人氣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南韓犯罪集團性剝削無辜女性的工具。(SzaboJanos@Pixabay)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南韓犯罪集團性剝削無辜女性的工具。(SzaboJanos@Pixabay)

南韓警方本月破獲該國規模驚人的性剝削事件「n號房」,受害者至少70多人,包括無辜女性還有未成年人、嬰幼兒。她們被要求拿刀在自己身上刻「奴隸」兩字、將各種棍形物體放入陰道、剪掉乳頭,以滿足群組成員非人道的性癖好。

寄生於社交平台的性剝削事件,究竟是如何利用誘騙、控制受害者來瘋狂牟利?20多歲的受害者崔智秀(최지수,化名)、李恩惠(이은혜,化名)接受《韓民族日報》專訪,揭露性犯罪集團的邪惡陷阱。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IS恐怖份子招募新血的工具。(AP)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南韓犯罪集團性剝削無辜女性的工具。(AP)

應徵促銷打工,誤入性剝削地獄

崔智秀3年前開始在外地生活,她的手頭並不寬裕,付不起南韓租房要求支付的高額保證金,當她急著貸款借錢時,她在推特(Twitter)上看見一則徵人貼文:「促銷打工,一次可給薪300萬至600萬韓元(約新台幣7萬至14.5萬元)。」貼文還附上徵人者的Telegram帳號,崔智秀便申請帳號,聯絡對方。

帳號為「博士」的人回應了她,表示「本公司是獲得政府許可的」,提供「促銷打工」、「贊助打工」兩種賺錢方式,贊助打工可以當場就給薪,但「博士」並沒有解釋「贊助」需要做的工作,崔智秀以為只需要跟「配對人」見面、吃飯即可。

「博士」以需要先向崔智秀支付「定金」為由,要求她拍大頭照、提供身分證影本。當時崔智秀並不覺得哪裡奇怪,畢竟「去哪裡貸款都會被要求提供身分證影本」。但實際上這是她的第一步錯誤,讓「博士」獲得她的重要個人資訊。

崔智秀開始在Telegram與帳號名為Fox Bomb(폭스밤)的「配對人」聊天,對方要求她提供臉部與裸體自拍,當她感到很不對勁時,「博士」私訊她一張存摺的照片:「配對人匯給我160萬,發送圖片給他的話,我會立即匯這筆錢給你。」

崔智秀照做了,她很後悔,但又心存僥倖地安慰自己,私密群組設定訊息會3秒內自動刪除。Fox Bomb對她的要求越來越過分,在糟糕的心情和對金錢的渴望之間掙扎後,崔智秀勇敢地向Fox Bomb說:「我不想再這樣做了。」「博士」卻打電話痛罵她:「X!趕快發影片。你不想拿錢了嗎?」

崔智秀不理會,「博士」接著卻將她社群媒體的朋友列表截圖傳送給她,並威脅稱:「我拿到妳所有朋友的聯繫方式。現在只需按發送,妳的裸照就會發送給朋友。」崔智秀覺得自己的全世界都要崩塌了,她立即離開秘密聊天室、刪除了Telegram,「我以為刪除Telegram就會脫離惡夢」。

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一個小時後,一個不知名的人向崔智秀的另一個社交媒體帳號發送消息說:「智秀小姐您的照片正在Telegram傳播,請不要再將照片發送給博士。」此時,在「博士」開設的多個Telegram聊天室中,崔智秀被稱為「Telegram中唯一的明星,博士的奴隸○○女」,數千會員觀看她的裸照,對她的身體品頭論足。崔智秀的個人資料都被公開了,她不得不逃到朋友家去住。

2017年末至2018年初,伊朗民眾上街示威,抗議經濟凋敝、政治封閉,社群APP「Telegram」是重要工具(AP)
社群APP「Telegram」(AP)

