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筆記》喜歡一座城市,閒逛是很重要的一個理由

2016-11-27 06:50

? 人氣

丁香結認為,能留住客人、絆住遊人腳步的往往是歷史的留痕與在地生活的豐饒。圖為興航勞工24日赴勞動部抗議。(資料照,洪與成攝)

丁香結認為,能留住客人、絆住遊人腳步的往往是歷史的留痕與在地生活的豐饒。圖為興航勞工24日赴勞動部抗議。(資料照,洪與成攝)

臺北的街頭這段時間很是熱鬧,中山南路從忠孝路到徐州路這一段,是「府院」所在地,絕食的勞工「夜以繼日」,已經至少十天了。反同性婚姻立法的2萬民眾、抗議進口日本核災食品的,加之電視臺的SNG車也總是一字長陣排開在街頭,我看到臉書上有「鄉民」抱怨,這段上班的必經之路老是被堵。

不知道別人怎麼想,反正我混在人群中時不免暗自嘀咕,「我是來沾醬油的」。作為一個客居者,實在是「不打醬油」都不行,忍不住唄。前幾日就是號稱68年來最大月亮的那個晚上,騎著單車路過絕食的帳篷,我就實在忍不住問出,「真的絕食嗎,不怕出人命?」以及「管用嗎?」之類。

2016-07-20-勞團絕食抗議一例一休-砍七天國定假日05-曾原信攝
勞團絕食抗議一例一休,砍七天國定假日。(資料照,曾原信攝)

在場不絕食的一位說,「當然了,不過水還是喝的」;「對面就是台大醫院」;「真出了事,蔡英文就要承擔責任」;「不絕食,蔡英文會出來說話嗎?一例一休不是退回重審嗎」。

蔡英文只是說她感到痛苦啊。我心裡沒說出來的話是,命可是自己的,拿命搏一句人家的「痛苦」,難怪會有草根一族的說法。還好,到現在也沒聽說絕食的那幾位勞工有出事的,這麼多天了,也真是奇跡?大概彼此都心照不宣,絕食不過是種攻防的手段跟策略,在臺灣的街頭政治中並不新鮮。所以也只有我這個路人會有好奇與擔心。感覺是場有著某種規則的遊戲,就看一方能打出什麼制勝之牌。

20161123-總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主持民進黨中常會前.媒體喊問「是否接管興航?」.她抿嘴不發一語進入會場.(陳明仁攝)
丁香結認為,命可是自己的,拿命搏蔡英文一句「痛苦」,難怪絕食抗議勞團代表們會有草根一族的說法。(資料照,陳明仁攝)

在一座城市待的時間久了,最初的新鮮都已經不新鮮了之後,特別是開始產生輕微的倦怠感時,可能圍觀一下「街頭運動」會有提振的效果?我不太確定。我能確定的是「熱鬧是他們的」,他們是故事的主角,而我只是個旅人,就像同學在朋友圈裡揶揄說的「吃瓜群眾」。

作者提供
丁香結認為,在一座城市待的時間久了,最初的新鮮逐漸淡去,特別是開始產生輕微的倦怠感時,也許圍觀「街頭運動」會有提振的效果。(圖/作者提供)

也許是因為臺北的夏天實在太長了,雖然立冬都過了,可天氣還是這般地不與時令靠攏。在這點上,深圳與臺北沒什麼兩樣,都是四季不明,路邊的樹永遠綠著,好像日子永遠一成不變。每次下雨都以為應該就此進入秋冬狀態了,誰知卻每每乍涼返暖。你甚至需要通過旅行來追趕四季,春花秋月,夏收冬藏。陽明山上的芒花雪之所以令人神往,不過是大自然按時令出了牌,秋風起,芒花飛,打動你的是季節的氣息。

作者提供
丁香結觀察到,台灣街頭永遠呈現的是夏的熱度,天天看到員警十步一哨地圍坐在院牆外。(圖/作者提供)

白天的街頭永遠呈現的是夏的熱度,天天看到員警十步一哨地圍坐在院牆外,我都替他們覺得百無聊賴,打小的印象員警就是抓壞人破案子的,可這裡員警的常態卻是在烈日下充當人牆,只要有街頭抗議的話。當初加入警界可曾想到這一天,在閑坐枯站中消磨了一日又一日?

作者提供
反核災食品的街頭抗議。(圖/作者提供)

又圍觀了一下國民黨反核災食品的街頭抗議,準備折返,心想著才不過兩三站的路程,不如閒逛著回去。中山路北行,路過逸仙公園,有座史跡館,今年是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紀念,讀了點舊資料才知道中山先生1913年第二次來台就下塌此處,當時是座日本人開的旅舍「梅屋敷」,一直想著要來看看。

公園很小,史跡館也不大,訪客寥寥,波瀾不驚地只記得民國13年中山先生給蔣介石手書的黃埔軍校校長的任命狀。在門口穿鞋的時候不知怎的就跟一位參訪者搭上話了。她是位退休的國小校長,以前經常參與兩岸的教育交流活動。

校長的性格、作派、年齡、職業都太像我以前的一位深圳女友,也是前兩年退休然後定居美國的一位小學校長,對外界有著非同一般的熱烈感受。我們一路同行,聽著她不斷感歎「好美啊」,那是經過老房子、櫥窗的時裝、路邊的廣告招貼,「好香啊」,那是路過咖啡店。她舉著的手機一刻都沒閑著,不斷地拍著。除了她的國語,她比我更像一位旅人。

作者提供
富邦銀行大廈前,楊英風的作品。(圖/作者提供)

走過富邦銀行的大廈前,有座銀光閃閃的雕塑,她驚呼,這是楊英風的作品。噢,慚愧,我只知道朱銘喔。原來臺灣有三位雕塑大師,專攻石雕的林淵、鋼雕的楊英風、以前木雕的朱銘,三位都屬牛,各執牛耳啊。呵,碰到一位多好的導遊。

她述說著以前總是開車錯過了多少身邊的風景,而且她又有美術的功底,這些街巷是多麼得值得人流連啊。她去過深圳,直說太新了。是的,若要比較深圳與臺北,最直觀的就是新與舊的差別。深圳是年輕的城市也是年輕人的城市,王雪紅剛跟深圳政府簽約要共建VR霸業,那是未來之城創業者的樂園。

深圳已經有了8條地鐵線,每天運送三四百萬人從一個網站到另一個網站。深圳不是一座適合步行、閒逛的城市,點與點之間逛無可逛,走路就是走路,還原為鍛煉的基本功效,除了揮灑汗水,實無樂趣可言。

作者提供
在臺北,你能看見過去、看見歲月的斷面,就像岩石在時間中風化,歷歷在目。所以,你就有了哪怕日日閒逛也不厭倦的去處。(圖/作者提供)

我總覺得衡量一座城市是否值得一遊,其實不在乎有多少知名景點。能留住客人、絆住遊人腳步的往往是歷史的留痕與在地生活的豐饒。在臺北,你能看見過去、看見歲月的斷面,就像岩石在時間中風化,歷歷在目。所以,你就有了哪怕日日閒逛也不厭倦的去處。

*作者為在台灣的深圳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