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益勤觀點:中研院的事也是我們的事

2016-07-06 07:10

? 人氣

新任中研院長廖俊智主持「中研院第32次院士會議」開幕典禮。(陳明仁攝)

新任中研院長廖俊智主持「中研院第32次院士會議」開幕典禮。(陳明仁攝)

說起中研院就不由得讓我想起23年前我剛從舊金山灣區的學校半工半讀的畢業不久,權充司機陪著當時的國科會主委郭南宏先生去柏克萊加大見李遠哲教授,客套話一過李教授就開門見山的說,他有二個學生要請郭先生安揷他們進中研院。當時我心裡就讚嘆的想:「哇,多麼替學生前途著想的大牌教授啊」。

拖兄弟拉門生,見益而趨利

時光怱怱的20多年過去了,中研院的經費也由30億台幣增加到超過150億,李教授不僅成了李院長和李前院長,李教授的二個兄弟也當上了院士,當然李教授的門生故舊高徒甚至徒孫們更在擧賢不避親的原則下努力充實著中研院。聽說當初遴選名單的第二位便是李教授的高足,更讓人覺得中科院以今比昔可謂漪歟盛哉。而李教授在主導教改及擔任二任院長後,更是不辭辛勞的以前院長之尊先大力推舉翁前院長為其繼任院長,這回又更是不畏流言斐語的擁立剛走馬上任的廖院長,不得不譲人再一次的讚嘆:「哇,多麼替中研院未來著想的卸任院長啊」。

若說結黨拉派是國內政治團體以至民間企業競爭的必要手段,但只要不違法我相信誰也管不著。唯作為每年拿著納稅人150億的稅金,掛著200多位國內外知名院士頭銜的最高學術中央研究院,如此拖兄弟拉門生見益而趨利的作法就有它原則與本質上的問題了。

20160704-總統蔡英文宴請中央研究院中研院第32次院士會議全體院士伉儷.特別向遲到的前院長翁啟惠夫婦招呼.右為前院長李遠哲。(陳明仁攝)【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蔡英文總統宴請中央研究院中研院第32次院士會議全體院士伉儷,特別向遲到的前院長翁啟惠夫婦招呼.右為前院長李遠哲。(陳明仁攝)【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中央研究院作為全國最高的學術機關,其精神應該是也必須是獨立於任何權勢與商業或私人利益之上的。原因無它就在於學術本身所追求的是科學上的真、文化上的善、與藝術上的美,倘若學術本身可以為權勢所驅使或是被利益所收買,則其多元性、自主性、公正性、與理想性將不復存在。學術的客觀價值必須基於「自由」的意志與創見上,正如史丹褔大學的座右銘「讓自由的風吹動著」。中研院的存在價值便在於鼓勵與保護那一股自由的風,這也是早期的歷任院長們所念念在茲並全力捍衞「學術自由「之精神所在。但曾幾何時中研院開始在捍衞前後任院長們的所作所為而非學術自由了,一言蔽之便是從中研院與產業,尤其是生技產業,掛勾開始。學術界的老老前輩孔夫子曾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李前院長和翁前院長,你們說呢?

中研院不是工研院,不是產研院

基於此,中研院絕不應該成為一個特定如生技或生醫產業的發展平臺,而赤祼祼的去與商業利益掛勾。 若任何人要將由學術衍生之技術或專利(非學術本身)與產業掛勾,那或許是工研院該作的而不是中研院該作的事。這其實也是中研院在經過這麼多年捧著人民的納稅錢、打著學術的擋箭牌、和劫持所有院士的清譽,而大做其獨門生技生意後的今天所必須面對的根本問題所在。如果生技產業是必須或應該推動的,那就應把中研院生技園區與計劃撥給工研院,然後把「工」業技術研究院的名稱改個字成為「產」業技術研究院。如此一來則學術歸學術、產業歸產業,豈不皆大歡喜!

再不然退而求其次,把跟產業與商業利益有關的研究所和計劃切割出去,成立另外一個什麼的如生技生醫研究院,而把與產業利益無關的「學術自由」還給中央研究院。按中央研究院成立之宗旨為:本院為中華民國學術研究最高機關,任務如下:(一)、人文及科學研究。(二)、指導、聯絡及獎勵學術研究。(三)、培養高級學術研究人才。其宗旨沒有一項與産業,技轉,和利益有關但卻每一項均與學術有關。如果有人問學術本身到底有沒有「價值」?答案是不僅「有」,而且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有!因學術是屬於所有人的,而技術與專利可以是屬於發明人或是公司的。這也是為什麼發表學術論文是不用付出版費或給稿費的,而且一旦發表後它就屬於全體人類的(任何人都可以引用的)。從來也沒聽說出學術論文還要繳納權利金或支付技轉費給論文作者的。

20160704-總統蔡英文宴請中央研究院第32次院士會議全體院士伉儷.由副總統陳建仁.中研院院長.廖俊智陪同向與宴院士敬酒.(陳明仁攝)【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蔡英文總統、副總統陳建仁和新任中研院長廖俊智,舉杯向全體院士敬酒。(陳明仁攝)【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甫上任的廖院長說「院士是榮譽職」,若擁有院士資格是可以被遴選為院長的先決條件,那院士就不是也不應該是榮譽職。至於當上了院士或是院長,而後有沒有任何榮譽可言,那就另當別論了。如果要指望此次院士會議能對中研院的未來有所匡正,此其時也。因為這麼多年來中研院與產業利益勾結的問題,都已浮到枱面上了。

中研院長的選民,不該是背後那幾隻要錢的手

其實,此次的院士會議中只要能夠達成一項共識,且能付諸實施的話也就夠了,那就是保留院長遴選辦法的前一半仍然由遴選委員會推擧三位候選人,也保留院長遴選辦法的後一半由總統就遴選名單圈選之,只要在中間加一項「全體院士就遴選委員會所推擧之三位候選人進行投票,依其『票數』多寡報總統圈選之」。換言之就是這個票數多寡是全體院士所投的票而不是少數遴選委員所投的票。若能做到此一共識與決議的話則可用最小的代價而彰顯出全體院士最大的影響力,至於其他做法與路綫上的爭議只要回歸與落實現行的中研院立院章程與制度即可。因為中研院現在的問題是在於過去20年間兩位卸任院長的師心自用,而不是在中研院制度與宗旨本身。只要未來的院長,包括剛接任的廖院長,能夠知道他的選民其實是全體院士,和全國納稅的小老百姓們,而不是那幾隻背後要錢的手,則任何利益勾結的問題其實都是可以迎刃而解的。

倘若在200多位院士集體智慧激盪的院士會議中能夠避免駡駡蔡總統、酸酸廖院長、推動不切實際的院士直選、或是訂幾個內規來要求未來院長得申報二三四等親甚至門生故舊的財産、和如何在只要有利益就不可能迴避的利益迴避問題上打空轉,而是直接了當正本清源的把中研院與產業掛勾劃上個句點,進而讓學術自由的風能再度吹動在這小小的一方土地,和生活在其上的知識份子與學子身上,還給全體院士一個人文和科學的中研院,也還給全國老百姓一個學術的、自由的、和乾淨的中研院。果能如此則所有院士們幸甚、中研院幸甚、全國老百姓更幸甚!但若開完會以後的中研院還是依然換湯不換藥,那麽這樣子的中研院在我們這些納稅人眼中看來 …… 唉,不留也罷。

*作者為科技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