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觀點:港律政司與安樂工程可能面臨的制裁與風險

2019-12-07 05:50

? 人氣

香港律政司長鄭若驊先生潘樂陶主持的安樂工程遭搜索。

香港律政司長鄭若驊先生潘樂陶主持的安樂工程遭搜索。

一、港律政司返港,其夫旗艦安樂工程即受查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上月出席倫敦活動遭遇示威跌倒,本月三日才在社會關注行蹤之下,從北京結束「養病」返港,旋即其夫潘樂陶出任主席的安樂工程,卻在5日停牌公告,稱被競爭事務委員會於鄭返港後翌日,涉違反競爭條例的第一行為守則帶同搜查令到附屬安樂機電設備調查,這對夫婦可謂禍不單行。

被指是香港逃犯條例風波元凶之一,民望也長期在一眾官員中墊底的鄭若驊,11月14日出席特許仲裁學會所舉辦的講座時被示威者包圍時跌倒,她聲稱已向英國警方報案,卻同時不當地要求前英國駐港使館員工、聲稱被中國虐待的鄭文杰也向中方報案,即使當地警方稱鄭傷勢不嚴重,但鄭若驊仍在11月下旬開始完全淡出公眾視野,律政司變相「失蹤」令各界揣測,一度甚至被風傳已回港養病,可能引發進一步危機之下,最終她被逼回港銷假,首先感謝中央政府及領導的關心和支持之餘,澄清跌倒後在英國完成手術,即被中國駐英大使館安排回京養病,作為特區重要官員,鄭在跌倒風波後的「神隱」處理並不尋常。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英國倫敦遭到「反送中」示威者包圍,並且在混亂中跌倒。(翻攝臉書)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英國倫敦遭到「反送中」示威者包圍,並且在混亂中跌倒。(翻攝臉書)

不過作為其夫,也是掛牌不足半年的上市公司安樂工程創辦人的潘樂陶,在被調查方面交代卻比其妻為佳,安樂工程在12月5日開市前突然宣布停牌,晚上潘樂陶即以主席名義發出公告披露,競爭事務委員會人員4日帶同兩份搜查令,到旗下安樂機電設備的辦公室調查,原因是競委會有合理理由懷疑安樂機電設備,與其他公司在一項風冷式製冷機替換項目的設計及建造合同招標,以及自2015年11月起在香港簽訂的合同,觸犯《競爭條例》第6(1)條下的第一行為守則。

事緣安樂機電設備在去年8月,獲邀就建造合同向在港從事商業、住宅、工業、零售及酒店發展項目的物業發展商招標人提交標書,9月就總額約1319.6萬港元的合同交予這個獨立的第三方發展商,其後獲告知其招標未能成功。

港交所通告表示,安樂機電設備正尋求法律意見,並將配合競委員會的任何查詢,又稱已制定員工遵守法律及投標程序的內部指引,絕不容忍或包庇任何違法或非法行為。由於調查仍在進行,安樂工程董事會未有足夠資料評估調查對集團的營運及財務狀況的潛在影響。競委會回覆傳媒查詢時也證實,就一宗調查個案展開了多項搜查行動。受調查消息負面影響,安樂工程在6日港股開市前競價時段仍急跌逾8%,報0.95元,不過市值仍逾13億元。

不過據《明報》,《競爭條例》下的第一行為守則禁止各行各業,訂立或執行目的或效果損害競爭的協議,或從事具有相同目的或效果的經協調做法,包括合謀定價、瓜分市場、圍標及限制產量等。如有企業違例,競爭事務審裁處可判罰款及向董事發出取消資格令等,罰款最高可達違例期間每年營業額的10% , 最多計算3年;取消董事資格令最長可達5年。

圖為去年二月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舉行記者會,公佈律政司任免安排:律政司長袁國強(左)五日下台,由香港資深大律師鄭若驊(右)六日接任。(美聯社)
圖為去年二月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舉行記者會,公佈律政司任免安排:律政司長袁國強(左)五日下台,由香港資深大律師鄭若驊(右)六日接任。(美聯社)

即意味著,最嚴重的罰則是影響有關全資附屬安樂機電設備乃至母企安樂工程2018年營業額的10%,而通告中僅披露安樂工程2018年12月底止財政年度的綜合收益為59.7億元,主席潘樂陶作為律政司鄭若驊的配偶,加上鄭被視為以信託共同持有63.48%或8.8865億股安樂工程持股,這部份潛在影響的披露是應該加強的。

競委會的調查與鄭若驊返港時間接近,應只是巧合,競委會是因應香港法例619章《競爭條例》於2015年正式生效而成立的獨立法定團體,除了提高公眾認識條例和進行研究之外,也會調查可能違反競爭守則的行為,及強制執行條文。由政治立場較為開明、對逃犯條例有所保留的前行政會議成員胡紅玉一直出任主席。

據報競委會成立以來轄下事務審裁處僅在今年5月首度裁決兩宗案件,分別涉10間裝修公司在安達邨瓜分市場及合謀定價,以及4間資訊科技公司競投女青年會合約時圍標,施加罰款及其他命令仍待進一步判決。當然安樂工程調查仍處初步,即使涉嫌圍標或合謀定價屬實,由於並未中標,裁決也可能不會觸發最高罰則。

