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風暴》世新陸生:我在這頭,五十嵐台北限定的珍奶在那頭...

2020-02-07 16:30

? 人氣

廖小花與她想念的珍奶(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廖小花與她想念的珍奶(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想念大家。想念珍珠奶茶。

目前廣東屬於二級疫區,陸生限制入境,開放入境時間還需等待通知。入境後學校會統一接機,將我們載到集中管制區隔離十四天。1月15號下午我乘坐虎航從桃園降落澳門,入境珠海。

君問歸期未有期呀,今天是鼠年立春,是我想念五十嵐的第二十天。

以主之名

十多天來,都有看到line群裡的消息,很可愛的是,在基督教小排群和佛教精舍群,大家言語中透露出的情感。基督小排群裡大年初一的禱告,一位姊妹是這樣說的:「大年初一,新春愉快,喜樂平安。求神保守大陸、台灣、地球,回復起初創造的伊甸園。」

大坪林普善精舍日間中級禪修課群裡,有師兄群發消息說,精舍住持師父帶領大眾發心誦1080部金剛經迴向給肺炎疫情。師兄告訴我:「中台禪寺暨所屬精舍都在誦金剛經迴向。」

原來有一群人在對岸默默地,用一片真心,用對自己來講最神聖的方式,祝福著我們,祝福著這個地球。

我時常感嘆,很多外交官、政治家、社會學專家解決不了的問題,宗教卻可以解決。到底是為什麼呢?一千四百年前就有人點破玄機,「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

台灣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捐助三十萬個口罩、一萬四千件醫療防護衣及三噸消毒液馳援武漢。高雄佛光山「聯合國際佛光會」共同在海外募集訂購的120多萬只口罩,已有70萬只送達疫區一線。

原來啊,不是因為宗教是「宗教」,而是因為,宗教里有「愛」,這種愛,是大愛,超越意識型態,突破地域疆界,無遠弗屆。

我在廣東的情況

先跟大家說我很好,人生第一次老老實實在家待著就是為社會做貢獻,自然義無反顧!每天在家吃媽媽做的健康菜,面色紅潤有光澤,過得很滋潤呢!過年都乖乖呆在家裡,珠海的情況還算樂觀,初期大家比較慌亂,一周過去,我們家無論從網上還是線下都買到了口罩,食物和基本生活物資也逐漸恢復穩定供應。

廣東的確診人數還在增加,因為新型冠狀病毒十四天的潛伏期,確診人數最高峰還未到來,但因為嚴厲控制人口的流動,病情還算在預料與可控範圍,作為普通市民,我相對樂觀,但也聽從指揮儘量不出門不闖禍不惹是生非。

廖小花位於珠海的老家(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廖小花位於珠海的老家(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人們關切的最前線

福禍相依,在動蕩的外境中,唯有提醒自己保持正念和積極的態度。在黑暗和磨難中,人的情感愈發閃閃發光。這些天,我見證了太多太多感人的故事。

外省的醫生和護士簽下請戰書,熾紅的指紋印,主動奔赴湖北重疫情區。

載著各省市的醫護人員的航班上,乘務長用哽咽的聲音說:「在這個闔家團聚的日子,你們遠離家人,出征武漢⋯願你們平安歸來,在你們平安回家時,我們去接你們回家。」開往武漢的大巴車出發前,一位護士的新婚丈夫對著車窗聲音顫抖,「給我平安回來!」「嗚嗚嗚⋯我包一年的家務⋯」。

為了輕鬆上陣,本是愛美年紀的護士們毫不猶豫剪下長髮。取下口罩後,她們的臉上佈滿因長時間穿戴被勒出的深深淺淺紅腫瘀痕。網友說「這是最美的人!」。湖北各大小醫院附近的酒店聯合動員,免費提供房間和生活物資讓醫生護士入住。全國各地網友有錢出錢、沒錢聲援,源源不斷的物資和鼓勵湧入湖北…。

武漢Vlogger 戴著口罩出門拍攝封城紀錄片,嘻哈歌手寫最炸的beat 鼓舞民間士氣,理工男製作數學模型科普病毒蔓延情況,十四億人,有才的出才,有力的出力。

小人物的光芒

小伙子到警局門口扔下500只口罩轉頭就跑,民警追出去只見他的背影匆匆離去。十歲的女兒去醫院給作為醫生的媽媽送飯,為了避免傳染風險,兩人只能在隔離線外張開雙手「隔空擁抱」。

退休的大爺拿著一綑用報紙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錢,一萬元,放在警局櫃台,他搖搖手拒絕告訴民警自己的名字。年輕女孩每日做800份餐點供給一線醫護工作者。

