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老實樹」楊金龍,央行政策全都露

2019-10-04 07:30

? 人氣

央行總裁楊金龍的「老實說」得體嗎?。(簡必丞攝)

央行總裁楊金龍的「老實說」得體嗎?。(簡必丞攝)

對了解全球「央行總裁學」的人而言,去年上任的央行總裁楊金龍,確實算是一個「異數」,因為許多過去「只能意會不可言傳」的央行動作與政策,都被楊金龍的「老實說」公諸於世,合宜與否是值得探究。

楊金龍周四到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備詢,在答覆立委央行是否會跟進美國聯準會降息時說,美國降不降息內部本身都有雜音,不過,就台灣自己來看,以央行目前掌握的經濟數據,「沒有打算降息」。對匯率政策,則除了重申央行「萬年政策說詞」─台幣匯率由市場決定,只有在不正常或大幅波動時,央行才會進場維持秩序之外,還承認今年5月、6月、9月時有進場干預,有買也有賣。

楊金龍如此誠實到近乎直白的回答,既讓人訝異又令人覺得不妥;以降息與否而言,再怎麼說,在「形式上」決定升息或降息者不是央行總裁個人的「乾坤決斷」,而是由央行理監事會決定;甚至拿出中央銀行法來看,已明文規定「有關貨幣、信用及外匯政策事項之審議及核定」,是理事會的職權。

楊金龍如此「老實」的告訴大家「沒有打算降息」,妥當嗎?更何況,現在經濟情勢瞬息萬變,幾個月之後該降息、升息都不必講太早、說太快吧?楊金龍可以分析國內外經濟金融大勢,但對是否升降息等事,其實就可學學前任,一律推給理監事會,一句「將由理監事會決定」不就結了?

至於承認進場干預匯率,則更是過去難以想像、破天荒之事。

台灣是不是一個「匯率操縱國度」?以嚴格的標準看:當然是,而且「自古以來就是」。早期「一口價」時期,政府訂出台幣40元兌1美元的價位後,就不動如山,當然是百分之百的「匯率操縱國」。

待台美貿易順差持續升高,美國認為台灣刻意壓低匯率以利出口,因此賺太多美國錢,施壓要台幣升值後,台幣才逐漸走入浮動匯率─即使如此,在升值過程,央行還是緊緊控制每天升值一定金額,規模小又淺碟的台幣市場,更總是充滿央行的影子。

不過,從來沒有央行總裁出來承認自己干預市場,擔任總裁20年、在執行匯率政策上最強悍、被視為楊金龍師父的前總裁彭淮南,在匯率政策上不論有什麼「楊柳理論」、「阻升不阻貶」的政策,手法上不論有多少「殺(或拉)尾盤」、打多少電話給銀行、請多少外資「喝過咖啡」─當然更不必提直接關閉NDF交易(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被彭淮南認為是市場炒作台幣匯率的工具)等手段,彭淮南從來就不會大喇喇(或是說傻傻的)承認干預匯率、介入市場。當外界詢問其匯率政策時,他翻來覆去永遠就是那個答案「匯率由市場決定,只有在……時候央行才會進場調節…..」。

央行不能亦不該先透露政策或告訴外界操作方向的原因,除了為政策先保留彈性,同時避免外界先掌握而降低政策效果外,更重要的是央行的雙率政策,影響經濟體系的利益甚鉅,因此更應審慎為之,全球大概看不到有央行總裁把央行準備升息或降息或不動、是否有進場干預匯率等事,如此一五一十告訴外界;而在美國每天拿著放大鏡尋找「匯率操縱國」時,公開承認自己進場干預,是有什麼特殊、深遠的策略、含意嗎?還是就是傻瓜一枚?

當年擔任19年聯準會主席的葛林斯潘,更因此發展出一套特有的葛氏語言風格─凡事不明講,總讓外界有各種正反兩面的臆測與推論空間,所以才有他著名的註腳:「如果你以為你聽懂我說什麼,那你一定是誤解了我的意思」。曾任台灣央行總裁的謝森中,則是留下一句「央行總裁有說謊權利」的名言。

雖然近年全球央行也吹起「政策透明風」,央行會主動讓外界對其政策走向有所了解,認為這樣避免政策過於讓外界意外,反而可增加政策效果。不過,這並不包含事前就向外界說出升息、降息的貨幣政策,更不包括承認進場干預匯率幾次,那不叫透明,應該叫「二百五」。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