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同志風俗店也搭上「韓流」!南韓男性拿觀光簽當公關,非法就業問題嚴重

2019-11-15 16:10

? 人氣

日本風俗店近年出現不少以同志族群為客群的店家,但也因此衍生出非法就業的問題。(翻攝按摩店官網)

日本風俗店近年出現不少以同志族群為客群的店家,但也因此衍生出非法就業的問題。(翻攝按摩店官網)

「韓流」除了在台灣廣受喜愛,在日本同樣發展蓬勃。除了南韓偶像、韓劇及化妝品等在日本發展興盛外,東京以同志族群為主要消費客群的風俗店,也早就搭上「韓流」,同時也衍生出不少南韓性工作者非法就業的問題。

只要動動手指,在網路上搜尋關鍵字,不難發現新宿、上野、新橋等地區,都有專為同志設立的風俗店,不同地區甚至會有不同的「風格」,任君挑選。像上野就是以「熊族」(指體型較大、體毛茂盛,男性氣質較明顯的男性)為招牌,新橋地區以上班族男性裝扮的職員為主,大久保地區則主打南韓人或韓系風格。

《現代經濟》稱,據在大久保地區的同性風俗店工作的田島(化名)透露,位於大久保地區的同志風俗店,有半數以上都是走韓系風格,主要是因為韓流粉絲中,有不少粉絲是同志族群。同時指出,風俗店官網上雖然有許多男公關外表看似日本人、名字也是取日文,但其實都是南韓人。

「很多日本客人打電話來預約時,都會確認一下男公關的國籍,指定要南韓人。」田島透露,他工作的店面每個月月租約為4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1萬),扣掉給男公關的薪水及其餘開銷,每個月低估最多可以賺進近1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8萬),收入十分驚人,但男公關每次僅能拿到客人付費的一半酬勞,工作非常血汗。

由於日本現行風俗營業相關規定中,並無針對同志風俗店有確切規定,故除田島工作的風俗店外,許多同志風俗店都會明打著「按摩」、「身心放鬆」等招牌,背地裡從事違法賣春。許多走投無路的南韓人,在朋友或網路的因緣際會下,走上賣身一途,但因外貌、身材品質參差不齊,許多日本風俗店老闆開始遠赴南韓,物色「新員工」。

田島表示,他工作的這間店主要由一位南韓老闆、一位日本老闆經營,日本老闆主要負責管理店面,南韓老闆則負責飛去南韓,物色「新貨色」帶回日本。其中雖然有不少因經濟問題,或本身性向因素,而選擇來日本風俗店工作的南韓同志族群,但田島透露,其中也有不少男性,看起來根本就是「直男」(指純異性戀的男性)。由於風俗店無法核發工作簽證,故這些南韓男性,多半以觀光簽證赴日,短暫工作後又回國,其中不乏多次往返的男公關。

如前述所提,這些男性沒有工作簽證,多半以觀光簽證在風俗店工作,即非法就業,故在田島工作的風俗店及其他主打同志客群的風俗店中,偶爾可見警方前往店中,詢問是否有外籍男公關的情形。「老闆都會叫我們把店裡深處的窗戶打開,因為只要從那邊跳出去,很容易就可以跳到隔壁公寓階梯較寬的地方。老闆甚至會交代南韓籍男公關逃出去後,暫時不要回店裡,以免被抓。」

但躲避警方法眼、非法牟取暴利的日子並不長久,隨田島及南韓老闆涉嫌違反《覺醒劑取締法》等嫌疑,遭到警方逮捕及起訴後,該風俗店改由日本老闆獨自經營。這位日本老闆原本主要負責管理上野店,據他透露,上野店除韓籍男公關外,甚至還有泰國、菲律賓籍的男公關,跟大久保店一樣,常常會有警察上門「拜訪」。

由於大久保店群龍無首,日本老闆又分身乏術,故店內時常出現男公關未如實上繳收入,或捲款潛逃的事件,每次進入店裡,總能看到使用過的衛生紙、男公關吃完未洗的餐具、垃圾袋及廚餘等,昔日光鮮亮麗的高收入光景不再。儘管這間曾為南韓籍男性「非法就業」溫床的同志風俗店形同沒落,但從日本現今同志風俗店的店數、韓流依然蓬勃等情形來看,外籍民眾於風俗店非法就業的問題,勢必成為日本政府未來不得不面對的一道難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