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自強的無罪之路 林永頌:點出台灣死刑判決諸多問題

2016-12-09 13:05

? 人氣

《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記者會與發表會,徐自強出席。(蘇仲泓攝)

《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記者會與發表會,徐自強出席。(蘇仲泓攝)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與衛城出版社合作出版的《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12月9日舉行新書發表會,徐自強與兒子徐永昱及母親徐媽媽都來到會場,對一路為冤案平反的司改會及各界人士表達無盡感謝。

2015年開始策劃這本書時,徐自強還未被判無罪。徐自強表示,自己其實很早就放棄了,因為在裡面的日子很痛苦,對司法是完全放棄的,「我一直叫我媽放棄,我媽卻叫我不要去阻止她可以去做的事,很感謝我母親」,講到此處徐自強一度哽咽。徐自強說,能走到今天要感謝很多人,自己在裡面不知道,看了這本書才知道他們在外面多努力。

20161209-《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記者會與發表會,徐自強、徐媽媽出席。(蘇仲泓攝)
《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記者會與發表會,徐自強、徐媽媽出席。(蘇仲泓攝)

徐媽媽非常感謝司改會十幾年來一直為徐自強努力,「他們為阿強付出這麼多,我這輩子真的不知道要用什麼來還,除了感謝我不知道有什麼話可以說,我就是感謝再感謝」。

徐自強入獄時年僅七歲的兒子,如今也已長大同為人父。徐永昱說,爸爸雖然不在身邊十幾年,但爸爸的性格與自己非常相似。他表示自己一直無法想像爸爸在裡面二十年是怎麼度過的,「一切都要感謝支持我老爸的人」。

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表示,死刑確定後要救援是非常困難的,司法界很難承認自己的錯誤,因此一開始他們並沒有把握,沒想到試著聲請釋憲卻成功了,讓此案有重新審理的機會。在平反過程中,他們發現過去司法對於死刑的判定十分草率,希望社會能透過徐自強的個案去檢討裡頭的司法問題。

20161209-《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記者會與發表會,林永頌律師出席。(蘇仲泓攝)
《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記者會,律師林永頌出席。(蘇仲泓攝)

書名1.368坪是死囚房間的大小,徐自強花了二十一年才終獲無罪定讞,脫離夢魘。本案糾纏的是台灣社會對司法人權的辯論與倡議,廢死聯盟因他成立,李茂生、何賴傑、黃朝義等法學者為此案作判決評鑑,許玉秀大法官為他受理釋憲,從此共同被告的自白無法逕自成為證據。無罪推定原則說來簡單,但每一步的改革都十分艱難。

《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中收錄徐自強寫給家人的遺書,2000年死刑被確定時,隨時都有可能被執行,那樣的煎熬痛苦非常人能想像。(謝珮琪攝)
《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中收錄徐自強寫給家人的遺書,2000年死刑被確定時,隨時都有可能被執行,那樣的煎熬痛苦非常人所能想像。(謝珮琪攝)

本書作者李濠仲說,自己以前的心情是「一個人被判死刑,又有兩個人說你有,你怎麼會沒有錯?一個人沒有錯怎麼會被判死刑?」寫作此書才大大改變他的觀念,理解社會對於司法的觀念有許多需要努力的空間,並發現原來遊戲規則有這麼多疏漏的地方。李濠仲說自己寫完此書最大的感想是「我們的社會雖然在很多環節有許多需要修正的地方,我們會很沮喪,但永遠有一群人這麼投入、這麼熱情地想要糾正它」。

20161209-《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記者會與發表會,作者李濠仲出席。(蘇仲泓攝)
《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記者會與發表會,作者李濠仲出席。(蘇仲泓攝)

衛城出版總編莊瑞琳表示,作為出版人,把台灣的這件事報導出來是非常重要的。這個案子破了很多司法的記錄,因此這個故事不能被遺忘,應該被保留下來,做為一個公共財,當我們以後再討論司法改革、死刑的議題時可以參考,這是出版社可以做到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珮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