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雷走遍中國:從文謅謅的「解手」看中國千年的血淚迫遷史

2017-03-09 19:20

? 人氣

2007年,德國人雷克(Christoph Rehage)徒步從北京走到烏魯木齊,時間長達1年,他將這段旅程寫成《徒步中國》(讀書共和國提供)

2007年,德國人雷克(Christoph Rehage)徒步從北京走到烏魯木齊,時間長達1年,他將這段旅程寫成《徒步中國》(讀書共和國提供)

在山坡上走了兩天,塵土伴著寒冰深深地刺進了我的衣服裡。我滿腦子想的都是洗個熱水澡,躺在乾淨的床鋪上好好睡一覺。踉踉蹌蹌地走在石塊鋪砌的路上,我還莫名其妙地為此付了門票。一名導遊自豪地走在前面,我精疲力竭地跟隨其後,並非出於真正的興趣,而是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來到平地中央的大樹跟前,導遊停下腳步,將手臂高舉過頭頂,期望滿滿地看著我並高聲地說:「洪洞大槐樹!」聲音中帶著激情、顯出幾分誇張。

我仰頭觀察,樹幹粗壯,樹冠茂密,形狀倒像一株盆景,一株瘋長二十多公尺的盆景。

「很……大。」我故意沒話找話地說。

「是,大小也是儘量按原貌還原的。」

「按原貌還原?」

「原來那棵大槐樹三百年前就被洪水沖倒了!」

「然後人們就栽了棵新的?」

「對,」她吃驚地看看我,伸出手指指向平地的另一頭,那邊什麼也看不見,「在那邊,現在都已經第三代了!」

這下我不明白了,「那這棵呢?」

「這棵?這棵當然只是個模型啦!」

「模型?」

「對啊,這棵樹是塑膠的。」

一棵塑膠樹做得比樓房還高?我的笑聲頓時響徹了整片空地。沒給導遊開口解釋的機會,我已經要求她幫我拍照了。站在這龐然大物下,我左蹦右跳地大聲喊著:「這麼大一棵樹,原來是假的!都是塑膠的!」

導遊也略帶尷尬地跟著笑起來。

她此時一定已經發現了我對整個情況毫無瞭解,幫我拍完照後,她把我領到一堵牆跟前。牆上刻著一個字,很大、金色的。她刻意放慢了語速,問了我一個簡單的問題:「這個字,你認識嗎?」

為了不張口瞎說,我思考了一會兒才開口:「是『根』吧?」

「沒錯!」她投給我一個學校老師般認可的微笑,又指指地面,地面上間隔有序地嵌滿了金屬徽章。

「人們回到這裡尋根拜祖的時候,整個家族就會聚集在這裡,」她解釋道,「連總理也來過呢。」

「溫家寶?我以為他是天津人。」

「對,他是天津人,但他祖籍是山西的!」她笑了笑,「我們這裡流傳著這樣的民謠:問我祖先來何處?山西洪洞大槐樹。問我故鄉叫什麼?大槐樹下老鴰窩。」

「噢,對哦,山西是中華文明的搖籃!這個說法我也聽過。」

「你還真不賴呢,不過這還不是最關鍵的,」她依然微笑著,「這棵樹的歷史沒有那麼久遠。」

她引我走進一間展廳,廳內展出的主要是圖片,然後,她給我講述了這段歷史:

十四世紀下半葉,與黑死病肆虐的歐洲一樣,中國也經歷了一場大範圍的人口劇減。盤踞北京、統治中國近一百年的蒙古人雖終遭驅逐,但在一三六八年仲夏,南方平民出身的朱元璋登基建立大明,此時,華夏大地卻已烏雲密佈,十年征戰都沒給這個國家帶來如此沉重的苦難。黃河任性地耍了個脾氣,便路絕人稀了。全國大範圍的人口驟降,中原地區幾近成了人煙荒蕪之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