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參考》姜建強:其實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兩個日本

2016-11-27 06:30

? 人氣

圖為東京都千代田區的神田神社。(美聯社)

圖為東京都千代田區的神田神社。(美聯社)

京都著名景點清水寺明年春天起將整修、封園三年,想去要趁早啊!(圖/Ann Lee@flickr)
京都著名景點清水寺。(圖/Ann Lee @ flickr)

在日本生活久了,也能感受到這個國家一些氣質性的問題。這些問題有的是用很可笑的方式表現出來,有的是用很陳舊的方式表現出來,有的是用很變態的方式表現出來。

比如說在日本借房子。外國人到日本留學工作生活,要做的第一件是就是借房子。這幾年多了個保證會社來收錢。這個保證會社是用來幹什麼的呢?就是當你一旦不交房租的時候,這個會社先墊錢把房租給房東,然後再派人來向你追討。日本的住房一般是二年一更新,在更新費用裡就有給保證會社的錢。一般是三至四萬日元。這裡的問題是:先設定你是不交房租的,所以你先要把這筆錢交掉。

清水寺夜楓(圖/Norio NAKAYAMA@Flickr,hotelscombined提供)
清水寺夜楓。(圖/Norio NAKAYAMA@Flickr,hotelscombined提供)

首先是不信,首先是對你人格的一個低估一個懷疑。你怎麼知道我不繳納房租?退一步說我不是有保證金在你房東的手上嗎?保證金不就可以抵二到三個月的房租嗎?但令人費解的是即便你每個月都按時繳付房租,二年後再更新簽約的時候也必須繳納這筆錢。

這就奇怪了。繳納這筆費用是因為他們在追討中要發生費用。如打電話如上門的交通費等。但是我都按時繳納了,也就是說保證會社在我身上沒有發生任何費用,那為什麼不退還這筆錢?不但不退還,還要在更新的時候再繳納。這不等於是在搶錢嗎?特別是對我們居住在日本的外國人更感到不公。因為不按時繳納房租或想法逃房租的日本人居多。日本人有的時候無賴起來還真夠無賴的。

一輩子都在江湖中打滾,最終只不過是黑道利用的一顆棋子。(圖/晶藝電影)
黑道。(示意圖,晶藝電影)

既然是針對日本人的一條規定,為什麼也套用在外國人身上?更不可理喻的是,名義上是保證會社做了我的保證人,雖然從未見過面,也不知道這家公司在哪裡,社長是誰,公司規模有多大,就莫名其妙地將錢交給了不相識的人。這也罷了。問題是在租借房子填表的時候,還必須填上一位緊急聯絡人。而且這個緊急聯絡人一般必須是日本人,或者是拿到永住簽證的外國人。這就奇上更奇了。不是有保證會社嗎?為什麼還要我朋友圈裡的聯絡人?既然有聯絡人作擔保還要你保證社會幹什麼?再說,日本人給人的印象是不給別人添麻煩的,但這個緊急聯絡人就是最大的麻煩了。

這個人必須亮出自己的收入,自己的住處,自己的手機號。這個人還必須到所在役所開具圖章證明書。總之這個人必須徹底地亮出屬於自己的隱私部分才行。你說麻不麻煩?日本人有的時候其實也真就是說的好聽,其制定的一些政策和規定有的時候和自己張揚的一套是截然相反的。

(作者提供)

緊急聯絡人必須亮出自己的收入,自己的住處,自己的手機號。(作者提供)

房東和管理會社都要不回來的房租,保證會社能要回來?這裡就要邏輯的看了。如果保證會社不養一幫「打手」,不養一幫「小流氓」,能要回來嗎?再說的難聽些,保證會社如果不動用黑社會,或者乾脆就有隱名埋姓的黑社會成員在裡面,能要回來房租嗎?

