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研討會》學者:這面照妖鏡 照見台灣國際困境

2016-08-07 08:52

? 人氣

「南海仲裁案與台灣」學術研討會。(甘岱民攝)

「南海仲裁案與台灣」學術研討會。(甘岱民攝)

民進黨政府多次表達「絕不接受」南海仲裁文,其中也因台灣在南海仲裁案中被多次以「中國的台灣當局」相稱,政府指此稱謂「貶抑我國作為主權國家的地位」。學者則對仲裁庭如何處理台灣地位有不同看法,但同意這次的仲裁案像是「照妖鏡」,讓台灣地位在國際上面臨的困境現形。

法務部與台灣國際法學會6日舉辦「南海仲裁案與台灣」研討會。在「南海仲裁案與台灣地位」的議題方面,政大國際法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宋承恩指出,中國在2014年提出立場文件時曾批菲律賓刻意將太平島排除在中國控制、佔領的島礁外,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而前總統馬英九對此沒有異議。

宋承恩:切斷與中國歷史連繫,對太平島主權主張才有主體性

他指出,仲裁庭在訴訟過程中為「太平島屬於第三方」保留了空間,他曾呼籲馬英九政府應介入、參與,但未被接受,不要觸怒中國應是其主要考量。

宋承恩指出,仲裁結果並未直接對太平島做任何實體性的判決,而是在確定管轄權時連帶就相關事實與證據認定其地位,並未對台灣產生任何有拘束力的判決,台灣可主張對我不生效力,不需因「中國的台灣當局」就對號入座。

英國牛津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宋承恩於,「南海仲裁案與台灣」學術研討會發言。(李振均攝)
英國牛津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宋承恩於,「南海仲裁案與台灣」學術研討會發言。(李振均攝)

宋承恩說:「不是說仲裁庭叫我『中國的台灣當局』我就拒絕接受,叫我『中華民國』我就接受。」而是要看仲裁庭的處理,仲裁庭的確有深入考慮到台灣在國際上的位置,在南海的位置,特別是太平島擁有者的位置。

他認為,南海仲裁案可看出海域與領土的爭議是可強制用爭端機制處理的,這件案子是「照妖鏡」,「我們沒有空間不處理在國際司法上,台灣的國家定位問題」,若不要做「中國的台灣當局」,最好的方法是以「第三方」身份介入,而台灣對太平島的主權主張必須切斷與中國的歷史聯繫,才能有台灣的主體。

蔡季廷:仲裁廷並未採取極端「一中法理」

台灣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蔡季廷認為,仲裁庭並未完全將台灣的地位視為附屬於中國,在實體審理階段,法官問菲方律師,台灣各種實踐的法律效力是否歸於中國以及台灣是否代表中國,這是最接近處理台灣地位的部分;菲方律師表示,1949年以前的中華民國的行動自應歸於中國,之後則不代表中國。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蔡季庭於,「南海仲裁案與台灣」學術研討會發言。(李振均攝)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蔡季廷於,「南海仲裁案與台灣」學術研討會發言。(李振均攝)

蔡季廷指出,仲裁庭或菲律賓並未採取極端的「一中法理」看待台灣,例如並未稱台灣為「中國的一省」,雙方都認為「中國的台灣當局」接近於「特殊實體」的概念;而國際上「特殊實體」,在不同場域有多元彈性身份,如同台灣在不同國際組織有五花八門的權利義務,「台灣的定位不可能在南海仲裁案中確定。」

林廷輝:太平島包進中國,台灣間接包到中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