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只能亡羊補牢?外籍生淪黑工連環爆,教育部請看澳洲如何預防...

2019-03-18 09:30

? 人氣

從康寧大學、育達科大、東南科大,近期陸續被爆出東南亞外籍生來台非法打工。(資料照,立委張廖萬堅辦公室提供)

從康寧大學、育達科大、東南科大,近期陸續被爆出東南亞外籍生來台非法打工。(資料照,立委張廖萬堅辦公室提供)

東南亞外籍生來台非法打工,近幾個月頻頻躍上媒體版面,也讓外界針對新南向產學專班政策,產生諸多質疑。目前教育部儘管有事後補救,卻缺乏事前預防機制,對此綠委鍾佳濱認為,可以仿效澳洲處理打工留學方式,建立本地學校與學生來源國的風險評估機制;若學校風險級數高,就不能收風險也偏高的來源國學生,除了讓學校潔身自愛,不要讓學生有違規情況 ,也能逼同一國的留學代辦業者互相監督,避免單一業者亂搞,拖垮整國的風險評分。

外籍生黑工案例,首先爆發的是康寧大學於106學年度,透過人力仲介招收69名斯里蘭卡學生,並於桃園食品工廠、台南屠宰場非法打工,對此,教育部去年介入調查後,其中41位學生已返校上課,另外28位則已休學、退學,而至今年1月,又再有6名學生回國。

康寧大學(取自康寧大學官網)
外籍生黑工案例,首先爆發的是康寧大學於106學年度,透過人力仲介招收69名斯里蘭卡學生。
(資料照,取自康寧大學官網)

康寧大學最先被爆料

對於康寧大學處置,教育部先開罰康寧董事長、校長各新台幣50萬元罰鍰,校方原欲改制專科的相關作業也暫停,教育部並於2018年12月決議,針對康寧108學年度招生名額,扣減台南校區各學制班別20%、台北校區各學制5%。

而後,立委柯志恩於2018年12月底指控,醒吾科大辦理新南向產學專班,卻透過仲介招收20多位印尼學生,並至隱形眼鏡工廠非法打工、每週工時逾40小時,然而教育部於今年1月指出,經調查後校方無重大違失,學生班表無超過《就業服務法》規定的20小時,剩下是寒暑假時,有把實習跟打工合併計算,所以才會超過20小時。

20190307-東南科技大學,東南科大。(取自東南科技大學網站)
東南科大被爆以「可擔任骯髒危險工作」等條件,向企業推薦產學專班外籍生。(資料照,取自東南科技大學網站)

育達科大、東南科大也中箭

至本月初,綠委張廖萬堅則揭露,育達科大透過與仲介合作,招攬菲律賓大學畢業生來台讀碩士,並強迫簽下非法打工契約,當中更包含保密條款,若洩露工作內容,除了被強迫退學,還要罰50萬新台幣;對此教育部決議,育達自本學期起,不得再招外籍生,另外扣減私校獎補助。

而在遭指控案件外,另外尚有東南科大簡報流出,以新南向產專班學生免受一例一休限制、可擔任骯髒危險工作等「優點」,向企業進行推薦;立委柯志恩質詢時,則再爆出新竹縣工業會的說明會傳單,當中出現「外籍學員不佔外勞配額」、「寒暑假及假日打工則無須以超額工時計算薪資」等描述

諸多違規、遭指控案例,使得新南向產學專班形象,一再遭到重挫,對此教育部也有相關人員喊冤,認為上述案例,並非全部為新南向專班,如此斷定並不公平;然而,各項事件卻一再顯示,對於東南亞外籍生,台灣當前環境、體制,確實衍生各種弊病,其中,學校透過仲介違法招生的情況,則在許多案例中一再出現。

20190227-國民黨立委柯志恩27日於立院教育委員會質詢。(顏麟宇攝)
新南向外籍生淪「黑工」事件,近幾月連環爆,藍委柯志恩11日再爆出一份新竹縣工業會舉辦的說明會傳單,當中出現「外籍學員不佔外勞配額」、「寒暑假及假日打工則無須以超額工時計算薪資」等描述。(資料照,顏麟宇攝)