那這樣一來不就是違法在先了嗎?這就令筆者想起多少年前朋友說的一件往事。有一個日本人(還是一個小會社的社長)在我朋友那裡買機票。因為是朋友介紹的,他沒先打錢,我朋友就先將機票開出並寄給他了(10多年前的機票都還是硬質紙票,不像現在的電子票)。

(作者提供)
在日本,黑社會根據行業有時是要收保護費的。(作者提供)

之後這位日本人就是不進錢(記得是10萬多日元),怎麼催也沒用。於是有一天他就打電話給這位日本人公司員工說,你們的社長如果再不進錢我就叫黑社會來解決問題了。這下可好,這位日本人第二天給我朋友來了個傳真說,我確實沒有付機票錢,這是我的問題。但是你說動用黑社會,這就是你的問題了。而且你的問題比我的還大。因為你這是違法。我已經到附近的「交番」(派出所)備案了。

你看,沒告他逃機票錢,他倒先告起我朋友用黑社會來威嚇他的事了。這件事最後就不了了之了。這位日本人到底還是沒有付機票錢,但員警也沒有來找我朋友。這件事表明的一個問題是,在日本是不能借用黑社會力量來威脅人嚇唬人的。

但問題是保證會社本身不就等於一個「不法勢力」嗎?它為什麼能光明正大的存在呢?這問誰呢?問日本人也搖頭,因為都要借房子,他們也都要付這個保證費的。在日本,黑社會根據行業有時是要收保護費的。但起碼他們還上門,還露個臉,有時還陪個笑臉。最本質的是我知道我把錢給了誰?但這個保證會社誰也不露面,就是死要錢。

(作者提供)
軟銀(Soft Bank)的社長孫正義,被譽為電子時代的「大帝」。(作者提供)

那位軟銀(Soft Bank)的社長孫正義,被譽為電子時代的「大帝」。他搞大併購,大開發,大投資,看上去非常有錢。但錢是從哪裡來的呢?一分一厘都是從手機用戶那裡賺的。作為日本三大手機商之一,近10多年來他把日本的手機市場攪得翻天覆地,搞得用戶無所適從。破壞規則破壞信譽破壞價格都是從他這裡開始的。

什麼轉換電話公司(乗り換え)的高額回扣,什麼申請網線的商品券回扣,什麼手機本體0元大作戰,令用戶頭暈目眩。各個代理的加盟的Soft Bank小店鋪到處都是,這些營業員培訓不到位業務不熟悉,不是耍滑頭就是態度壞,渾水摸魚從中牟利。有什麼問題電話詢問軟銀手機公司的營業部,人工電話總是轉不通,轉來轉去都是聲訊。而事先固定好的聲訊套路,怎能解決出現的實際問題?後來問了店鋪的工作人員,才告知打通的秘訣,要轉三個000才能接通人工服務。那為什麼不寫在宣傳手冊上讓所有用戶都知道?還是一句話,知道使用者來電話沒有好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就可少人工,少人工就可省錢。你看多狡猾。

向使用者郵寄手機帳單需要手續費,這也是從軟銀開始的。照理說,用戶花錢,你賺用戶的錢,然後叫用戶付費的帳單,怎麼也要用戶來支付呢?你賺了用戶這麼多的錢,然道就不能包括100多日元的帳單費?100多日元雖區區小數,但用戶的心情是壞透了。有的使用者說,如果一家電訊公司連給使用者的帳單費都承受不了,那就宣告破產算了。

軟銀開了個先例,其他幾家手機公司就馬上跟進。在人身上刮油,日本人是最為上乘的。軟銀在過去的10月份每個週五搞免費牛肉蓋澆飯活動。將資訊傳到手機上,憑手機資訊去吉野家吃一頓免費的牛肉蓋澆飯(480日元)。吉野家的店門前排起了長隊,Soft Bank手機用戶們在等待免費的午餐,施捨的午餐。寒風中一幅可憐兮兮的樣子。為什麼不把這個免費的錢用於每個月的手機基本費用上?哪怕減100日元也好的。或者,郵寄帳單不再收取費用也好的。為什麼要把在用戶身上賺的錢,莫名其妙地送給吉野家呢?然道這是孫正義進一步圈錢的縱深「戰略」?

