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年金改革大拜拜,越拜越糟」補充說明

2016-07-14 06:20

? 人氣

監督年金改革聯盟聯合相關團體,在國發會外抗議年金改革委員會多數暴力。(甘岱民攝)

監督年金改革聯盟聯合相關團體,在國發會外抗議年金改革委員會多數暴力。(甘岱民攝)

我在《年金改革大拜拜,越拜越糟》一文中指出,蔡英文政府的年金改革會不應該把焦點轉到如何要求軍、公、教和其他行業人員來做犠牲,而是先要來檢討年金為什麼會破產和是誰的責任。搞清楚了,才能來談將來如何使得年金制度能夠達到合理的支付和公正的管理。今天許多人在談年金改革的事時都是在互相攻擊,認為有些退休金(像中研院)領得太多、繳得太少,不公平。但是反過來說,如果今天退休基金由於善於投資而錢多多,不但年金改革會不會開,更不會大家吵成一團。

年金改革辦公室執行長林萬億表示,國人對年金改革議題有殷切期盼,之所以希望每週舉行年金改革會議。(蔡耀徵攝)
年金改革辦公室執行長林萬億表示,國人對年金改革議題有殷切期盼,之所以希望每週舉行年金改革會議。(蔡耀徵攝)

如果政府要開年金改革會不是要檢討年金投資的錯誤,也不是要放棄掌控這些千億上兆的退休金的權力,更不談用國安基金(炒台股的金庫)、國發基金(去「配合」執政黨的政策)等等錢來「國賠」的話,那蔡英文政府的年金改革會也不用開了。所以我上一篇文章才用「年金改革大拜拜,越拜越糟」的標題。

上一篇文章提到退休金投資應該是交給獨立的專業人士做全球投資,在風險控制下爭取最好的報酬。如果當初退休金早一點投資美國、歐洲股票,而不是被政府用去炒台灣股票的話,說不定今天也不會破產和追究是誰的責任。所以首先我來補充說明一下,關於過去兩黨執政下退休基金投資的問題。

退休基金的操作和報酬率的比較

最簡單和容易了解的方式來比較投資報酬是用股票指數,而且最受歡迎的投資方式是購買指數基金。首先看台股指數的數據:

年代 台股指數-啓點 台股指數-終點 倍數(終點/啓點) 改變
1990-2000(李登輝當政) 9853.15 8756.55 89% -11%
2000-2008(陳水扁當政) 8756.55 8323.05 95% -5%
2008-2016(馬英九當政) 8323.05 8114.26 97% -3%
1990-2016 9853.15 8114.26 82% -18%

台股指數-啓點、終點:當年第一個交易日的收盤指數(一般是1月2日)

下面是SP500(Standard & Poor 500 stock index)指數的數據:

年代 SP500-啓點 SP500-終點 倍數(終點/啓點) 改變
1990-2000(李登輝當政) 329.08 1394.46 424% +324%
2000-2008(陳水扁當政) 1394.46 1378.55 99% -1%
2008-2016(馬英九當政) 1378.55 1940.24 141% +41%
1990-2016 329.08 1940.24 590% +490%

 SP500指數-啓點、終點:當年第一個交易日的收盤指數(一般是1月2日)

在2008年1月因為美國的金融危機,全世界的股市都大跌,因此用2000-2008年計算時的改變大致都會是負的。但是如果我們來比較台股和美股投資時,可以看出下面幾個簡單的結論:

全球股市大跌。(美聯社)
全球股市大跌。(美聯社)

如果26年前台灣的退休基金(像新加玻)是做全球投資的話,在美股的投資是每1美元變成5.9美元,而台股是每1台幣變成0.82元。這就是我說的「越炒越少」,成為今天退休基金破產的主要原因。

SP500指數是包含全美國500個最大的民營上市公司,美國沒有國營上市公司(被美國政府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接收的公司,像GM,政府拿到的股票已經都賣了)。但是台股指數裡含了許多國營上市公司,像華航、中鋼等。而且由於這些國營上市公司是以政治掛帥,官派的管理階層就是經營不善也不怕被換。再者,國營上市公司經營不善、獲利低也沒關係,它的股票還有政府護盤。

台股的實際的投資報酬其實更低。因為每次台股一跌,政府就指揮4大基金、國安基金、公營行庫進場「護盤」。但是常年護盤的悪果使得台灣的退休基金抱了一堆賠錢的股票。今天退休人員不斷的增加,領出的錢越來越多,不破產是不可能的!

