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宋楚瑜能幫蔡英文走「最後一哩路」嗎?

2016-10-06 08:00

? 人氣

宋楚瑜能為蔡英文飛行萬里到秘魯,卻不能為她走「最後一哩路」。(資料照/顏麟宇攝)

宋楚瑜能為蔡英文飛行萬里到秘魯,卻不能為她走「最後一哩路」。(資料照/顏麟宇攝)

距離APEC領袖峰會還有一個多月,總統府五日即宣佈,蔡英文總統派任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出席本屆在秘魯召開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經濟領袖會議;在宣布前,蔡英文前腳發給民進黨員一封信,要「力抗中國壓力」,後腳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說「不屈服於中國壓力」,引起中共官媒批評後,不知是否要藉此一任務指派,強化她無意與中國對抗的意思。

國台辦對此沒有新的說法,僅再一次行禮如儀強調,「台灣方面人士出席相關活動,要符合APEC諒解備忘錄的規定。」

最壞換人,最好也辦不了雙邊會談

從總統府和國台辦發言人的說法,宋楚瑜能否成行,似仍為五十對五十,不能高調談樂觀,基於主權尊嚴也不能自我貶抑試都不試就認為不可能。可以確信的是,最壞就是換人出席;最好也只是出席卻沒有雙邊會談,甚至要安排中國之外的其他國家雙邊會談,都必然會受到壓力或阻擾。不論何者,類似處境對台灣而言,都屬「素有經驗」,只要能進場,一切都好說。

北京一再強調一九九一年在首爾簽署的「諒解備忘錄」,但這個備忘錄針對的是各經濟體的部長級會議,台灣承諾外交部長不與會,外交部只派出司長級參與資深官員會議;領袖峰會則是依照一九九三年美國前柯林頓在西雅圖舉辦時的「慣例」而行,我總統無緣與會,派出「領袖代表」與會,既是台灣總統的代表,人選自是總統決定,北京能干擾但不具否決權,唯一被否決的二00一年峰會,因為東道主是中國,前總統陳水扁到最後一刻都不換人(當年領袖代表是前副總統李元簇),到最後一刻也沒收到邀請函,最後缺席。

根據過去的默契或慣例,主辦國都會禮貌性親自來台邀約,第一次口頭,待人選確定沒有問題後,再正式發出邀請函,在兩次來台邀請間,可能是角力也可能是協商。

前副總統蕭萬長出席「2015年第23屆APEC經濟領袖會議」代表團返國記者會。(顏麟宇攝)
蔡政府任內,大概不可能再有卸任副元首代表出席APEC領袖會議的規格了。圖為前副總統蕭萬長出席「2015年第23屆APEC經濟領袖會議」代表團返國記者會。(顏麟宇攝)

這張邀請函,秘魯得看兩張臉?

根據總統府的說法,秘魯特使已經兩度來台,我方也已經告知人選,還補上台灣自成為APEC會員以來長期支持各項倡議和計畫,如今年八月二十五日捐贈五十萬美金給APEC支援基金,秘書處也發布新聞稿感謝,只差沒說門票錢都付了,豈能不讓我們進場?不過,正式邀請函到底在我們手上了沒有?依舊語焉不詳;外交部長李大維的說法則是,我方多次促請祕魯政府依照慣例,以尊嚴、平等原則對待台灣與會代表,「已獲得祕魯政府的正面回應。」因為外交部的樂觀,在國際民航組織會議已經落空一次,對國安外交之判準不能不打點折扣。

不過,國台辦行禮如儀之言,只談諒解備忘錄,沒再播放錄音機拿「九二共識」掐著蔡政府的脖子,為什麼?一點也不複雜,不必從善意惡意解讀,因為APEC不是聯合國下的組織,是以「經濟體」身份與會,早在「九二共識」這個名詞約定俗成(儘管民進黨不認帳)前,台灣就一直參與,包括峰會,否則香港又豈能與會?

北京要用多大力氣阻止或干擾宋楚瑜與會?秘魯兩大貿易國一是美國二是中國,既是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成員國,又和中國巴西合作籌建可打破美國控制下巴拿馬運河對國際物流壟斷地位的「兩洋鐵路」,就算不能好好招呼台灣,這張邀請函,秘魯要看臉色還得看兩張(美國和中國),北京有必要在這麼一個非關聯合國組織,且並未提高台灣規格的會議上,擺出一張風度有虧的臭臉對台灣,還為難地主國秘魯嗎?

飛行萬里到秘魯,最後一哩還得小英自己走

APEC是台灣面對國際極有限的一扇窗,這扇窗今年為宋楚瑜開,不表示打開蔡政府的國際空間,但若連「老朋友」的情面都不顧,則北京傳遞的訊息就十分險峻了,而這個險峻固是對兩岸關係,也是對台灣民心的疏離。蔡政府就任迄今,兩岸關係維持冷而不破的僵局,有必要這麼快進入冷而破的局面嗎?

最重要的,APEC一次性任務,隨時可能更熱絡或更冷淡,就像過去八年如此熱絡,此刻可以如此淡漠,但是,在那「四個字」(九二共識)或「八個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還找不出其他更適切表述兩岸關係的說法或語辭前,宋楚瑜不失為權且為蔡政府「維持現狀」的代表,至於蔡英文兩岸政策的「最後一哩路」,即使宋楚瑜為蔡英文飛行萬里到秘魯,都不能代她走這最後一哩,宋楚瑜能幫的,只是為她爭取多一點時間──想想。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