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一顆勞動部執意要餵社會吃的糖

2016-07-03 06:20

? 人氣

作者認為,以加長工時換取加班費,就是勞動部賞賜給樂於加班勞工的糖。五一勞工遊行。(資料照,曾原信攝)

作者認為,以加長工時換取加班費,就是勞動部賞賜給樂於加班勞工的糖。五一勞工遊行。(資料照,曾原信攝)

「很多小孩在品嚐到糖的鮮甜的時候,都會吵著跟父母要更多的糖,或索性不吃正餐只吃糖。當一個負責任的父母遇到這樣的情況,自然是循循善誘地教育小孩正餐的重要性,並讓他逐漸體會餐桌菜餚的美味之處,絕非塞更多的糖給他吃。」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確實在製造業裡面存在很大一群人是自願、喜歡加班的,我指的就是基層作業員,他們想加班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本薪相當低,大約22K-25K之間,唯一能賺取更高報酬的方式就是靠加班,所以他們入行很簡單的念頭就是趁年輕多賺一點。因而出現一個現象是,當你在上下班時段站到科技園區一看,就會看到數不清的勞工騎著機車往同個方向去,通常年齡都落在18-40之間,他們便是勞動部長這幾天惦記著的人。

行政院勞基法修法記者會 勞動部部長郭芳煜觀看網友討論 盧逸峰攝
上下班時段科技園區中,數不清的勞工騎著機車往同個方向去,通常年齡落在18-40之間,這些便是勞動部長惦記著的人。勞動部長郭芳煜。(資料照,盧逸峰攝)

那實際他們的生活是怎樣,一整年下來有相當長的時間在工作,其實沒有太多的餘力去張羅生活上其他的事情。年輕的時候這樣過個幾年自然沒什麼問題,但人過了30,開始成家立業,生了小孩,當媽的可能就辭職無法持續工作了,當爸的則繼續工作,所以無法花太多時間在小孩身上。過了35歲,運氣不好的,他們父母親身體開始出現異常,狀況差的索性離職照顧父母,情況稍佳的減少加班時數蠟燭兩頭燒,工作不再能符合幾年前的期待了。另一種狀況是,工作數年,自己身體也禁不起負荷,不管因為職災、無法長時間久站久坐、搬重物,總之就是辭了,那下份工作在哪裡,其實也不大明朗。

更深的隱憂是,前面所說的所有狀況延生的成本,都是由整個社會承受著:小孩照顧不周,求學遇上障礙,甚至行為出現偏差;父母失能難以照料,長照系統的負擔加重;勞工身體無法再從事勞力密集工作,形成常態性失業。前面的現象就是這些問題的根源。那如果運氣不錯沒碰上前述狀況,一路做到退休,退休後他也會發現,過去公司並未將所有加班費申報入勞保,以致所得替代率偏低,若要安享晚年,只能依靠自己的子女,接下來又得碰點運氣了。以上種種就是勞動部賞賜給樂於加班的勞工的糖。

很明顯的,政府基本應該做的是修法訂定每週兩天例假,讓這些勞工有時間能打理工作外的其他要務,或更有心力去規劃自己後續的生涯安排。同時充裕的休息,並降低每人每日工作量,一方面延長這些作業員的職業壽命,二來可讓更多人進入產業分擔原先的排班,創造就業機會,一舉數得。

團結工聯等勞工團體30日於行政院前抗議勞基法修惡行動。(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政府基本應該做的是修法訂定每週兩天例假,讓這些勞工有時間能打理工作外的其他要務。勞團抗議勞基法修法。(資料照,顏麟宇攝)

那如果政府真有心幫這些勞工加薪,根本不需修法調整休假,先迫使企業幫勞工提高本薪,並徹查加班費是否以全薪報領。以及時數或認定標準是否過於嚴苛,例如加班半小時即得半小時工資。國定假日加倍工資是否照實給付。甚至嚴抓濫用變形工時,超出工時上限未給予加班費的企業,一律糾正。雖然這些同樣都是治標不治本,但卻是相對於目前一例一休的調整,更直接保證能讓勞工提高報酬,反正勞動部也宣稱這次修法必須加聘更多勞檢員,這些勞檢員直接來檢討現在企業少給勞工的部分,又免去這效果不明的修法,豈不簡單明瞭?

當然不論是根本改善基層作業員的勞動條件,或前述僅治標的進行勞動徹查,要達成目標都需要看這些企業是否能夠負荷起驟升的人事成本,但這些企業無法承受的根本原因,就是產業難以轉型為高毛利的事業,永遠只能以壓低成本作為經營準則。然而,這也完全不是逃避改善待遇的藉口,不把握時機面對這本質弊因,只不過是拖延無法自力競爭的企業的苟延殘喘而已。如果政府執意修法,一面餵這些企業吃這口修法糖,也餵他們的員工吃下這口,等到糖吃夠了,整個社會就為此自食惡果了。

*作者為台北大學畢業校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