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更需要我們!以軍事實力出發,拿出強硬姿態:《總統川普》選摘(2)

2017-03-25 05:5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美聯社合成)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美聯社合成)

今天的世界必須面對中國的「兩個面目」。

「好中國」建造了宏偉的都市,為幾百萬人提供住處跟教育。它讓國民去世界各地旅遊並接受教育,也幫助中產階級逐漸成長。

「壞中國」政府一般不會被外人看見。它限制國民上網、鎮壓政治異議者、強行關閉報社、監禁反對者、限制個人自由、用網路攻擊別人,還利用它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操控經濟。

同時還不斷增強它的軍事實力。

毫無疑問,跟中國和俄羅斯周旋會是我們最有挑戰性的長期課題。

現在我們跟中國的競爭主要是在經濟方面,而且我們長期以來一直處下風。中國已經成為我們的第3大貿易對象,只輸給我們的鄰居加拿大和墨西哥。可是中國手上握著我們美國的債——超過1.5兆美元的債——比其他國家都還要多。(不過我們欠日本的數目不比這少太多。)2015年夏天中國股市崩潰的時候我們就很清楚看到了,我們兩國的經濟綁得死死的,而且還是一種很負面的連結。

很多年前有一句俗話:「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打噴嚏的時候,股市就會感冒」。在那個年代,通用汽車對我們經濟的影響力大到只要它隨便絆一下,我們的經濟也會跟著受創。最近中國股市急速下滑,使我們自家的道瓊工業平均指數(Dow Jones average)(註: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DJIA),美國股票市場指數之一,用以測量美國股市上工業構成的發展。)在幾天內猛跌1千點,投資者全部落荒而逃。同樣的,我們的貿易逆差也嚴重脫累了國內經濟;當中國貨幣貶值的時候,我們原本就不穩定的國際收支也會跟著被打亂。

我們都知道,我們近年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不過他們也越來越依賴我們了。2014年,我們比世界上其他國家多進口了百分之17的中國貨物;第2名是香港——一個完全隸屬中國的區域——我們前兩名遙遙領先排第3的日本。中國的經濟非常依賴我們,他們比我們更需要中美貿易。

可是我們傻傻的,都沒有好好利用這點。

過去幾十年中國經濟每年成長9%到10%之多,實在非常驚人,到最近才稍微開始冷卻。儘管最近狀況有了些變化,經濟學家還是預測中國會在10年內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那我們做了什麼事情來確保美國會有能力跟他們競爭呢?我們為了打敗他們採取了什麼措施呢?

我來告訴你吧:我們直接放棄了。

有些人希望我不要把中國說成我們的敵人,可是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他們用低薪勞工摧毀好幾個產業、搶了我們幾萬個工作、刺探我們企業的情報、偷走我們的科技,還刻意讓他們自己的貨幣貶值,使得進口美國商品變得更貴——有時候甚至不可能進口我們的貨物。

我有經驗,我知道這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中國商人很精明,而且他們的製造業勝過我們美國的——我有一些川普品牌產品就是在中國製造的。

從這個例子就可以看出政客和商人的差別了。我如果想在市場上生存,就必須比競爭對手還要聰明。如果我拒絕找中國代理製造我的產品,就可以傳達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

只要是在現在的狀況下進行遊戲,美國的公司就沒有別的選擇。第三世界國家的生產成本非常低,他們的經常費用比較低,付給員工的薪水也少很多。我作為商人有義務用最低的成本生產最好的產品,這樣才對得起我的員工、消費者和股東。

可是就美國的全球政策來說,我們希望能拿走中國的優勢。去年歐巴馬總統去中國,他們為他舉辦了一場華麗的宴會。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來我們這邊訪問前,白宮就宣布了舉辦盛宴的計畫。當時我就說,換作是我的話我才不會為了習近平辦國宴,而是會跟他說「是時候談正事了」然後開始工作。首先,中國必須停止貶低人民幣的行為,因為這樣會讓世界上其他國家更難跟他們競爭。

中國經濟,人民幣(新華社)
美國總統川普認為中國必須停止貶低人民幣的行為,因為這樣會讓世界上其他國家更難跟他們競爭。(新華社)

事實上我們需要中國的貿易,中國也需要美國強大的經濟實力。例如2015年5月,中國當月出口的產品每賺5塊錢美金其中1塊錢就是我們美國買的。他們的出口商品有20%都是由我們買下,比第2名的中國出口對象——歐盟——多了不少,而且美國佔的比例每年都在增加,讓中國繁榮的經濟越來越依賴美國消費者。

史提夫‧福布斯(Steve Forbes)(註:商業雜誌《富比士》的總編輯。)在他的雜誌裡寫說:「中國在美國國庫中持有的金額在2013年達到新高,使許多人心中敲響了警鐘。我們不該驚慌,因為這只強調了北京政權的實力與繁榮比過去更仰賴美國與世界各國此一事實。」

習近平訪美 歐習會 歐巴馬 白宮國宴。(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表示,換作是他的話我才不會為了習近平辦國宴,而是會跟他說「是時候談正事了」然後開始工作。圖為習近平訪美,於白宮舉辦國宴。(美聯社)

