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蝙蝠傳染?實驗室外洩?新冠病毒來源陰謀論,專家憂削弱大眾對科學信任

2020-02-18 17:00

? 人氣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四級實驗室,被認為有可能正在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的病原體。(自由亞洲電台)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四級實驗室,被認為有可能正在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的病原體。(自由亞洲電台)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關於病毒來源的各種訊息在網路上流傳。新冠病毒是不是人造病毒?有沒有可能是實驗室外洩引發疫情?

真、假訊息充斥網路

2月17日,網路上流傳著自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的公開舉報,稱所長王延軼常拿實驗動物售賣給華南海鮮市場的野味攤位,指向這次疫情爆發與此有關。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官網快速發佈了陳全姣本人的聲明闢謠,否認這是她本人的舉動。

此前一天,美國聯邦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也在電視訪問中再次暗示,新冠病毒與中國P4實驗室的關係。

「距食品市場只有幾英里遠的地方是中國唯一的、研究人類傳染病的生物安全四級超級實驗室。現在我們沒有證據表明這種疾病起源於那裡,但是由於中國的表裡不一和不誠實,首先,我們至少需要質疑這個問題。」

中國研究人員:疑武漢疾控中心病毒外洩

外界對於此次病毒起源可能來自實驗室的猜測並非空穴來風。

2月1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在深改委會議上提出加速推動生物安全立法,並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安體系。隔日,中國科技部迅速出台了《關於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 ,強調要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石正麗。(自由亞洲電台/影片截圖)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石正麗。(自由亞洲電台/影片截圖)

同日,一篇題為《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源頭可能性》的報告,由中國華南理工大學教授生物科學與工學院教授肖波濤在科學論文分享網站Research Gate上發表。根據網站上的摘要,報告對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是病毒出現源頭這種說法存疑,反而把矛頭指向距離海鮮市場280公尺的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肖波濤發現,這個疾控中心為了實驗目的,在湖北省捕獲了155只蝙蝠、浙江省捕450只。他的研究推論,中心裡蝙蝠的組織樣品和受污染的垃圾可能才是病原體的來源,洩漏到周圍,並感染了第一批患者。

「跟蹤、潛伏、觀察…山野是我的工作室,山洞是我的工作台。一個雌的一個雄的,太幸運了吧。」

肖波濤引用了幾篇中國媒體過去的報導,其中一段來自2019年的影片,紀錄武漢疾控中心的田俊華和團隊十幾年來冒著感染各種病毒的風險,探索了幾十個無人洞穴捕捉蝙蝠的過程。研究員在採訪中說,自己曾遭蝙蝠襲攻擊,或被野生蝙蝠的血液、尿液噴射在皮膚上。

不過,肖波濤的文章發表後不久即被刪除。至截稿,肖波濤並未回覆本台關於研究方法及刪除文章的詢問。

科學家:已排除「人造病毒」可能

網路上,最早把此次疫情與武漢實驗室連結在一起的第一篇報導來自1月23日英國的《每日郵報》(Daily Mail)。

接下來,所有關於病毒可能為人工製造、基因工程的猜測,沒有一篇來自權威的科學期刊。唯一一篇由印度學者發表在bioRxiv,推斷新冠病毒與愛滋病毒關聯性的論文,也已撤下。上述論文曾引發一些線民的聯想和演繹——新冠病毒可能是SARS病毒與愛滋病病毒人工合成的結果。

美國學者里昂斯維勒(James Lyons-Weiler)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表示,他在1月30日發表的分析也曾經被外界用「想像力」誤讀。他從未百分之百認定此病毒為人造,只是在研究新冠病毒基因序時,發現了一段與「pShuttle-SN」人造技術有67%的相似性的序列。

里昂斯維勒強調,關於病毒起源的討論要先分清楚兩個問題: 一、是否為人為製造病毒(man-made)?二、是否為實驗室洩漏?

他說,隨著更多研究及基因解碼出爐,目前基本可以確定新冠病毒非人造。但是是否為實驗室洩漏這個問題,因為受限於RNA病毒快速變異的特性,基本上很難找到答案。

「我們大概永遠查不出該病毒的確切來源(是否為實驗室洩漏)。不過,(追查來源的猜測)基本上也沒有意義。唯一可以有信心說的是,目前已排除是人造病毒(man-made virus)。」

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的感染與免疫中心(CII)病毒學家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基本上可以排除這是人造病毒的可能。基因對比序列後表明,野生蝙蝠是此次疫情的源頭。

這個說法也與世界衛生組織(WHO)日前的說法一致。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自由亞洲電台/中國科學院官網)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自由亞洲電台/中國科學院官網)

中國實驗室安全問題

里昂斯維勒以核能電廠也可能發生洩漏為例,呼籲世界各國都應該更重視病毒實驗室的安全問題。他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人類必須明白,病毒實驗也是一件極度危險的高科技。

「我們必須重新檢視,(P3,4實驗室)是否應該設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如果發生意外、動物逃走、實驗室廢棄物中有病毒,容易跳到人身上。這些都是非常危險的。」

拉斯穆森以電郵方式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在病毒研究界裡,武漢的病毒學家是一群「優秀的科學家」,「他們對病毒進行測序及與國際社會共用資料的速度,證明他們在病毒學領域的貢獻。」

拉斯穆森提到,她不熟悉武漢實驗室的操作規範,因此無法評論風險係數。不過,包含美國在內的許多P4實驗室都發生過事故,制定明確的操作守則至關重要。

對於病毒起源的陰謀論四起,拉斯穆森也感到沮喪。她說這些未經科學證實的傳言、或煽動性的推文「破壞了科學家、公衛人員的專業職能,也削弱了社會信任的系統」。不過,她也反思,科學本身的「排外性」或「居高臨下」,降低了大眾理解的能力。

「大多數人只想知道真相,傾向看容易理解簡短的影片或推文去尋求答案。而我認為,如果科學家們未能對此進行即時溝通,那麼陰謀論容易在公眾討論中站穩腳跟也就不足為奇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