冬日的湖北陰寒,火神山醫院戶外操作機器的工人手指凍得僵硬。一位工人吃著涼掉的盒飯,憨憨地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初出茅廬的年輕挖掘機技師放棄在家安穩過春節,從外地趕往湖北現場助力施工進程。工地上,面對鏡頭,操著濃重鄉音的工人聲色憨厚地答道「是的,我自己來的。這裡沒有熟人,昨天打車來的。」

平凡天使創造的奇蹟

這樣平凡而偉大的人和事,還有好多好多。「農民騎40公里給醫療隊送菜、武漢夫妻24小時為醫院送餐、醫生父子隔防護玻璃打氣、97年小伙子和朋友自費購買25萬只一次性醫用口罩匿名捐給武漢、青年買到最後一盒口罩與街坊同分享等等…」。

鄧紫棋寫下《平凡天使》這首歌,歌詠每一個鮮活的個體和他們炙熱的心靈。

《漂亮的李慧珍》裡有這樣一句話,「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由小人物撐起來的。」北野武評論日本3.11地震​​​說:「災難並不是死了兩萬人這一件事,而是死了一個人這件事,發生了兩萬次。」

在人類歷史長河中無數次擊退的一個又一個巨大的災難中,需要被悼念和緬懷的,需要被銘記和歌頌的,是一個、一個、獨立的個體,是一個、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

來自台灣的問候

路遙知馬力,患難見真情,這些天,我無時無刻都被海峽對面的大家「雲」感動著。每天都有台灣同學、台灣朋友問我還好嗎,情況怎麼樣?有點擔心你。未來室友也叮囑我,回來了要第一時間告訴她喔。

疫情突然,來勢洶洶。在限制出口前,也是大陸最需要幫助的初期爆發期,有陸生朋友收到了台灣同學寄來的四盒口罩。

廖小花表示,有陸生朋友收到了台灣同學寄來的口罩(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廖小花表示,有陸生朋友在未封關前收到了台灣同學寄來的口罩(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曾在台灣交換的湖北陸生收到台灣同學一大串急促的信息,「腰秀喔你終於回我了!」「嚇死我了!」她說不要擔心、她很好,對方說「好吧⋯啊不行!你每天都要跟我報平安!」

房東叔叔從一週前就關心我的情況,他還幫我關注世新大學的開學時間,讓我跟他保持聯絡。

研究生學長常去的咖啡廳店員靦腆地傳來messenger:「我是小廢墟的店員~不知道你還好嗎?」

廖小花學長收到的來自常去的咖啡廳店員的問候。(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廖小花學長收到的來自常去的咖啡廳店員的問候。(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對我關愛有加的台灣老師每日在微信聽我嘮叨,提醒我要有信心,耐心等待,同時在家不能懈怠,要安排好日常生活,趁這個機會多陪伴父母。

書之不盡

一週前,認識的台商叔叔在所在的微信群裡發布,大家集資在全球採集口罩、運回大陸。在廣西的台商谷春林在微信發布消息說,孕婦可找他們免費領取口罩和消毒酒精。

在北京工作的台北女孩郭雪筠說:「台灣有快200萬人生活在大陸,幫別人就是幫自己,大家同命運,我們許多人也懂的。」在疫情初期為大陸口罩奔走的台商巫月樺說:「病毒肆虐下沒有人可以倖免。」「我們做得到的一定會做,期望疫情趕快退散。」北京百貨公司總裁、台商章啓正先生,為減輕普通商戶因為疫情而產生的經營壓力,主動減免月租金約450萬元人民幣。

因為經營出口貿易,台灣商戶盧先生平日有存N95型口罩,他將600個口罩送到平潭「滿庭香」台灣小吃店,讓朋友曾德滿給平潭鄉親免費發送。小吃店老板曾德滿介绍,不用證件,不用登記,約40分鐘就全部免費發放完畢。曾有人花25人民幣的價格找盧先生購買,他不同意,態度堅決地說:「我不賣,就要送。」曾德滿說,盧先生不接受採訪,只想替大陸做一點事情。

許多台商透過地域為劃分單位,發動籌資籌款。例如截止至1月31號,棲霞台企累計募集資金32萬元,其中包括隔離衣、醫用防護服、靴套、護目鏡、口罩、牛奶等物資,支援抗擊疫情。

來自台灣各行各業的人

湖北疫區第一線,不乏來自台灣的醫療工作者,遼寧省人民醫院呼吸科主任醫師黃建寧,臨危受命,在疫情爆發初期第一時間奔赴前線,她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年代,雖然沒有經歷過戰爭,但人類與病毒的對抗卻也不亞於當年的戰爭,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對抗。」出生在醫生世家的台灣青年鍾流,她們一家有四位醫護人員戰鬥在肺炎前線,「面對疫情,我們全家都有共識,那就是,一家人整整齊齊站好崗,勇敢衝就對了。」

