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物語:反恐不只在新疆 雲南涉毒麻煩更大

2014-05-16 12:11

? 人氣

恐怖分子與販毒結合,反恐任務會更艱難。圖為今年3月昆明恐怖攻擊後的車站。(資料照片)

恐怖分子與販毒結合,反恐任務會更艱難。圖為今年3月昆明恐怖攻擊後的車站。(資料照片)

2014年3月1日晚間,雲南昆明火車站發生一起震驚世界的恐怖襲擊事件,導致29人罹難、140多人受傷的慘劇。這是新疆恐怖分子溢出的徵兆,但為什麼選擇昆明?這和販毒有關嗎?雲南是中國販毒最嚴重的地區,如果恐怖分子與毒販結合,反恐的任務將更加艱钜而複雜。

中國一些邊境城市時有販毒。多年前,我去廣西與越南的邊境城市憑祥採訪,當地台商說,這裡有不少人從事販毒、販槍和販賣人口。中朝邊境城市也有販毒現象,知名律師遲夙生經手多起販毒案件,披露北韓(朝鮮)越界販毒對當地的危害,令人怵目驚心。但這些城市很少聽說有恐怖攻擊事件,反而在昆明,一幹就是驚天動地。

仔細看看雲南地圖,邊境長達4060公里,有25個縣市與越南、寮國(老撾)、緬甸接壤,16個不同民族跨境而居。地形複雜,存在不少「一寨兩國」的三不管地帶,與新疆通往中亞的高山和邊防嚴控相比,雲南是外地進出中國最為便捷之地,新疆「東突」分子早把雲南作為外逃與潛回的便利通道,寮國在邊境上甚至處於不設防狀態。

雲南邊境的知情人士說,從1990年代起,與緬甸接壤的瑞麗、景洪等邊境地區,「隨時可見新疆維吾爾族的身影。」維吾爾族的「朋友」經常告訴緬北和金三角的合作夥伴,他們販毒的利潤不完全用於自己,相當一部分必須捐給民族宗教組織,「作為政治活動經費。」

在毒品暴利的驅使下,一些維吾爾族參與其中,他們與雲南境外的各種製造與販毒的利益集團掛勾,形成長期而穩定的合作關係。2012年,緬甸政府在金三角腹地摧毀1個秘密軍事練營,首次發現一些來自新疆的「東突」分子參與訓練,從而證實多年的傳聞。

除此之外,這一帶的民團武裝數不勝數,關係盤根錯節,外界根本搞不清內情。表面上邊境地區管理鬆散,但進出還是要有「門路」,硬闖之下凶多吉少,包括「東突」分子在內,進出有人照應,一路順當。外媒已有報導,緬甸的金三角與泰國的宋卡府等地都有恐怖分子藏身。

長期在雲南邊境從事貿易活動的東子(化名)認為,從整個東南亞的角度看,「昆明恐怖襲擊絕非孤立事件。」除了族群、販毒等因素,此一地區還有緬甸民族分裂勢力,把雲南當成從沿海向內陸蔓延的一個方向,而這種分裂勢力很可能與中國的「東突」分子結合。

目前的形勢非常明顯,中國反恐不再以西北地區為單一方向,而是西北與西南地區相互連動,極端主義與毒品氾濫結合,不同分裂勢力的可能協作,如果不能與東盟等相關國家搞好關係,互通情資,中國的反恐之路不僅是一場長期鬥爭,也是國力的沉重消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