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香港學聯與誰對話才管用

2014-10-31 05:42

? 人氣

香港學聯致公開信要求與中國總理李克強對話,其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還是應該慎重考慮與學生對話的可能性。(取自學聯臉書)

香港學聯致公開信要求與中國總理李克強對話,其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還是應該慎重考慮與學生對話的可能性。(取自學聯臉書)

媒體報導,香港學聯在謀求與北京對話,對話的物件擬定為總理李克強

李克強相較于前任總理溫家寶,顯得更為弱勢,他在訪問德國時,關於香港問題發表的講演,強調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只是重述國家對香港的既定政策,但由於沒有強調嚴厲反對香港的抗命運動,所以他的講話在大陸網路上遭到刪除,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如果香港學聯不能選擇與習近平對話,合適的對話對象應該是政協主席俞正聲,但俞正聲近日通過政協常委會,將支持抗命運動的香港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解除全國政協委員之職,儘管俞主席說,這位自由黨主席仍然是團結對象,但明顯已不是自己陣營的人了。因此,全國政協對話通融的可能性,亦大為弱化。

但這並不意味著不可能與全國政協直接對話,因為香港問題被大陸視為是中國內政問題,既然是內政問題,就應該通過全國政協相關委員會來主持公開對話,通過對話來化解難題,達致共識、尋求解決方案。

當然,學聯更不太可能與全國人大直接對話,因為學聯要改變的,就是全國人大的決定。

全國人大儘管是法定的國家最高權力機構,但憲法序言卻規定,党領導全國人大,這次召開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亦強調,黨的領導一切的原則不可動搖。那麼,香港學聯要謀求的,只能是與習近平的中央直接對話。

習近平的態度是怎樣的呢?

習近平接見董建華一行時,強調的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並沒有發表強硬的言辭,但路透社的一則報導,卻反映出習的強硬,路透社在10月14日的報導說,習主持了國家安全委員會,指中央政府對佔中示威已非常容忍,不會如2003年要求撤回23條立法及2012年反國教示威般作出退讓。

鑒於既往習近平的強硬風格,在香港問題上表現出不退讓是有可能的,現在大陸對支持香港的民間人士的打壓,以及對支持香港公民抗命運動的余英時作品在大陸書店下架、對香港要求真普選的藝人的各種禁令,等等,都反映出大陸中央政府對支持占中的激烈反應。

現在問題仍然是問題:要麼習近平能夠說服香港爭普選的抗命公民、學生,要麼學聯對話代表能夠說服習近平的中央政府。

習近平如果面對香港學聯代表,他會以怎樣的方式或話語,說服占中的學子們呢?

在我看來,香港學聯說服習近平的理由也很充分:

胡錦濤時代,對香港公民抗議有兩次妥協退讓,一次是撤回了23條立法(是一條就香港境內有關國家安全,即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等多項條文作出立法指引的憲法條文),還有就是反國教(香港政府通過教材內容增加學生對大陸的認同),現在看來,當時的胡錦濤中央政府是失了面子,但正是胡的妥協,才有了香港與大陸的和諧,國教與第23條立法因香港社會廣泛抗議,加之立法機構抗爭,所以被廢止,十多年過去了,香港社會出現了嚴重的顛覆國家或叛國行為嗎?如果胡錦濤一意孤行,堅守所謂的維護國家安全與國家認同,那麼引發的必然是香港的動盪,導致的結果會是強烈的不認同與香港不安定。

某種意義上,這也是中共高層順應香港民意之舉,在強大的民意面前,中共是固守已見呢,還是尊重民意與歷史潮流呢?胡錦濤妥協了兩次,可以說是高風亮節,也可以說體現了他自己宣導的和諧精神,那麼,習近平為什麼就不能妥協一次,不能因為胡時代妥協了兩次,習時代就必須強硬,這之間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而只有借鑒關聯。

習近平宣導了什麼?關於政治協商,習近平在紀念全國政協成立六十五周年大會上講得非常好,就是「涉及一個地方人民群眾利益的事情,要在這個地方的人民群眾中廣泛商量」、「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權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選舉時有投票的權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續參與的權利;要看人民有沒有進行民主選舉的權利,也要看人民有沒有進行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的權利。」如果香港的同學將習的講話抄送給習,習是會心一笑呢,還是忿然動怒?

黨國領導人講話,應該自己踐行。涉及香港的事情,全國政協顯然沒有廣泛地徵求香港公民的意見,更沒有進行有效的、公開的政治協商,如果習近平主導對話,補上政治協商這一課,不僅會得香港民心,也會影響臺灣的民心,中央政府如果不能取信于香港百姓,必然會失信於臺灣社會。

至於有人說,中央對香港妥協了,會對新疆與西藏造成不好影響,他們也會要求真自治。其一新疆、西藏與香港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香港是一國兩制的政治模式,新疆與西藏是民族自治模式;其次,我們能不能有點反向思維呢,新疆與西藏有更多的自治權,如果會更穩定,更繁榮,那麼,中央為什麼不採取寬鬆的民族政策,有更多的政治協商,讓自治區有更多的地方自主權。共和國的中央政府,本質是人民的政府,而不是殖民政府,如果只有高壓與控制才能使一方穩定,那這樣的政府已是失敗的政府了。

傳統中國社會講道理,政治文明社會講法理,獨裁者不講理,槍桿子裡面出真理。是講道理還是講法理,還是不講理,習近平如何選擇,將決定香港的未來,也會影響臺灣甚至大陸的未來。

與年輕人對話,就是與國家未來對話,與年輕人對抗,就是與國家未來對抗。與年輕一代對抗的政府,沒有未來,也沒有希望。

*作者為旅美學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