哈爾濱市醫院腦外科主任屈洋從疫情爆發以來,和所在團隊一直堅守在醫院。年初二至今,主動取消年假,為了減輕口罩和防護服短缺負擔,他和團隊成員上班時間一口水都不喝,減少更換防護裝備的次數。

桂林市為湖北籍遊客設置的定點賓館香江大飯店,已有50多位遊客入住,急需口罩。在廣西師範大學任教的台灣老師王孟筠雖已回台北過年,依然不遺餘力地用電話隔海訂購五百只口罩,給桂林的這批湖北遊客應急。他說:「我能來廣西師範大學任教,就是一位湖北籍的廣西師大研究生牽的線。我對湖北人有著特殊的情感,湖北人有恩於我,希望有機會還這份恩情。」

溫州市台商、東池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張憲清第一時間趕回溫州,為解決一線工作人員的用餐問題,「2月3日中午,近700份東池便當送到了甌江口各檢查卡口、溫醫大附二院甌江口院區、市中醫院等處。」他說:「看著一線的工作人員工作這麼辛苦,而便當能馬上幫助他們解決實際困難,讓他們吃好,才能更好地保障我們市民的安全。」目前計劃的送20天只是一個開始,如果有需要,他們協會將繼續給予支持,為溫州的疫情阻擊出一份力。

名為tonk 的台灣網友拍攝影片,自彈自唱創作的歌曲,《為武漢歌讚》。歌詞是這樣寫的:

你可以呼吸 輕飄飄白雲
多麼幸運 躺臥在長江邊

你可以相信 善良的力量
智慧的分辨虛實 是多麼純真
你可以 停住困境
為武漢歌讚

無論是從電視媒體、報紙新聞、網路分享還是朋友們的口耳相傳,這些大大小小的事蹟,我知道的,實在有太多太多了⋯。

陸生廖小花在台灣拍下的照片(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陸生廖小花在台灣拍下的照片(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老師復工第一時間開會擬定陸生安心就學事宜

陸生被限制入境,理解並接受這一安排的同時,大四同學難免擔心延畢,研究所的學長姊也在憂愁論文和導師面談,原訂這學期來台灣交換的學生更因突如其來的疫情感到無比遺憾。令人動容的是,學校的老師在復工第一時間緊急開會,替我們規劃方案,陸生中心的老師連過年休假的晚上都忙著回復同學的訊息,只為了讓我們能安心。

世新大學議會會長彭宬私信我說大家在討論陸生回台的事項,「你有什麼想法和需求可以跟我說,畢竟世新是陸生佔比也是台灣當中數一數二高的,必須好好保障才是。」

台灣學生會長第一時間聯繫陸生,還將代表陸生參與制定方案會議,積極瞭解陸生同學的需求,跟學校溝通反應。學校為我們準備的安置宿舍條件不錯,還有獨立衛浴,為了不影響我們的學業,推遲註冊、加退選、繳學費期限,配備了在線網路或錄製影片教學。

雖然我在飛機一小時四十五分鐘航程以外的珠海,我們彼此看不見、摸不著,但知道有那麼多人正關心著我們,維護著我們,為我們爭取現有條件下最妥當和舒適的隔離、就學方案,我實在很感激、很安心。

我們會全力配合,耐心等待,一切以大局為重。因為現下大家的目標都是一樣的,就是疫情退卻,所有人的生活都能回到正軌。

「有需要跟我說。」「等你回台灣。」「加油!」「什麼時候回來?」

這次疫情中,我感受到非常多來自台灣的情感支持,無論是明黃色的emoji 笑臉或是一句加了三個感嘆號的「加油」。我相信,病毒遠離的那一天,人心的距離會更近。

廖小花在台的朋友擔心疫情,要她每天報平安(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廖小花在台的朋友擔心疫情,要她每天報平安(圖/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立春了

寫春的詩句裡,我最喜歡唐代詩人韓愈的「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初春,天之使者,往往神秘、俏皮,朦朧且溫柔。神州大地,立春了。

溫潤的東風翩翩而至,太陽回歸,白晝漸長,送暖入屠蘇。
蟄伏的蟲鳥揉眼醒來,萬物復蘇,生機伊始,江暖鴨先知。

青草掙脫泥殼探出尖尖腦袋,海棠嬌羞縫繡透明的紗衣,山茶花兜不住渾圓的裙擺,即刻就要翻下來。​很快,北京頤和園的柳樹抽發新綠,湖北黃鶴樓前的積雪晶瑩融化,杭州龍井茶園飄出沁人的芬芳,西安古城牆飄下綿綿春雨⋯。

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立春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2020.02.04
廖小花
農曆正月十一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