(作者提供)
東京三菱UFJ銀行是日本最大的銀行,但新開戶硬卡到手要10天左右的時間。(作者提供)

東京三菱UFJ銀行是日本最大的銀行了。但新開戶硬卡到手要10天左右的時間。也就是說在這個期間,你在ATM上只能存錢不能取錢。因為你沒有硬卡。而且硬卡是用掛號的郵寄方式寄出,你還必須在家等候。

銀行這樣做要考察什麼呢?考察你填寫的住址是否真實。從住址考察你的誠實度和穩定度。如果住所不定,銀行就有所擔心。但在日本也有銀行當場給硬卡的,如りそな銀行。三菱銀行為什麼不學呢?為什麼要花費這筆郵費和人力資源呢?說白了還是對人的不信。但你說對人的不信吧,好像也不儘然。開戶時要設定取錢的暗碼。但在日本,這個暗碼就是寫在申請表上的,堂堂的暴露在經辦人員的眼皮底下。

如果這位經辦人員記住了你的暗號作違法之用,你還不知道自己洩密的源頭在哪。但是這樣的事情聽日本人說沒有發生過。這表明這些銀行的經辦人員還是可信的。但問題的可笑之處在於,她(經辦人員)還關照開戶者暗碼不可洩露給他人。但她就是一位實實在在的他人呀。第一個被洩露的物件就是她呀。筆者20多年前來日本,銀行開戶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真得不可思議。沒有一點改進,沒有一點為客戶著想的那麼一種服務精神。

當然還有信用卡的辦理更充滿了不可思議。在日本,申請信用卡是有審查這道關的。這固然無可非議,但審查什麼,怎麼審查,誰來審查,標準是什麼,沒有人知道。好,既然審查是神秘的嚴格的無人知曉的,那就不應該大張旗鼓地信誓旦旦地在大街上拉住你要你辦卡了。但是日本的各個百貨店,超市甚至小小的電器店,都有人拉你填寫信用卡申請表。

在東京三菱UFJ銀行,新來的留學生開設帳戶都會勸你同時申請信用卡。明明知道留學生初來乍到沒有一分錢的收入,明明知道即便申請也是白搭,但就是要你申請。只要完成申請指標,至於批准與否就與拉客者沒有關係了。如果沒有被批准,原因是永遠不知道的。於是往往出現這樣的局面:有錢的有正規工作的甚至是公司社長倒反沒通過,而無收入的家庭主婦或者剛來半年的留學生,甚至是無家可歸者倒反批了下來。哭笑不得,是日本信用卡申請的一大特點。

都知道日本的行車是安全的。新幹線沒出過事故,其他列車出事也不多。但這個行車安全是建築在乘客莫名的大量的犧牲時間這個基礎上的。日本人一有風吹草動,就首先停開軌道交通。稍許刮點大風下點大雨要停開或緩開。

(作者提供)
日本的行車是安全的,新幹線沒出過事故,其他列車出事也不多。但這個行車安全是建築在乘客莫名的大量的犧牲時間這個基礎上的。(作者提供)

發生了跳軌自殺事件,當事的列車當然要停開處理,但是與自殺不相干的其他鐵道列車也會停駛。如京浜東北線發生了人身事故,山手線會停駛,埼京線會停駛,湘南新宿線也會停駛。實際上各自都有各自的軌道,並不交叉。但為什麼要停駛呢?就是安全至上烏紗帽至上將滿車廂的乘客給忘記了。行車安全如果是建築在時常莫名的停車之上的,那麼萬無一失的安全就是不開車。不開車當然是安全了,但乘客的利益有誰來確保?如何做到即安全又不損傷乘客的利益,這就需要有技術面支撐的正確判斷。

3.11東日本大地震,全東京的軌道交通全都停開,這一方面加劇了恐慌情緒,另一方面又使得幾百萬人無法回家。事後的軌道檢點表明,大地震並沒有對東京的軌道交通產生任何影響。這完全屬於各電車公司負責人人為的判斷失誤,一種跟風的思維定勢。日本的鐵道恐怕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但日本的鐵道那種莫名的停車,恐怕也是世界上最多的。那種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停車再說的做法,實乃日本人的又一不可思議。

再如日本借房子至今還有禮金制度。為什麼要給房東禮金?素不相識,商業社會的市場行為,為什麼還要送二個月甚至三個月房租的禮金?日本人想不通也要想通,但外國人是怎麼想也是想不通的。

福島外海今晨規模7.4強震,在福島第一核電站附近引發約1公尺的小規模海嘯。(美聯社)
福島外海今晨規模7.4強震,在福島第一核電站附近引發約1公尺的小規模海嘯。(美聯社)

