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官晉任「他」成亮點!除國安私菸案「陰錯陽差」,也凸顯憲兵當前處境

2019-12-28 09:10

? 人氣

憲兵參謀長陳致航在24日舉行的將官晉任典禮中晉升少將,補實了憲兵目前自身的將缺;這顆將星和國安私菸案連串懲處也有關,由於接連異動打破接班序列,由副參一職扶正的陳,獲得一個本不在預期內的晉升機會。(蘇仲泓攝)

憲兵參謀長陳致航在24日舉行的將官晉任典禮中晉升少將,補實了憲兵目前自身的將缺;這顆將星和國安私菸案連串懲處也有關,由於接連異動打破接班序列,由副參一職扶正的陳,獲得一個本不在預期內的晉升機會。(蘇仲泓攝)

國防部109年上半年將官晉任典禮本周二登場,時序上是總統蔡英文這一任期最後一次晉升,格外受到矚目。這次除晉升中將的陸軍花東防衛指揮部指揮官李榮華,數月前在陸軍司令部後勤處長任內體測成績「滿百」,以及晉升少將的國防部戰情中心主任魏兆麟一對千金於2017年雙雙入選網球國手受到關注外,這次憲兵有1名晉任少將,就是憲兵指揮部參謀長陳致航。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他的晉升除了自身學經歷完整,還包括一些巧合和運氣,這也突顯國軍憲兵當前的處境。

憲兵百百種,但「憲兵自己的憲兵」寥寥可數!

國軍憲兵目前大致可分為2類,也就是「部內」與「部外」,前者是憲兵指揮部自己轄屬的各單位,後者則是員額編在人家那,例如擔負空軍各聯隊機場警衛的空軍憲兵中隊,或是負責海軍要港、雷達站防禦的陸戰隊防空警衛群基地警衛營等,他們執勤時不是身著和憲兵甲服(只有臂章的差異),就是穿著迷彩服時掛上有著大大MP(憲兵英文縮寫)字樣的山型臂章。

另外像是陸軍軍團有憲兵連,次一級有憲兵排,就連國安局、軍情局、國防大學這些重要單位也都有自己獨立的憲兵編制,只是這些都不是「憲兵自己的憲兵」,而是「人家的憲兵」,不僅平時運用不到,出包到頭來還是怪你憲兵指揮部。

20191225-仲泓專題-三軍各有自己的憲兵,擔負營區警衛工作,然而這種憲兵屬部外憲兵,憲兵指揮部平時無法直接運用管制,而憲兵自己的憲兵人數早已大幅銳減,然而勤務量依然吃重。圖為掛憲兵臂章的海陸防警群基地警衛營官兵執行安檢。(蘇仲泓攝)
三軍各有自己的憲兵,擔負營區警衛工作,然而這種憲兵屬部外憲兵,憲兵指揮部平時無法直接運用管制,而憲兵自己的憲兵人數早已大幅銳減,然而勤務量依然吃重。圖為掛憲兵臂章的海陸防警群基地警衛營官兵執行安檢。(資料照,蘇仲泓攝)

前面說的這些,是國軍組織架構歷經多次整併以後才走到的這一步,憲兵自己編制內的單位,早已隨時代變遷從全盛時期的3萬人,到今天縮水只有5000人左右的規模,兵力大幅減少,造成的不只是憲兵司令部位階降成憲兵指揮部,更影響憲兵將官員額人數。

國軍組織調整 憲兵資深上校再往上只剩「這一道窄門」

過去4個地區指揮部(202、203、204、205)指揮官均為少將缺,又或者是憲兵學校降編成憲兵訓練中心前,校長也是少將缺,如今地區指揮部只剩202因衛戍中樞被認為有其重要性而維持少將編階,其餘地區指揮官及憲訓中心主任全都變成上校,憲兵資深上校原先還有的3、4個摘星機會,如今變成只有1個,要再往上,只能說這道門是「窄上加窄」,連帶讓許多優秀人才升遷停滯,或是只能平調,調來調去最後只能黯然離去。

像是日前剛退伍的前憲訓中心主任楊文定,過去曾任我國頂尖反恐部隊「憲兵特勤隊」隊長,就在憲訓中心主任一職撐了非常久,但因無再往上機會,只好脫下戎裝離開部隊,不少憲兵退伍人士都認為非常可惜。

20190511-除每年固定的大型活動,近年如2017年台北世大運期間,憲兵特勤隊同樣協同友軍單位共同執行反恐應變任務。(蘇仲泓攝)
我國頂尖反恐部隊「憲兵特勤隊」。示意圖。(資料照,蘇仲泓攝)

也因為留在憲兵體系內只剩下1個晉升少將的機會(佔202指揮官缺),順利晉升少將後再撐個1年多、2年調升憲兵指揮部參謀長,然後循序漸進再往副指揮官甚至更高職務邁進,憲兵資深上校要延續軍旅目前看來只有這條路可走,否則一旦屬於自己期別出任要職的階段一過,生涯基本上也就宣告結束。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