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青春,不只在台灣:《我的青春,在台灣》選摘(2)

2019-10-31 05:10

? 人氣

編輯的話:《我的青春,在台灣》是關於傅榆的青春,也是關於台灣民主的青春時代。這個青春時代,雖然已歷經各種坎坷不易而來到今天,但它還在成長,還是個未完待續、繼續展翅的故事。

不是我的一廂情願

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反媒體壟斷在行政院守夜那天,天氣雨,我遇見了蔡博藝。其實我早在那年六月就看過她了,當時大選已過,《藍綠對話實驗室》在三月間還進行過一次,我原想再找其他陸生進來,當時CNEX告訴我,網路有篇很紅的文章〈我在台灣,我正青春〉,作者是蔡博藝,是陸生開放來台讀大學的第一屆學生。我上網看了那篇文章,發現她站在一個中國人的立場看事情,卻很能深入理解台灣。因此將她視為我鎖定訪談的對象之一。

我找到她的社群軟體,向她說明我在做《藍綠對話實驗室》,也想聽聽中國人的意見,但我得到的回應是:「對不起,我對這個比較沒有興趣」。後來我才知道她對媒體有一點戒心,因為她剛寫完那篇文章爆紅,很多媒體訪問她。但有家電視台訪問剪輯的時候似乎有些斷章取義,導致她對媒體不是很信任。而我正好在那個時間點去找她,讓她產生戒心,所以我也只好放棄。

不過後來,我還在剪接《藍綠對話實驗室》,同時也在構思下一部續集的時候,CNEX又有人建議我:淡江大學有位楊景堯老師,長期關注陸生議題,因此徵集陸生的文章編成一本《大陸學生台灣夢》。那本書裡面收錄一篇蔡博藝寫的文章。當時他們有場新書發表會,我到了現場,看到蔡博藝受邀上台發言。她有點彆扭,記者問她,妳的台灣夢是什麼?蔡博藝說:「我這人胸無大志,只想讀好書,嫁好人,生個好孩子,找個好工作。」

「可是她拒絕過我,你確定要找她?」

這我是第一次見到她。由於她拒絕過我,所以我不太敢再去和她講話。不過我已經開始想拍《藍綠對話實驗室》的續集,想多認識中國學生,於是接觸了幾個上台發言的陸生,其中一位是刀哥,他很快就答應了。除了孫宇晨以外,這是我少數遇到能夠這麼爽快答應的陸生。於是我找他和另一位陸生到家裡聊天。但時間真的不好約,另一方面我又忙於剪片,所以一直拖到二○一三年反媒體壟斷以後。那次本來他們有三個人要來,結果其中一個女生突然告假。我問刀哥,你能不能再帶個女生?他說好啊,找妹子我最行。他說要找蔡博藝。我說:「可是她拒絕過我,你確定要找她?」他說OK的,於是就真的把她帶來了。

時間再回到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在行政院現場看到蔡博藝,當下很疑惑她為什麼會來。因為我原本對陸生的印象是,他們很害怕參與政治。那時候她的書《我在臺灣,我正青春》才剛出版,我還沒看過,後來才知道裡面有一篇文章寫到士林王家被強拆的事情,雖然她還是觀察者的角色,但至少是會到現場觀察的人。不過,即使關心過士林王家拆遷案,關注媒體壟斷又是另一個層次,畢竟牽涉到中國因素,對她來說,應該是更危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