台灣股市是一個扭曲的市場

第一個現像是少數股東可以控制上市公司,不管其他股東的利益,政府也不會干預。台灣的與論一般叫這種現像為「財團化」。這個問題我在《開放金融市場,政府全面退位》一文中已經談到,也提出了解決方案。為什麼過去30年台灣政府開放金融業、電信業等之後,造就了許多「家族」的上市公司和個人財富,卻不禁止收購委託書、公司少數股東做利益輸送、無視其他股東的利益呢?道理很簡單:政府就是利用在國營上市公司的股份來做的,也就是說執政黨就是「頭號戰犯」!所以許多人有一個錯誤的想法,以為把國營公司民營化後會成為「財團化」。其實國營公司早就「財團化」了,差別是執政黨或是家族在做利益輸送而己。因此重點在公司的管理制度、股東權益的保護和政府的監督。

另外的一個例子是台灣高鐵,這是更奇怪的公司管理現像(關於高鐵和台鐵,詳情請讀《高鐵、台鐵破產危機和金融風暴的解藥》)。台灣高鐵20年前本來是要公營,結果在李登輝政府主導下變成民營。為了民營,高鐵延了4年到2007年才開始營運。但是沒營運前財務有問題,在扁政府時發了特別股,其中一半由公營銀行認購。到了馬政府時因為特別股被法院判決贖回,又發生財務問題,馬政府又掏出300億(不是政府財政困難?)去救高鐵。可是這20年國營(100%)的台鐵負債累累欠了1,500億、鐵軌設備老舊、人員待遇差,可是3個政府卻都要去支援民營的高鐵,置台鐵而不顧。何況台鐵對台灣的交通的重要性要遠超過高鐵,票價便宜和方便更是大多數(窮人啦)民眾依靠的。台灣高鐵欠了3,500億還不出來,反而是一個金融風險。台灣高鐵還說因為增加了新的站,以後會收入多。這樣不就由「高鐵」變成「低鐵」了嗎?那和國營的台鐵又有什麼差別?因此台灣的「財團化」己經不只是幾個家族和國營的上市公司了,這是整個政府的「財團化」!

台灣高鐵的南港延伸線即將通車營運。(黃恩燦拍攝).jpg
台灣高鐵的南港延伸線即將通車營運。(黃恩燦拍攝)

第二個問題是台灣股市的運作。台灣証交所、櫃檯買賣中心、期交所、外匯交易中心等等不但是壟斷事業,而且是政府控制的。按照交易所的目地和功能來說,它不但應該監控交易行為,確保沒有內線交易或是操縱交易,還要對掛牌上市的公司的財報、管理、和其他重要資訊做監控。這些交易所和金管會是要維護投資者的權益,交易的公平和資訊的正確和公開才對。

但是我在《開放金融市場,政府全面退位》一文中談到一個例子。兩年前在馬政府時代,有一個美國顧問公司(Glaucus)揭露一個在台灣上市公司的財報不實,因為台灣公司在福建當地政府申報的營運要比公司年報少很多。消息一出來,台灣上市公司的股票當然就跌了。金管會下令証交所去查,証交所「一夜」之內查完(速度和效率是非常驚人),說是查無所據。如果換成美國的証管會的話,仼何公司財報不實的揭露是一件非常嚴重的問題。無論是誰吹警笛,証管會和証交所都必須從公司、董事會、會計師,吹警笛揭露的資訊來源等徹底的去查。但是這件台灣上市公司的問題呢?無疾而終!這樣的市場如何來吸引外資呢?

第三個問題就是前面說的干預股市。從李登輝時代因為飛彈危機搞出一個國安基金後,就不斷的利用各式藉口「護盤」。之後16年經過「扁」「馬」政府不停得請出上方寶劍,忙得給「有關」上市公司抬轎。這五仟億(加國發基金3千億)太好用了,反正是人民的錢!但是現在後果開始出現了,手上許多的官股損失慘重、不好賣(賠太多會上報紙),可是年金的危機卻出現。同時其他的投資者也不進場,台灣股市交易量一直下跌,真得想要賣還不見得能賣的出去。

20150824-SMG0045-011-24日台股暴跌-曾原信攝.jpg
20150824-SMG0045-011-24日台股暴跌-曾原信攝.jpg

第四個問題是台灣沒有準備和處理金融危機。詳細的問題和解決方案在我的《面對台灣的金融危機,政府準備好救火了嗎?》文章內。今天從英國脫歐後,英磅和股市大跌的效果看就知道了。在外資來看,任何的政冶和經濟的改變(比如「台灣脫中」)都會馬上衝擊到股市和匯率。一旦發生金融危機必定從銀行界開始,在台灣政府如果沒有馬上處理的能力之下,外資進來會出不去的。不但是股市的流通量不夠,銀行資金緊俏(還不知道那家會倒),換美金也是問題。

掌握自已的命運,爭取自已的前途

因此今天參加年金改革會的軍、公、教以及其他代表必須了解,年金的問題只是台灣整個問題的一部份。要是金融危機發生,無論是被國際事件或是「台灣脫中」觸發,那時候要是到銀行取吃飯的錢都有問題時,不會有人去開會討論年金了。在年金改革的方式上,我在前一篇己經講得很清楚,每一個團體應該拿回主導權,不能再讓執政党用去配合它的政策。

*作者為金融博士,曾任教美國大學及任職金融機構、新創科技公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