別忘了:我們需要中國,但中國也同樣需要我們。

說不定還更需要我們。

那我們該怎麼做?我們要利用我們的影響力改變現況,把情勢轉到對美國和美國人民有利的位置,第一步就是對中國人擺出強硬姿態。我跟中國公司談過生意,我了解他們的經商模式。其實我是中國最大銀行的房東,他們在川普大廈(Trump Tower)租辦公室,我們談成了好幾份租約。這當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任務——這些人都是談判高手——但是我從不退卻。

相信我,我認識我們國家最棒的幾個交涉者,他們之中很多人都願意為了創造良好的國際收支努力。如果卡爾‧伊坎(Carl Icahn)(註:美國商業富豪與投資商人,同時也是艾康企業(Icahn Enterprises)的創始人。)這種人代表美國出面協商,那我們的貿易政策鐵定能變得很不一樣。

其實我們手上的牌組非常好,可惜我們的政客不是太遲鈍就是太蠢——可能又遲鈍又蠢——所以沒辦法理解這件事。我們有幾個很好的選項可以選,可是永遠要記得保持彈性——然後永遠不要秀出手裡的牌。我們的政客太愛亂講話了。

歐巴馬總統常常用一些很強烈的說法,也常常保證會採取強力的行動……可是到最後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

他一直保證會做這做那,然後從來不履行諾言,最後會怎麼樣?他會失去所有的信用。不曉得我們過去偉大的將領——麥克阿瑟(MacArthur)和巴頓(Patton)這種人——如果聽到總統把我們在中東的作戰計畫說出去或是挑釁敵人,他們會怎麼說。

最近有一篇寫得很好的報導,裡頭引用一位商人說的話,說我就是因為「難以預測」所以能賺大錢,他也說這是我的優點之一。現在我競選總統——之前很多專家都預料我不會參選——這個「難以預測」的特性也讓那些想抨擊我的人很難下手,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對抗我的言論。這些人都乖乖照既定規則玩遊戲,走的每一步都很好預測;他們努力想迎合大眾的傳統觀點。所以當我拒絕陪他們玩這個遊戲的時候,他們根本不知所措。

在軍事衝突時,亮出自己的底牌是最蠢的錯誤之一。我讀過很多歷史書,我怎麼沒聽說喬治‧華盛頓將軍(George Washington)有先在佛吉谷訂旅館,或是派人先去翠登跟黑森兵問好?出其不意才能打勝仗。所以我不會跟對方說我要做什麼,我不會警告他們,更不會讓他們輕鬆地把我歸類成某種很好預測的模式。我不想讓人知道我在做什麼或是想什麼,我喜歡當難以預測的人。

這樣他們才站不穩陣腳。

作為領導者,我也知道有時候應該把手牌拿好,絕對不給別人看見。像是我想買土地蓋摩天大樓的時候,我得先買下很多一小塊一小塊的土地,最後再合併成一塊很大又很值錢的土地來蓋大樓。這時候就必須徹底保密,如果那些土地的賣家知道我的計畫,那他們就可以從我身上榨出更多錢了。

我的重點是,我們現在講太多話了。

跟中國周旋的時候我們必須抬頭挺胸面對他們,提醒他們:一個商人老是佔大客戶的便宜,最後生意肯定做不好。然後我們兩方應該坐下來,好好討論該怎麼讓兩國貿易關係更公平。

不可能有一體適用的外交政策。我們必須清楚表達我們的立場,然後讓他們去擬出政策大綱。

一切都得從強大的軍事實力出發。一切。

我們會擁有美國歷史上最強大的軍力,我們會配給軍人最好的武器和最好的防護設備。

就是這樣。

我指的是最好的飛彈系統、最好的網路戰訓練與設備,還有訓練出最好的軍人。然後打完仗受傷回國的時候,我們的軍隊不必等好幾個月才接受治療。

這些人保護我們、服務我們,我們應該給他們最棒、最快的醫療照護。目前我們的退役軍人想接受應得的照料常常要等很久,實在很誇張;這些人明明是我們的英雄,結果卻被這屆政府給遺忘了。

所以,我們該怎麼轉變情勢,再次成為贏家呢?

就像我說的,第一步就是組建全世界最先進、最有力、最有機動性的軍隊。我們必須讓沙烏地阿拉伯、南韓、德國、日本和英國支付部分費用,畢竟是我們在保護他們,他們也應該分攤花費。

再來,我們必須以經濟實力作為所有行動的出發點。我們擁有全球最強的消費團體,該做的就只是完整利用這個優勢。

沒有人比我更喜歡做生意,不過我做的每一筆交易都會有一個共同目標:讓美國勝利。

我們必須利用美國市場的經濟實力和美國的消費能力來幫助朋友,並告訴敵人:只要配合我們就能得到好處。

我們必須利用這些優勢跟我們的天然盟友(natural allies)形成更強的聯盟,可是當我們需要他們時他們不能不露面。我還是不懂,為什麼普丁的軍隊進入烏克蘭的時候,德國跟其他國家就木然看著事情發生?再看看中東,如果是以色列,一定會一直驕傲地站在我們這邊。

還有最後,我們必須特別注意中國,不能再讓他們用貿易保護政策和網路盜竊來搶我們的工作、佔我們的便宜。

美國總統川普16日召開記者會,談論佛林私通俄國案、他與俄國的關聯、新政府政績、簽證禁令等。(AP)
美國總統川普認為必須特別注意中國,不能再讓他們用貿易保護政策和網路盜竊來搶美國人的工作、佔美國人的便宜。(AP)

*作者為美國總統,本文選自《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Great Again: How to Fix Our Crippled America)(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