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族群宗派,我們都是伊拉克人!」引起全民公憤、百萬人呼籲廢除的「配額制度」是什麼?

2019-12-07 09:00

? 人氣

伊拉克爆發大規模示威,民眾呼籲團結一心,終結深化族群分裂的「配額制度」。(AP)

伊拉克爆發大規模示威,民眾呼籲團結一心,終結深化族群分裂的「配額制度」。(AP)

「不要配額制度,不要政治派系!」伊拉克大規模示威邁入第三個月,造成近400人死亡的悲劇。儘管總理馬赫迪已在1日辭職下台,群眾仍高聲要求廢除深化族群衝突的「配額制度」,相關標語、口號滿佈大街小巷,展現多年未見的「我們都是伊拉克人」的一體認同。

美國於2003年入侵後,伊拉克邁入「民主時代」,多個黨派共同建立了「配額制度」(Muhasasa Ta’ifia),確保在這個民族與宗教派系糾葛極為複雜的國家裡,各種不同族群都能分一杯羹。然而16年後的今日,人們卻認為此制度有著極大缺陷。

「政治配額制度就是個笑話。」新加坡大學中東事務機構研究員哈達德(Fanar al-Haddad)告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這個制度助長了腐敗、勾結與裙帶關係,基本上就是伊拉克公共事務的整體寫照。」

伊拉克爆發大規模示威,民眾呼籲團結一心,終結深化族群分裂的「配額制度」。(AP)
伊拉克爆發大規模示威,民眾呼籲團結一心,終結深化族群分裂的「配額制度」。(AP)

示威者則批評,配額制度不只加劇族群衝突,也讓少數人得以不斷累積並擴張影響力,也難怪即使產油收入甚豐,伊拉克經濟仍舊長年不見起色,廣大人民因此受苦。28歲的記者兼運動人士歐瑪爾(Rusha Omar)已連續幾週參與抗爭,他說:「配額制度是伊拉克問題的核心,我們無法再忍受一個容許政治菁英把國家資源佔為己有的制度。」

反對黨共同提出 望平衡各族群

配額制度其實是1992年由一群反政府人士提出的構想,希望藉此取代一黨獨大且獨厚遜尼派阿拉伯人的復興黨政權,平衡伊拉克國內複雜的宗派與民族衝突。該制度的基本規劃,是讓伊斯蘭教什葉派、伊斯蘭教遜尼派、庫德族人與其他民族或其他宗派都能擁有一定比例的代表進入政府體制。

伊拉克人口組成極為複雜,97%民眾信仰伊斯蘭教,但又可依據教派與民族分為三大族群:什葉派阿拉伯人(約55-60%)、遜尼派阿拉伯人(約20%)、遜尼派庫德人(約17%)。獨裁強人海珊(Sadam Hussein)執政時,政府與軍隊成員幾乎都是遜尼派阿拉伯人,庫德人與什葉派阿拉伯人受殘酷高壓統治,屢次遭血洗滅村。

伊拉克宗教民族分布圖。(風傳媒製圖)
伊拉克宗教民族分布圖。(風傳媒製圖)

2003年,美、英為首的多國聯軍推翻海珊,結束復興黨(Ba’ath Party)35年專制統治,從此開始實施配額制度。新憲法規定,什葉派、遜尼派及庫德族分別位居總理、國會議長和總統三大要職。但是伊拉克為內閣制國家,總統為虛位元首,因此實權落在什葉派手中。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伊拉克倡議中心主任卡迪姆(Abbas Kadhim)說:「這個配額體制當初是由反對黨構想出來的,他們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執政。」

以平衡為初衷,反而撕裂族群

不僅如此,其他政府公職、政治職位和國家資源也依照這些「族群分界線」一一劃分出疆土。事實上,同樣有著複雜族群問題的黎巴嫩也有類似制度,規定總統和軍隊司令必須是馬龍派基督徒、總理必須是遜尼派穆斯林等等,黎巴嫩目前也面臨人民嚴重不滿與大規模抗議。