安樂工程上市前派發逾12.3億元,集資4.2億,目前處淨現金狀態,6月底現金和銀行結餘達4.8億元,中期也派發每股3.85仙中期息,派息比率五成,息率或高達7.7厘,被中國通海證券指具防守性。今次競委會的調查短期難免影響股價,即使最終未必造成鉅大影響,不過另一個涉及鄭若驊的風險或被忽視。

因為,競委會調查涉及兩份搜查令即兩宗案件,鑑於調查需時,且安樂工程財務狀況不俗,影響或可控,但近期《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相關特區官員的制裁討論升溫或帶來更大風險。

二、港律政司有被制裁風險,或波及安樂工程

被指是香港最大機電工程服務供應商的安樂工程以每股1.2元上市,6月底為止手頭上包括合約工程、維修工程及銷售貨品的未完成合約整體價值約88.7億元,按年增加16.6億元,毛利率則升1.1個百分點至17.5%。上市初一度炒高逾四成,現價0.92元,即較招股價潛水兩成三,潘樂陶鄭若驊夫婦身家也縮水近2億元。

事實上,除身處公眾風眼的鄭若驊外,安樂工程以至潘樂陶也是風波不斷,2018年1月,潘樂陶與妻子鄭若驊的相鄰獨立屋住宅被爆涉僭建,最終潘今年4月被裁定僭建罪成,被判罰款2萬元,安樂工程更在招股完成之後才自爆股權出現高度集中,前10大股東股權達85.22%,前25大股東所持股權高達91.09%,在今年7月12日上市兩周即發盈利預警,最終純利倒退一半。

而鄭若驊和丈夫潘樂陶的公眾披露過去經常為人詬病,比如先後申請三次上市的安樂工程,由交銀國際保薦的上市文件未有披露配偶鄭若驊有共同持股權益,僅事後在港交所網站和中期年報中指明,基於鄭為潘樂陶配偶,「被當作於潘擁有權益的相同股份數目中持有權益」或認定權益(deemed interests),而鄭則出於「並無股份直接或間接擁有任何法定或實益擁有權或財務利益,並無擁有股份股息、投票權或處置的權利」,沒有向行政會議及時申報。同一情況於潘樂陶在2018年底合共以1.4億元買入半山兩個物業時重演,鄭若驊亦以沒有實際權益為由而沒有向政府申報。;

然而,作為直系親屬一旦被美國和外國政府制裁,其有關聯的相關人士和實體也可能被施加連坐,無關認定權益抑或實際權益。比如早前香港上市的俄羅斯鋁業,即被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管理辦公室(OFAC)列入特別指定國民名單,即時導致業務一度休克重創,最終引發董事辭任和股權變動,之後才逐步解禁。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香港大學)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香港大學)

當然,目前安樂工程被制裁波及的機會仍然非常低,不過由於近期《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其他國家地區的相關法例和制裁討論增加,作為特區政府高級官員和逃犯條例修訂的始作俑者,一旦不幸被視為持有安樂工程共同權益的鄭若驊被波及,對這家香港上市公司的股東和業務影響可以很大,而坊間似乎未有認識。

的而且確,比如美國剛由總統簽署通過的香港相關法案主要是針對官員個人的簽證和財產,尚未影響親屬,何況美國是否在可見將來會實施制裁也是未知之數,不過美國政府在10月份卻先後在新疆法案尚未通過的情況下,對被認為有侵犯新疆維吾爾和其他少數穆斯林族群的中國官員和親屬施加簽證限制,同時商務部將新疆公安廳在內的 28 間機構和上市企業在內公司列入實體清單,限制對其相關出口,令香港謀求上市的曠視科技公開招股押後至明年。

美國對新疆的制裁可被視為實施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即變相也可以針對香港進行類似規模的制裁,除美國之外,加拿大等地也有類似法案,針對侵犯人權和腐敗人士。

美國的制裁方案和執行部門甚多,如果不幸連坐制裁,僅波及主席潘樂陶的美國簽證和凍結財產當然影響有限,畢竟安樂工程主要業務地並非在北美,而商務部的出口實體制裁只會對零部件等供應造成阻礙,但最擔心是 OFAC般針對俄鋁大股東歐柏嘉(Oleg Deripaska)式,向鄭若驊實行資本制裁,屆時即使安樂工程不在制裁名單,但由於鄭若驊名義持有逾五成股權,所有與其交易的實體也可能連帶被制裁,有美元業務的銀行和企業將停止與安樂往來,影響可想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安樂工程對國際制裁的風險並不陌生,且在招股文件上也有列明於受國際制裁國家開展業務活動事宜,原因其以Anlev為品牌設計、製造、安裝和保養各類型升降機、自動梯和自動行人道,包括公共交通用的重型自動梯、大型貨物和汽車升降機的業務,曾於2016年以320萬元人民幣向一名伊朗客戶銷售自動梯,其已向港交所已承諾日後不會開展任何將致使違反美國、歐盟、聯合國或澳洲制裁法律或成為其制裁目標的業務。

近期香港法和其他相關制裁討論升溫,安樂工程也在拓展海外業務:「如南韓、澳洲、墨西哥及埃及的鐵路標書,並已分別於墨西哥及葡萄牙獲授首份訂單,並於歐亞及東歐地區簽訂新分銷協議。」為公眾觀感和股東利益起見,作為現任律政司私人擁有權益的上市公司應加強披露競委會的調查甚至國際制裁的風險。

*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Godahsing股東倡議活動發起人。部份內容節錄自「文昌政經頻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