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做到無恥的地步」高潞.以用:知情同意權已是最低度的道德

2017-03-09 19:16

? 人氣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說明,傳統領域是「空間」的概念,行政機關不該把空間跟所有權綁在一起。(洪與成攝)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說明,傳統領域是「空間」的概念,行政機關不該把空間跟所有權綁在一起。(洪與成攝)

原民會日前公告《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將私有地排除,被原民團體批評圖利財團,這樣的劃設辦法政府宣稱將劃出80萬公頃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卻遠比過去專家學者統計的180萬公頃少得多,嚴重影響原住民族得以依法行使「知情同意權」的範圍,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說明,傳統領域是「空間」的概念,行政機關不該把空間跟所有權綁在一起。

傳統領域要從空間概念來看 土地可能「套疊」 

到底何謂「傳統領域」?高潞.以用指出,這要從「空間」的概念來看,傳統領域就像是都市計畫裡的空間,有都市空間、非都市空間,傳統領域則是另一個空間,與前兩者是有可能「套疊」,換句話說,傳統領域認定不是要把土地上的障礙物、公私有產物掃開,而只是將一個「空間」套在一個範圍上,該空間內會有政府或私人或原住民族的治理權,但這都是另外一個層次的問題。

2017-03-08-原住民族團體凱道召開記者會抗議土地劃設辦法-陳耀宗攝
高潞.以用指出,這要從「空間」的概念來看,傳統領域就像是都市計畫裡的空間,有都市空間、非都市空間,傳統領域則是另一個空間,與前兩者是有可能「套疊」。圖為原住民族團體凱道召開記者會抗議土地劃設辦法。(資料照,陳耀宗攝)

因此,高潞.以用駁斥行政院目前擔心影響私人財產權而排除私有土地的說法,她認為今天要定義傳統領域的範圍,當然是劃出一個空間界定傳統領域在哪,跟都市計畫一樣的道理,「先去想後面會影響誰的權利,就變成要先回頭去縮減土地範圍」,這不合理,總不可能今天中華民國要來管一個地方,該地私有土地的部分就自己成立一個國家,所有私有財產權都會附帶社會義務。

過去原住民只能被迫遷移 知情同意權很重要

為何原住民族在傳統領域內的「知情同意權」重要?高潞.以用說明,若今天一個開發案進到傳統領域範圍,一間飯店就蓋在某個原住民族的祖靈區,過去可能是族人辦祭典時上山夜宿做野外求生訓練的地方,這樣一來不就毀掉了原住民族的文化,更對於原住民族的文化與生存權造成侵害,過去原住民族總是最後才知情、沒有參與權,只能被迫遷移。

「空間的來源是跟原住民族文化、過去生活有關,才設了傳統領域,這個領域除了讓我們傳承文化,也能讓領域內維持過去所保有的自然資源。」高潞.以用說明傳統領域的意義,原住民族的傳統文化是從土地來的,千百年來適應土地,變成跟土地一起配合的生活方式,她以位在台東縣卑南鄉杉原海岸的美麗灣渡假村為例,該地過去曾是原住民族傳說祖先曾從該處上岸,現在變成了飯店,文化就沒辦法延續。

美麗灣。(林彥呈攝)
以位在台東縣卑南鄉杉原海岸的美麗灣渡假村為例,該地過去曾是原住民族傳說祖先曾從該處上岸,現在變成了飯店,文化就沒辦法延續。(資料照,林彥呈攝)

「我們當一個原住民幹嘛?當原住民跟漢人朋友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特色,從這個文化創造生活價值觀。」高潞.以用說,原住民族會有自己長出來的文化特色與對土地的生存方式,如果打破就沒了,你讓我不能在任何一個傳統領域上行使文化行為,所以傳統領域的完整性很重要。

但高潞.以用也表示,雖然原住民族一直呼籲傳統領域跟主權與決策參與有關,但也不是今天蓋每一棟房子原住民都要同意,而是據一定規模影響到部落的才需要公共領域,會有這樣規模的就是「開發」。

花蓮縣瑞穗鄉有9個溫泉飯店 「部落卻沒辦法說話」

高潞.以用舉例,花蓮縣瑞穗鄉周遭有9個溫泉飯店,因為都小於10公頃無須經過環評,但該地正是太魯閣族紅葉部落與阿美族瑞祥部落所在地,「部落的人卻沒辦法說話」。

花蓮縣瑞穗鄉

「我有問族人老人家,飯店蓋在那邊什麼開發進行會反對,很清楚就是祭祀廣場或是部落起源地夜宿,這是部落認為特別重要的範圍,不是每一塊土地要進行發展的時候,族人都會反對。」高潞.以用說,現在族人自己都覺得恐懼,大家好像覺得什麼東西原住民都反對,事實上不是,「原住民並不反對開發」,但至少要讓原住民參與決策,得到尊重,讓他們做判斷跟評估要不要,這個社會必須要有這種公義機制。

傳統領域設劃 不該陷在公私有問題

因此,高潞.以用認為,傳統領域設劃不該陷在公私有問題,這不是所有權的概念,空間治理的土地制度系統化雖然在台灣很冷門,但從國土計畫法到區域計畫,其實都是空間治理的概念,過去從日據時代就一直是以地籍劃分的思維思考,這樣很奇怪,應該是要依照使用模式的不同、目的不同,而有不同空間想像。

然而,談到目前政府正在走的劃設辦法,高潞.以用也說,並不是不行,劃設辦法前面的程序可以走,但要以部落為主,而不是中華民國去幫原住民族劃,「你去劃就不叫傳統啦!這套可以走,可是主導權跟決定權還是要回歸族人身上」,同時也把「排除私有土地」刪除,這樣傳統領域就完整,「主委腦袋有問題」。

20161102-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2日出席內政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高潞.以用說,劃設辦法前面的程序可以走,但要以部落為主,而不是中華民國去幫原住民族劃,「主委腦袋有問題」。圖為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資料照,顏麟宇攝)

「土地就是我們的一切」現行卻可以透過專案買走

高潞.以用也批評,她什麼事都可以看得很客觀,但就是土地不能退讓,「土地就是我們的一切」,現行辦法的荒謬之處,她也舉例,黃金海度假村是私有土地,結果旁邊有一塊原本是國有地,但它可以透過專案把土地買下去,「你對我說公有土地有知情同意權又有什麼用?」

「我們祖靈地為何變私有地就是中華民國的錯啊,還不擔起責任,誰會把祖靈地賣掉?以前我們就沒有地契或權狀,土地分配是有一套自己的制度,跟中國日本不一樣,花蓮、台東有9成以上公有土地,有問過我們嗎?你是全部拿走,知情同意權與自然資源使用已經是最低度的中華民國道德了,不要做到無恥的地步。」高潞.以用說。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