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倩觀點:莫讓恐懼成為仇恨的溫床,疫情變身政治的籌碼

2020-02-14 06:15

? 人氣

建立新媒體自律及社會責任標準的時候了。病毒不看護照,防疫不分國界。面對人類生存的威脅,重拾良善互助、愛人如己精神,方是集體度過災難的最佳解方。圖為媒體圍觀寶瓶星號拍攝。(示意圖,顏麟宇攝)

建立新媒體自律及社會責任標準的時候了。病毒不看護照,防疫不分國界。面對人類生存的威脅,重拾良善互助、愛人如己精神,方是集體度過災難的最佳解方。圖為媒體圍觀寶瓶星號拍攝。(示意圖,顏麟宇攝)

等了很多天,還是寫了這篇可能挨酸民罵的貼文,算是盡知識份子的言責,兼紀念恩師,傳播社會學泰斗 Dr. Charles Wright。

(一)

2003 台灣發生SARS,雖無WHO的會籍,仍有許多國際專家兼程來台協助,其中之一是全球著名的病毒獵人 C. J. Peters. 當時我有機會和他對談,印象最深的是以下斬釘截鐵的結論:病毒跨物種的能力 X 病毒分裂突變的速度 X 跨地區與跨洲際人口移動的規模 = 發生新興致死大規模傳染疾病的必然。

與地震、颱風、海嘯等重創型災難不同,大規模傳染疾病為延續發展型危機developing crisis. 前者考驗的是迅速救災、資源整合、臨時安置、與災後重建的能力,而後者則是考驗整體系統因應巨大災變的system robustness(系統承受多方面或巨大壓力的強固度)。

2020農曆春節前後,新型冠狀病毒在武漢肆虐。面對新型的人類公敵,醫療公衛體系謹守過去面對SARS、禽流感的致勝戰略,一邊經由行政及公衛體系「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人群」,一邊由醫療病毒研究高手「分離辨認病毒、尋找醫方解藥、開發預防疫苗」。

1/23武漢封城 (lock down),大陸各地延後開工開學,其後各省陸續跟進,對城市/地區進行不同規模的分區控管,務求做到各區「內防擴散、外防輸入」。

從目前各地每日確診人數看來,這些強勢的預防作為阻止了湖北省以外的大規模擴散,讓醫療體系能專注幫助湖北省內不同輕重的確診病人。當然,病毒不斷變異,未來發展仍無法定論。

武漢肺炎疫情,2020年2月9日,武漢市江岸區花橋街道志願者在對街區進行排查。(新華社)
武漢肺炎疫情,2020年2月9日,武漢市江岸區花橋街道志願者在對街區進行排查。(資料照,新華社)

(二)

台灣有非常優良的醫療衛生體系,更有豐富的抗SARS經驗,正常情況下,整體系統極為強固,應有能力承擔防疫與保護百姓的工作。但伴隨新興冠狀病毒而來的,還有一種恐懼及未知引發的心理疫病!以致於各種混亂資訊迅速網傳,各地酸民彼此攻擊,恐懼成為仇恨的溫床,疫情變身政治的籌碼,人性在各個角落遭受考驗!

病毒疫病與心理疫病的共伴作用下,風吹草動就可能引發群眾恐慌 (mass hysteria),迅速升高惡化後甚至可能壓垮正常(醫療及非醫療)系統運作。危言聳聽嗎?不見得。「口罩之亂」就是最好的例子,由「供應無虞」惡化到「憑健保卡七天買兩個」的時間不到兩週,無論如何宣導,至今還是人心惶惶。

20200210-民眾於藥局外排隊購買口罩。(盧逸峰攝)
口罩實名制上路後,民眾於藥局外排隊購買口罩。(資料照,盧逸峰攝)

(三)

1980年初我進入賓夕法尼亞大學當研究生兼傳播社會學泰斗 Dr. Charles Wright 的助教,課堂討論的專題之一,就是災難來時傳媒的特殊角色與功能。當時三哩島核能事故剛發生(1979),後續研究顯示,災難時傳媒肩負兩個重要功能:首要是報導正確資訊、提供專業分析,以降低群眾恐慌;其次是協助受災者聯繫、傳達緊急需求,在確保隱私的前提下補位救災體系。要做到這兩點,最重要的報導原則不是快,而是正確。

之後我在ABC廣播電視網服務十年,平時各家新聞網之間有取得獨家、搶先報導的競爭壓力,但災難時大家會步調齊一,報導以官方數字或公布內容為準,只在邀請專家與分析深度上比拼。也就是做到報導不搶快、不添亂、不煽情,有確據、有節制、有同理心的三不三有。

雖然我離開美國傳媒多年,媒體生態已有改變,但911時ABC的攝影記者拍到人由高樓墜下的完整畫面,編輯台選擇在鏡頭齊平視線時就切掉,沒有跟到地面;卡崔娜颶風蹂躪紐奧良後,大批災民被長期收置在圓頂體育館,在現場連線的記者著墨FEMA救災的努力,並未強調災民生活的困窘不便;看得出老牌媒體在報導美國本身災難時還是謹守新聞自律與社會責任。

911事件中遭受恐怖攻擊的紐約世貿大樓,遭受攻擊後世貿中心成為一片廢墟。(取自維基百科)
911事件中遭受恐怖攻擊的紐約世貿大樓,遭受攻擊後世貿中心成為一片廢墟。(取自維基百科)

(四)

台灣媒體曾在陳進興綁架案時,顧及當事人安全及避免群眾恐慌,自動節制報導內容。如今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社群媒體中帶風向的假新聞完全無從防堵,若是有聲譽的媒體巨擘也跟著推波助瀾,在眾多誤導與虛假信息(disinformation)的噪音中,一般民眾如何能判斷何為正確信息?沒有高公信力的傳播管道,危機來襲時,防疫體系又如何能即時指揮民眾因應?

我們祈禱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一如SARS很快受到控制,但請牢記病毒獵人 C. J. Peters的提醒,新興、致死、大規模傳染疾病的發生是現今世界的必然。經過SARS,台灣防治病毒疫病的醫療衛生體系已完成升級,現今發展中的武漢疫情則提醒我們該是注重防治心理疫病,建立新媒體自律及社會責任標準的時候了!病毒不看護照,防疫不分國界。面對人類生存的威脅,重拾良善互助、愛人如己精神,方是集體度過災難的最佳解方!

*作者為前美國ABC電視網總公司副總裁,賓夕法尼亞大學博士,主修傳播社會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