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競選語言當聖旨,產業政策當兒戲!

2016-07-06 08:20

? 人氣

五大創新產業會是突破還是災難?圖為林全視察亞洲矽谷預定地。(取自行政院網站)

五大創新產業會是突破還是災難?圖為林全視察亞洲矽谷預定地。(取自行政院網站)

繼審查前1天緊急叫停亞洲矽谷計劃後,行政院長林全又要國發會的「五大創新產業計劃」重新規劃後再送行政院,形同被退件。林全務實的作法值得肯定,坦白說,財經部會的產業政策形同兒戲,拿競選語言當聖旨,簡直把台灣當「試煉場域」,行政院該找業界專業人士好好監督審查才對。

民進黨選前選後敲鑼打鼓宣傳的產業政策,是以包括亞洲矽谷計劃在內的「五大創新產業計劃」為核心。亞洲矽谷計劃號稱要扶植新創為主,但內容不脫蓋園區、辦公大樓的思維;而落腳地點選在桃園,更被認為是綠營地方諸侯「分贓式」政治考量的結果。即使撇開新創根本不需要「指定園區」的批評不談,即使真要發揮群聚效應,以吸引海內外新創企業與年輕人為主的計劃,再怎麼看雙北也比桃園適當。

結果這個亞洲矽谷計劃被新創圈批評得體無完膚,從批規劃者完全不了解矽谷文化與成功因素、到罵新政府再搞圈地、預期要再搞出蚊子園區都有,算是「惡評如潮」。最後在送行政院會前緊急撤案─更難堪的是林全說他要親自為亞洲矽谷計劃「重新定位」,顯然這是對規劃者投下不信任票。

五大創新產業計劃中其它四項的情況,其實沒比亞洲矽谷好多少。新政府的「五大產業創新研發計畫」,規劃從北到南打造五個產業創新生態系,除了桃園的亞洲矽谷外,其它包括:台南沙崙為中心的「綠能研發中心」、包含台北、台及高雄的「國防產業聚落」,再來是從南港園區、到竹北生醫園區延伸至台南科學園區,形成線狀聚落的「生技產業聚落」;最後則是以台中為核心的「智慧精密機械聚落」。

但宏偉的產業計劃掩飾不了蒼白的內涵,全部計劃充斥文學式的描述與遠景,卻看不到具體執行計劃;我們看到政府說這五大創新計劃是透過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模式,去帶動產業的兢爭力、改善企業的利潤,並同時提高勞工的薪資、增加新的工作機會。「這種改變結構、同步驅動的全方位進步,才是新時代該有的產業思維。」

說得好,方法呢?而且,其中是不是存在太多的一廂情願了?例如要發展生技,說要找瑞士、美國的大藥廠與生技業者來台投資,但說不出他們為什麼要選台灣而不是新加坡、中國,更未提出有什麼法令制度的改變或政策能作到,這種計劃其實形容同瞎扯作夢。

此外,這些產業中有不少在8年前劉兆玄任行政院時,已經以「新興產業」之名提出,如果8年下來還是不死不活,問題在那?民進黨有何仙丹妙方拉起這些產業?唯一算是民進黨提出的國防工業,坦白說,問題最多、風險最高,業界其實都看不出台灣在「國防產業」上的發展利基與市場在那裡,新政府要如何解惑?而對物聯網的瘋狂又未搞懂未來真正有價值的部份是在那裡。

當然,更有意思的是這5大新創產業的核心地區分別座落在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台南、高雄,從北到南平均分配,是產業利基與群聚效應上該如此分配嗎?還是又是犧牲專業、政治考量上的分贓式資源分配呢?

為了拉拔扶植特定產業,政府一定會挹注相當多的資源,有資源則此產業初期至少看得到成效,但是否真能成為獨立可永續發展的產業則在未知之數;政府的產業政策其實隱藏的是「選擇優勝者」的思維與作法,選錯造成產業難以發展事小,真正最大的問題在「尋租者」─那些聞到錢味趕來,從政府挹注的資源上刮下錢放到自己口袋,最後企業、產業變爛就丟給政府與社會收拾。綠營執政後,應該感覺也看到這些尋租者的嘴臉了吧?政府該審慎,別把發展五大創新產業計劃變成一個台灣的大爛坑。

經濟部長李世光對五大產業的形容是說,這「其實不是製造業的累積,而是一個試煉場域。」坦白說,聽了是讓人擔心,財經部會顯然很有「試煉精神」,產業政策如此,能源政策亦復如此─李世光不看電力供應情況就把廢核當聖旨,又 因近日缺電風險高,到立法院報告綠能計劃時,就大筆一揮就把預計的裝置容量加倍、地都找不到的太陽能發電還增2倍哩,完全沒有任何可行性評估與執行的規劃。

這到底是「試煉」還是「兒戲」?這種產業政策能可行嗎?台灣有多少資源可虛擲讓財經部會把全台當作「試煉場域」?饒了大家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