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乳後罹患罕見癌症,20名英國受害者告上法庭 醫界這樣說:這些女性被當成「人類小白鼠」

2019-08-20 12:50

? 人氣

林賽在接受乳房植入手術13年後,患上一種罕見的淋巴瘤。(BBC中文網)

林賽在接受乳房植入手術13年後,患上一種罕見的淋巴瘤。(BBC中文網)

一群英國女性受乳房植入物影響患上罕見癌症,她們正針對製藥公司與外科醫生訴諸法律手段,要求賠償。

全球已確診500多例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瘤(BIA-ALCL)病例(573例)與乳房植入體相關,並已造成33名女性死亡。

如今,其中20名女性正訴諸法律手段。

一位頂級整形外科醫生表示,這些女性幾乎被當成「人類小白鼠」。

一家製造商已在全球範圍召回一部分紋理乳房植入物,這批產品與大多數乳房植入體引起的淋巴瘤病例相關。

英國藥品和保健品監管機構(MHRA)即英國藥監局,負責監管英國的醫療器械,目前正在收集受影響婦女的數據。

英國藥監局通過觀察紋理乳房植入物和其他類型乳房植入體,評估了每售出24000個植入體中,出現一例病例的風險。

據信,每年僅在英國就有數萬例乳房植入手術,主要在私人診所內進行。

「我很擔心我會死」

50歲的林賽·布洛姆菲爾德(Linzy Bromfield)是其中一名採取法律行動的女性,她在案件中控告的是製造商。

生下兩個孩子後,林賽在2005年自費接受隆胸手術,從B罩杯升到D罩杯的尺寸。

她對乳房植入的效果很滿意,但在2016年,她注意到右乳房腫脹嚴重,她甚至無法戴上胸罩。

她在一家英國全民公費醫療(NHS)系統內的醫院就診,從乳房排出液體,後來被確診因乳房植入引發了淋巴瘤。

「我哭了,哭得稀哩嘩啦。我很生氣,很傷心。一開始我完全無法接受。我很擔心我會死。」

「我覺得,當你聽到『癌症』這個詞的時候,你會想:我會死嗎?」

林賽已經移除兩邊乳房的植入體,並且從那時起就沒再患病。然而,其他女患者還需要進一步治療,甚至包括化療。

什麼是植入體相關的淋巴瘤?

這是一種免疫系統癌症,而不是一種乳腺癌。它是一種罕見的T細胞非霍奇金淋巴瘤亞型。

整形外科醫生奈傑爾·默瑟(Nigel Mercer)是英國藥監局一個監測癌症病例的外科醫生諮詢小組主席。他說:「同種類型的植入體問世已經30多年了,但我們直到最近才開始發現這種疾病,所以它看起來像是一種全新的疾病。」

癌細胞通常位於植入體附近傷口組織和液體內,但在極少數情況下,它們也會擴散。

Some textured breast implants
科學家認為,淋巴瘤可能是身體對植入體紋理表面的反應。

如果發現得早,可以通過移除植入體和相鄰的疤痕莢膜(capsule)來治癒淋巴瘤。

病情一般出現在手術後的3至14年。

醫生不確定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瘤是如何被引起的,但科學家認為,它可能是身體對植入體紋理表面的反應或是細菌感染。

外科醫生怎麼說?

林賽的外科醫生詹姆士·弗雷姆(James Frame)教授表示,他被林賽的病例震驚了,這是他在30,000多次乳房外科手術中見過的唯一一例。

他說,沒有足夠的信息供外科醫生參考了解不同乳房植入體會帶來的潛在危險。

「提供這種服務的人需要有更健全的信息包。(英國關於這方面的研究)很糟糕,」他說。

Prof Frame was Linzy's surgeon
林賽的外科醫生詹姆士·弗雷姆教授

弗雷姆教授認為,可以為選擇私人手術的患者提供保險套餐,以確保他們能持續獲得護理。

默瑟醫生說,在乳房植入體方面還有許多未知因素,醫生有道德義務告訴患者。

他說,英國的女性並沒有得到「足夠的警告乳房植入體絶對不是終身的。」

「任何植入體都存在未知數,但它確實說明我們幾乎將我們全部人當作人類小白鼠。」

默瑟和弗雷姆教授呼籲全球臨牀醫生進行國際間合作,來分享乳房植入的數據。

對女性的建議

英國藥監局七月與英國領頭的幾家外科醫生協會發表聯合聲明。聲明指出,外科醫生「必須」讓接受乳房植入手術的全部患者充分意識到潛在風險,無論他們是為乳房重建或是美容目的。

該組織還表示,乳房植入體要經過嚴格的風險測試程序,獲得批准後才能用於更廣泛的人群。

植入了紋理乳房植入物的女性未必需要將其移出,但如果她們有任何疑慮或症狀,應該諮詢臨牀醫生。

不必要地移除植入體反而可能會帶來進一步手術併發症的風險。

Textured breast implants
紋理乳房植入物表面粗糙

下一步怎麼做?

林賽在2005年接受乳房植入手術時,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瘤還未為人所熟知,外科醫生和患者都沒有意識到背後的風險。

林賽說,即使知道風險她也可能會繼續進行手術,但她認為,部分女性也許會推遲手術。

這些女性現在正在對外科醫生和製造商採取法律行動。她們要求返還乳房植入手術的費用,以及對她們遭受的身體傷害、痛苦和任何潛在經濟損失的賠償。訴訟前通知書將於本月內發送至相關機構及人士。

倫敦律師事務所Leigh Day的律師扎哈拉·南基(Zahra Nanji)說:「我非常確信這些乳房植入體的製造商、生產商和經銷商需要承擔責任。」

製造商艾爾建(Allergan)表示,患者的安全是他們的首要任務,他們支持內容翔實的信息標籤來「提升和促進乳房植入體最安全的使用」。

該公司表示,「我們會繼續投資和支持進一步了解與提高對間變性大細胞淋巴瘤認識的工作。」

它已在全球範圍內自願性召回Biocell鹽水填充和硅膠填充的紋理乳房植入物和組織擴張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