再如一位東京都的醫生曾對病人這樣說,東京受福島核洩漏的影響比想像的要嚴重的多。故現在胰臟病和甲狀腺病明顯增多。只是媒體不報政府不說而已。這位醫生並告誡病人說儘量不要外食,因為外食你不知道它食材的來源。這就令人想起東京的一些超市將福島縣產的桃子等水果,寫上「產地見塑膠盒下方」,但即便是下方也不容易找到。而產地如果是佐賀,福岡,宮崎的,就大大的寫在明顯處。一種想混就混過去的心態與做法。當然福島也是很可憐的,但有什麼辦法呢?命運讓它背負了歷史。

(作者提供)
一位東京都的醫生曾對病人這樣說,東京受福島核洩漏的影響比想像的要嚴重的多。(作者提供)

再如將只要拿到一年以上簽證的外國人強行納入社保(養老)系列,強行要外國人也要向日本人一樣繳納社保養老基金,並與入國管理局的簽證掛鉤的做法,就非常的不合邏輯,有屬於國家層面的「搶錢」嫌疑。

再如日本的啤酒種類很多,但如果說這是商家考慮消費者需要的開發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們知道,在日本啤酒的酒稅很高。大瓶啤酒(633毫升)337日元中,酒稅是140日元。再加上8%的消費稅約25日元,基本到了酒價的一半價格。葡萄酒1瓶(720毫升)酒稅只有62日元。這樣一比,啤酒是高得離譜。

(作者提供)
由於啤酒酒稅高,廠家就在原材料裡降低麥芽的比率,發明出「發泡酒」。(作者提供)

由於啤酒酒稅高,廠家就在原材料裡降低麥芽的比率,發明出「發泡酒」。「發泡酒」在酒稅裡分類屬於雜酒,酒稅就大幅降低了。便宜的「發泡酒」在市場上賣得很好的一個結果就是有關部門改定酒稅法,提高了「發泡酒」的稅率。稅率一提高廠家又在動腦筋。這次使用了麥芽以外的原材料,開發出了「有啤酒味的啤酒」。總稱為「第三啤酒」。於是有關部門又改正酒稅法,對第三啤酒實施增稅。350毫升的一罐啤酒增稅4日元。並且還規定,今後若再有怎樣的有啤酒味的啤酒種類再發明出來,一律視為「發泡性酒類」,與啤酒收同樣的酒稅。也就是說今後如再有第四,第五種啤酒出現,都一樣的收酒稅。這就扼殺了廠家的開發力。

這就表明,生活中的日本與旅遊觀光的日本,觀念的日本與現實的日本,美風日本與古舊日本,總是時時對立著的。日本不儘然都是京都的日本,不儘然都是鐮倉的日本,不儘然都是櫻花的日本,不儘然都是紅葉的日本,不儘然都是細節的日本,不儘然都是匠人的日本。

京都鴨川畔盛開的櫻花,是4月的旅遊熱點(圖/Ryosuke Yagi@flickr)
京都鴨川畔盛開的櫻花。(圖/Ryosuke Yagi @ flickr)

這個國家,有它喜人的一面,有它可親的一面,但更多的應該是它的不可思議之處。這種不可思議,在其精神病理上,更多的屬於雙重人格的。這就像1853年用船堅炮利逼迫日本人打開國門的美國人佩里。在日本人的眼裡,他並不單純是一個侵略者的形象,同時還是一位幫助日本打開國門的英雄。為此我們在作西洋參考和東洋參考的時候,不可忘了對這些國家作些精神病理層面的分析。

(作者提供)
天授庵院落。(作者提供)

*作者為東京大學綜合文化研究科擔任客員研究員,致力於日本哲學和文化的研究,積極書寫、介紹日本及其文化,已出版有《另類日本史》《另類日本天皇史》《另類日本文化史》《大皇宮》《山櫻花與島國魂:日本人情緒省思》等。本文來自於公眾號「西洋參考」,授權轉載。搜索id"iwestbound"關注更多精彩。首發於冰川思想庫(bingchuansxk)/外邦科技。更多好文請掃描《四洋參考》二維條碼。

更多好文請刷《西洋參考》微信公眾號二維條碼。
更多好文請刷《西洋參考》微信公眾號二維條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