學校透過仲介招生 「其中有超額利潤」

對於透過仲介招生,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認為,這方面當然有問題,但反映的是其中有超額利潤,有利潤可圖才會有仲介出現,另一方面,學生得去從事血汗勞動,是來自於生活壓力,這跟外勞要賺錢回國的狀況不同,他們是要賺錢付學費、生活費,這個壓力大到他們必須要做整週、已經是全職的工作 。

林柏儀並就防制方法呼籲,第一點是,若學校只讓學生上2天課,怎麼可以收5天、共5萬多塊的學費?這就是超額利潤,應該要用類似學分費的算法,通常約莫就是收2萬多塊,而若是允許全職工作的進修班,那也可以,但就要收比較少學費,並比且照外籍勞工的勞動條件。

實習、工作畫模糊帶 外籍生領不到加班費

林柏儀說,現在是收了高額學費,讓學生非工作不可,政府又宣稱他們不是工作,是實習,於是他們實習一週可以到40小時上限,加上《就業服務法》規範的一週工作20小時上限,一個禮拜就可以到60小時,又不用給加班費,因此他建議,應該在收費上降低學生壓力。

林柏儀並表示,第二點則是,學生只要有勞動事實,就要按照勞動法令給予保障,在制度上大幅降低被迫打工的壓力,讓他至少是合法工作,對此他並痛批,教育部目前完全迴避這件事,都說成只是個案。

20181001-太平島挖石油致富 馬韓聯手騙騙騙」,立法委員鍾佳濱。(甘岱民攝)
綠委鍾佳濱說,「假留學生打工,難道澳洲沒有嗎?有啊。」但澳洲有建立制度進行防範。(資料照,甘岱民攝)

綠委鍾佳濱則認為,可以比照澳洲打工留學的代辦制度。他表示,澳洲將境外生留學,當作是一種出口服務業,「假留學生打工,難道澳洲沒有嗎?有啊。」他說,但澳洲知道,一旦發展留學產業,一定要克服這個問題,並建立制度進行防範。

對於留學生的入境、簽證審核,鍾佳濱表示,澳洲其實沒有比台灣嚴 ,但其實澳洲在這方面,比台灣更敏感,因為東南亞很多國家都想去非法打工,而會到台灣的外勞,則以越南、印尼為大宗,所以他們遇到的非法移工來源,其實比台灣更多。

根據勞動部統計,台灣產業與社福外籍勞工人數,2016至2018年底,印尼籍分別為24萬5180、25萬8084、26萬8576人;越南籍為18萬4920、20萬8095、22萬3300人;菲律賓則為13萬5797、14萬8786、15萬4209人;泰國有5萬8869、6萬1176、6萬764人;馬來西亞每年皆為1人。

2019-03-17_台灣產業及社福外籍勞工人數-按國籍分。(取自勞動部官網)
台灣產業及社福外籍勞工人數-按國籍分。(取自勞動部官網)

據此,鍾佳濱認為,台灣只要特別注意幾個輸入外勞的特定國家,如越南、印尼等,這是台灣勞動力的主要進口國,而他們學生對來台灣留學,也是有興趣的,「馬來西亞會有來台灣當外勞嗎?不會,那為何要防他假留學真打工?」

鍾佳濱認為,台灣很多大馬留學生,但因為他們薪資水平較高,來台灣工作,不像對越南、印尼那樣有吸引力,要薪資差異大到一個距離,人家才會有跨海來工作的誘因,所以看留學生黑工問題,要回歸到台灣的境外勞力輸入特性,跟留學生來源國的特質。

澳洲政府針對來源國、本地學校評分

鍾佳濱說明,澳洲政府看待留學代辦,是看作推銷教育的業務員,而業務要給正確的資訊,如果顧客誤信一個騙人的業務,會打壞整個品牌;因此在防弊上,首先是積分制的風險級數,分為來源國跟本地學校兩個項目,學校在過去1年的違規積分少,就是風險級數較低,而來源國,假設台灣來的學生違規情況很多,整個國家的風險級數就會拉高。

