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外交部檢討裁撤駐外館處時務必考量民主價值的因素

2016-10-05 06:40

? 人氣

外交部長李大維(右)表示要檢討功能不彰的外館。(顏麟宇攝)

外交部長李大維(右)表示要檢討功能不彰的外館。(顏麟宇攝)

前一陣子媒體報導外交部計畫裁撤外館名單有挪威、德國漢堡、美國關島和沙烏地阿拉伯吉達等四個館處。目前部分立法委員及媒體的普遍印象似乎認為我們國家小,外交部維持117個外館像是偏多,因此須大幅裁撤改革。照理說民主政治,新政府有新主張和新政策以推動改革,本無可厚非,只是我們國家的國際處境艱難而特殊,裁撤外館不可不慎。一個國家如果省錢省錯了地方,錯誤的政策可能引發的嚴重後果,將是不堪設想。

外交部考慮裁撤外館自有其客觀衡量指標,在實務面,譬如商務、僑務及領務量的多寡等。另一方面是所謂的戰略佈局考量,但究竟什麼是戰略佈局考量?似乎並沒有說清楚。

實務面業務量的多少是功能性指標,當然是外交部決定在國外設處或閉館的衡量基礎,但以我們國家目前對外關係的特殊和處境之艱難,外交部不應只以實務面的指標作為衡量駐外館處存廢的標準。這就關係到戰略佈局考量的問題,大家都瞭解所謂戰略佈局一般指的是一個國家建立或維持與其他國家外交關係時在政治、外交或地緣政治上的考量,並不只是從實務面的觀點去取捨決定。其他例如對某個國家特殊資源的倚賴,或在世界政治版圖上新開放的廣大地域,一個國家為了在當地代表性的考量,可能不計實務面需求量的多寡或功能性的高低,而政策性決定前往設處,好讓那片廣大地域的國家及民眾知道我們國家的存在。具體的例子譬如,東歐國家民主化之後的巴爾幹半島及蘇聯垮台後的中亞地區,可惜我國迄今因中共阻擾,仍未能在該地區設立代表機構。

以上是傳統戰略布局考量的著眼點,但以目前我們國家國際處境的特殊和艱難,除上列考量之外,外交部應優先將「民主價值」列為檢討衡量設置或裁撤外館的戰略佈局指標。我們中華民國台灣民主化以後的發展方向很清楚的是走上了西方國家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道路,因此「民主價值」務必列為今後我國發展及維持對外關係的優先考量因素,而不能只從實務面或功能性觀點去衡量取捨。

盱衡當前國際社會的主流格局,不管在政治、經濟、社會、科技、教育、文化、環保各方面,仍是西方民主國家居領先發展地位,其實西方民主先進國家也是關係我們重大國家利益之所在。不管是硬實力、軟實力或巧實力,西方民主先進國家才是我們可以發揮、爭取及維護國家利益的主要外交場域。

目前多數西方國家雖與我國沒有正式外交關係,但三十餘年來事實證明,我國透過形式上非官方代表處及辦事處的設立,可以發展並維持與絕大多數西方國家,特別是歐洲國家的實質雙邊關係。我們與這些國家雖然不是外交盟國(diplomatic allies),但我們彼此之間卻是價值夥伴(value partners),雙方基於共同的價值認同,以及在經貿、投資、文化、學術、科技、觀光等各領域的實質交流合作,雖在現實國際社會諸多限制之下,西方民主國家仍能給予台灣許多寶貴的支持、同情和友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