哈達德解釋:「這個制度本是為了平衡族群,但它也強調了身份認同與政治的關聯性,伊拉克幾乎打起不同派系的內戰,整個社會都被撕裂了。」

例如在2006年,薩邁拉市的阿斯卡里清真寺(Al-Askari Shrine)遭炸彈攻擊,金色圓頂嚴重損毀。該清真寺是什葉派最崇高的聖地之一,往後2年間,什葉派武裝組織也對遜尼派人口稠密帶發動多起報復攻擊,死傷慘重。許多伊拉克人都認為,配額制度對國家的破壞程度十分深遠。

「直到今天,什葉派和遜尼派的人參選,都是出於對彼此的恐懼。如果某一方獲得較多權力,另一方就會害怕被殺掉,」43歲的示威者阿奇爾(Aqil al-Saray)說。他的弟弟薩法(Safaa al-Saray)10月28日被警方丟擲的催淚彈擊中頭部而死,肖像也被許多示威者印在旗幟上。

伊拉克示威,近400為示威者遭殘酷鎮壓而死,民眾在死者遺照前哀悼。(AP)
伊拉克示威,近400為示威者遭殘酷鎮壓而死,民眾在死者遺照前哀悼。(AP)

國家認同薄弱 外部勢力有機可趁

在這場示威中,許多口號也刻意屛除宗派或族群意義,呼籲伊拉克人民團結一心,儼然形成新的國家認同。巴格達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上的海報印有一句知名口號:「不分什葉,不分遜尼,不分基督徒,我們就是完整的伊拉克。」

英國艾克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戰略與安全研究所研究員阿布都拉札克(Talha Abdurazzaq)分析,在配額制度下,各個政黨的行動不會以伊拉克全國的發展為思考方向,只專注於鞏固自身族群勢力。他解釋:「大部分政黨,尤其是主流什葉派政黨,多數都接受了伊朗的扶持跟金援。」

美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與網路媒體《攔截》(The Intercept)日前取得伊朗情報與安全部2014年至2015年報告,詳細分析伊朗積極在伊拉克種下影響力,滲透伊拉克的經濟、政治與宗教生活層面。

伊拉克爆發大規模示威,民眾呼籲團結一心,終結深化族群分裂的「配額制度」。(AP)
伊拉克爆發大規模示威,民眾呼籲團結一心,終結深化族群分裂的「配額制度」。(AP)

卡迪姆也同意,配額系統削弱了伊拉克的國家認同,也讓外國干預之手更容易深入。他補充:「伊拉克人相當分裂,國家利益被拋諸腦後,每個團體都在尋求外國支援,外部勢力從敞開的大門長驅直入,影響國家內政。」

助長裙帶政治 不再關心本族利益

因為強調族群身份,配額制度也直接助長了嚴重的裙帶關係和腐敗體系。阿奇爾指出,伊拉克內閣和國會議員都被非技術官僚佔據,「這些人統治著我們,只因為他們是這個黨或那個黨的權貴。」

阿奇爾與薩法的密友、27歲導演阿里(Ali Khraybit)也認同這點,他表示:「每個政黨都控制了某些部會首長,他們再去任用親信,這個制度本身就掩蓋了濫權。」換言之,配額制讓掌權的政治菁英不斷強化自身人脈,同時也讓絕大多數伊拉克人民愈來愈貧窮。

卡迪姆解釋:「光只是庫德人,什葉派或是遜尼派還不夠,你必須屬於統治的政黨之一,才有可能擠進某些位置。」目前伊拉克共有七大政黨,分別代表前述三大族群。此外,因為每個政黨都能分配到固定利益,他們甚至不再在乎自身族群的利益,「他們最後都在互相掩護,沒有人真正負起責任,」卡迪姆批評。

正是因為如此,23歲土木工程師阿布賈瓦德(Muhtada Abu al-Jawad)與其他待在解放廣場的示威者都認為,配額制度毀了伊拉克,「這就是我們抗爭的主要原因。」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