鍾佳濱說,兩相比對後,若學校風險級數高,就不能收風險中等的來源國學生,這套制度讓學校必須潔身自愛,不要讓學生有違規情況 ,以確保自己是在低風險狀態,而在代辦業者上,如果有單一業者亂搞,每次送去的留學生都跳機、打黑工,就會把整體國家的分數搞砸,以後不管去哪個學校,都會遭到嚴審,因此會逼同一國的留學代辦互相監督,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一搞砸所有人都沒飯吃。

「越南留學代辦市場還不健全」

不過,鍾佳濱也指出,台灣要推動這套制度的困難,在於澳洲是搶手的留學地,但是台灣現在並不是,他並以越南舉例,像台灣無法對越南訂規則,越南的代辦業者就聽著照做,而這一方面,也是因越南的留學代辦市場還不健全,市場法遵程度較低。

此外他表示,會去澳洲留學的,多是高收入家庭,是金字塔頂端的生意,能接這個門檻生意的公司,較會潔身自愛,但越南來台灣多是中產階級,會接的代辦業者,素質不一定那麼高,很難用同樣的標準去要求,這方面需要官方跟業界慢慢形成規則,台灣畢竟經驗還太淺,澳洲已經是經過幾十年才形成的。

「教育部是不是逼賊上梁山?」

回到管理面向,鍾佳濱也反問,「教育部是不是逼賊上梁山?」現在申請境外專班很嚴格,學校要先準備充足宿舍床位、師資、語文課程,才能招生,若招不滿,學校就會賠錢,造成招生不夠時,就去找人力仲介,仲介要拉人,可能就找想來打黑工的;他認為,假設學校要招100個學生,人家條件寫明,就可以給許可,讓學校去招生,學生要申請進來時,主管單位再去查條件有沒有備齊,而若是只招到70個學生,就是用70個學生的條件來審查。

從招收境外生的誘因來看,去年教育部核定108學年大專校院共172系所停招,引起「第一波少子化海嘯來臨」的熱議,教育部並預估111學年度大專新生人數跌破20萬,117學年更縮減至15萬6000人;於此情況下,招收境外生,向來被外界視作高教避免退場的續命符。

高教工會27日召開記者會,呼籲新政府改善私校教師待遇,林柏儀(洪與成攝)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指出,其實產學專班,能帶給學校如回扣等利益。(資料照,洪與成攝)

「產學專班能帶給學校回扣」

對此林柏儀表示,的確有聽聞,私校推動新南向專班、產學專班是考慮生源影響,但他認為,要透過產專班求生並沒那麼簡單,因為真正要求生的前提,是把既有的老師都違法強制趕走,不然這些老師就是要對應充足的學生,即便學生增加,但若老師還是沒學生可教,對學校來說,等於虧本經營,且產學專班也不是說要招,就可以招得到學生。

林柏儀並指出,其中其實還包括產學專班,能帶給學校如回扣等利益,產學專班的實習合作廠商,通常是學校自己找,有些也會透過仲介去找,這裡面就有回扣的空間,因為對廠商來說,不管是本國或外籍實習生,在教育部解釋下,不用受《勞基法》保障,有些連勞健保都沒有。

實習生為學分求表現 廠商愛不釋手

林柏儀指出,於是對廠商來說,這些人不但廉價,而且穩定,低薪勞工聘僱之後,有時候做幾天就消失,但實習的學生為了學分,不會任意走掉,甚至學校的評量系統,可以強迫他們更認真,否則分數可能會不好,這有交叉監管的效果,所以廠商都很喜歡,包含過去美髮業者找美容專班,需要給學校回扣,都是常見做法,而有時這種工作都是透過仲介進行,因為裡頭有利潤可圖。

鍾佳濱則認為,台灣技職教育,並沒有千瘡百孔到學校都飢不擇食、淪為仲介,會出問題的是少數特例,但若沒注意制度上的結構性因素,就會有一定的結構性比例存在, 他並坦言,私立科大的確有的快要退場,如果只是靠新南向專班在續命,坦白說撐不久,新南向專班不可能支持它一輩子。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