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稅與漲稅 你按哪個鈕:《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選摘(1)

2016-11-15 05:40

? 人氣

作者認為,社會最根本的問題就是稅金。(資料照,美聯社)

作者認為,社會最根本的問題就是稅金。(資料照,美聯社)

有一天,一枚按鈕來到總統面前…

社會最根本的問題

清醒過來一看,這裡是辦公室,「我」,是一國元首。原來是夢啊!我趴在辦公桌上,想著自己成為普通老百姓的南柯一夢。為了還卡債,幾個月來不停地挖東牆補西牆,再加上明明都快下班了,王經理還丟了一堆工作過來,害我心情低落。原來這一切都是夢!這下我終於放心了。

放心的同時,一股從未有過的強大意志如波濤般洶湧而來。我必須解決韓國國內的所有問題!但該從何做起呢?

第一個念頭就是想把夢裡那位王經理叫來總統府。但我是個公私分明的總統,所以必須從目前最急迫、最根本的問題下手。韓國最根本的問題究竟是什麼?

有人說,貧富差距是目前最迫切要解決的問題;但另一個人舉出長期經濟蕭條和失業問題,說這才是當務之急;還有人主張蔓延在整個社會的貪腐舞弊問題,是最嚴重的;甚至有人認為,統一與國防、國家教育的正常化、清算歷史爭議、治安、性別歧視、環保、壟斷等等課題,才是最亟待解決的。

各個問題的解決方案,必須針對個別特殊性考慮後,才能進一步制定,因此要從政府各部門、公民社會和專家們的意見中,凝聚出現實可行的方案。但在做法上,不能光是偏重這一點,為了解決所有不同性質的問題,首先必須先決定社會整體的一貫方向。那麼,社會整體的一貫方向是什麼?又該如何決定?

總而言之,我們只能從「自由市場」或「政府干預」擇一做為社會的方向。而造成我們必須從以上兩個方向選擇其一的最主要因素,就是賦稅。賦稅可說是理解社會問題的根源,大致上,社會所有的問題都是始於稅金。因此我們的討論就從賦稅開始說起吧。

身為總統,我能選擇的社會方向,同樣取決於賦稅。稅金該調漲或調降,將成為前面所說各項社會問題的解決之鑰,同時也將決定國家的未來。

突然,辦公室大門打開,害我嚇了一跳。我正在審慎思考如何解決社會的根本問題時,祕書長走了進來,不由分說地遞給我一枚紅色按鈕。

「這按鈕是什麼?」

「稅金按鈕。」

「⋯⋯嗯?」

「以目前為準,你如果按下按鈕,稅金就會調漲;不按的話,就是調降。」

「怎麼連這種事情都要弄個按鈕?」我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既然人家拿了過來,總該做出個決定吧!各位,你覺得就目前的狀況,今後我們應該走向加稅?還是減稅?或是你覺得現在的稅率就是最理想的?

10月25日,綠黨、社民黨【財團進擊,人民逆襲 】10/25 討稅金作陣行!(顏麟宇攝)
作者表示,「稅金」是影響一國經濟的關鍵條件。(資料照,顏麟宇攝)

等等。在按下按鈕前,有人一定會問:國家這麼多問題中,為什麼賦稅會是最根本的問題呢?為了明白這一點,首先我想先用一個簡單的圖形來表示社會。

假設有一個市場—這裡所說的「市場」就等於社會;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市場無處不在。而市場中存在著兩個主體,一是個人,一是企業。個人和企業之間的關係良好,企業聘僱個人為勞工、支付薪資。個人又成為消費者,購買企業所製造的商品和服務,雙方在市場中維持著合理的關係。不過除了這兩者之外,還存在第三個主體,也就是「政府」。政府立於市場之外,卻不斷想干預市場。

政府干預市場的方式是什麼呢?就是「規範」和「賦稅」。首先,政府為了規範,會制訂許多不同的制度以促進或限制市場活動;接著便是收取稅金,確保政府的財政收入,這使得市場與政府的關係並不好—政府向市場徵收稅金,兩者關係自然好不了;而市場百般掙扎,試圖擺脫政府的規範和賦稅。

根據以上內容,我們可以將社會極端簡化為下圖。

這裡出現兩個必須記住的名詞,就是「自由市場」和「政府干預」。自由市場,意味政府放寬規範與調降稅金;政府干預,則代表政府規範的強化和稅金的調漲。這時,在規範和賦稅之間,更根本的是賦稅,我們更在意的是稅金。

政府為什麼要徵收稅金?稅金不只會使用在擴充道路或港口、醫療、教育等社會間接資本,還會用在國防或治安等方面,甚至用來支付國會議員、民意代表和公務員的薪資等由國家運作的事業上。而最基本的,就是使用於全民福利。

稅金和福利的關係向來是成正比的。稅金越高,國家財政充盈,福利水準越高;稅金越低,國家財政弱化,福利水準也就越低。

自由市場所意味的,是稅金調降和福利限縮;政府干預所代表的,是稅金調漲與福利擴張。如此一來,就會出現兩種可能:一種是走向市場自由的社會,另一種則是走向政府干預的社會。對稅金的選擇,也可視為是對社會方向的選擇。由此可見稅金的重要,稅金也因此成了社會最根本的問題。現在,你覺得走向哪種社會才是最好的呢?

近來蔬果價格波動,菜價上漲,圖為民眾逛菜市場採買。(盧逸峰攝)
自由市場所意味的,是稅金調降和福利限縮。(資料照,盧逸峰攝)

當然,我們也可以描繪出一個理想的社會,就是一個低賦稅、高福利的社會,只要能創造出這樣的社會不就好了?但我們都知道,這種社會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如果想在不加稅的情況下擴張福利,為了確保相對必要的財政,就只能發行國債。如此一來,國家的債務便會增加,財政的健全性便會惡化。

因此,選擇是必要的。有些人覺得,相較於福利,現在這種「萬萬稅」的情況反而是更嚴重的問題,於是傾向選擇自由市場。有些人則認為增加福利是比稅金更重要的課題,於是趨向選擇政府干預。

《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書封。(究竟出版社提供)
《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書封。(究竟出版社提供)

*作者為韓國作家,著有《知性對話所需要的廣博淺顯知識  現實篇》《知性對話所需要的廣博淺顯知識  超越現實篇》(以上暫名,皆將由究竟出版)。本文選自作者新作《如果我們一起做總統:關於未來,讓你一無所懼的七堂課》(究竟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