「我要去她家,有人要一起輪姦嗎」

李恩惠的背景與崔智秀相似,因為急需用錢所以上了推特「贊助打工」的當,她也以為這份工作只需要和男性見面、吃飯。「博士」向李恩惠保證個人信息不會洩露出去,藉此取得了她的信任與身分證影本。從拍一張裸照開始,「配對人」的要求越來越過分,例如拍攝裸體狀態下身體晃動的影片。李恩惠2週後發現,她的裸體照片和影片正在「博士房」中傳播,住家地址也被洩露。

博士房的一名成員在聊天室中發問:「我要去她家,有人要一起輪姦嗎?」李恩惠並沒有說明自己是否脫離那些狼爪,她表示自己最終刪除了Telegram、更改電話號碼,但焦慮沒有一刻消失,憂鬱症情況惡化。

性剝削集團與多達26萬人的共犯結構

Telegram是以保密性、匿名性為噱頭的社群軟體,在南韓Telegram平台上散播非法色情影像、訊息的聊天群組至少有80多個,約有26萬人加入這些群組,被害女性不計其數。帳號名為「God God」(갓갓)的人在2018年下旬起開設「1號房」至「8號房」8個群組,讓想觀看色情偷拍影像的人付費加入,1號房的影片最短、最便宜,想要看更長的影片就要付費加入其他房間。

「God God」在2019年9月左右消失在Telegram上,同樣販售性剝削影片的「博士房」取而代之,其創建人「博士」設計出可以利用此類影片長期獲利的模式,特別是針對經濟弱勢族群,佯裝提供打工機會,掌握對方所有個人資訊,使其無法反抗、淪為博士房所有會員的「奴隸」,而會員必須支付比特幣來觀看影片,避免留下交易紀錄。

「我會派員工到你家殺人」

「博士」接觸到受害人後,會先蒐集她的所有個人信息,包含社群媒體帳號,家庭成員和朋友的聯繫信息。完成此工作後,才會引入「配對人」聊天,向被害人索求裸露照片。當受害女性拒絕時,「博士」便會恐嚇她:「我會告訴你的家人你在賣淫。我知道你朋友和家人的姓名、聯繫方式和地址。」如果女方仍然拒絕,「博士」甚至會威脅殺掉她:「我會派員工到你家殺人的。」

最後,聲稱會匯入受害者戶頭的錢當然沒有存入,受害者必須完全服從「博士」的要求,才能結束這一切惡夢。因為談話記錄已經消失,所以受害者無法收集到恐嚇和脅迫的證據。在有1萬多人的秘密聊天室中,博士以小說的形式寫了一本關於如何性剝削和偷拍女性的書,成員為之興奮:「請發布更多奴隸女孩的影片。」

毀了所有女性的生活

「當你們委屈狡辯時,女孩們卻可能在糟透了的生活中顫抖著雙手祈禱身邊的親人、親愛的爸爸、弟弟、哥哥不是那樣的人渣……不是只有你們委屈,我們的生活也已經毀滅。」──南韓女網友的留言

這次事件不僅傷害受害者,也使南韓女性失去對身邊男性的信任,挑起社會性別對立。南韓當前有2565萬男性人口,減去700多萬的兒童與老年人口,26萬會員約占剩餘男性人口的1/10,這讓女性開始思考認識的男性是否就是會員。一名女性網友指出:「南韓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比26萬人還少很多,但我們還是會警惕周遭的人是否攜帶病毒。更何況26萬人!」

該名網友痛斥即使在n號房影片揭露那麼多駭人性虐待之後,南韓部分男性依然將會員「發洩性慾」視為理所當然,甚至還想觀看那些影片。留言指出:「女孩們每天都在生不如死的苦難中掙扎,總覺得自己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成為被害者。可是眼前的現實卻是,色情網站實時搜索一位是『n號房』,我們還敢認為有無辜男性存在嗎?」

真正的n號房會員似乎不承認自己是加害者,還反過來威脅報導此事的記者。韓國廣播公司(KBS)指出,《韓民族日報》記者在群組埋伏期間,n號房內發起了「搜索記者家人」的活動,聊天室出現記者孩子的照片,會員威脅記者:「如果有誰後來自殺了,那都是因為記者你!」聲稱如果會員的個資曝光,肯定會有人自殺,屆時受害者就是「韓民族受害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