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韓國瑜成了國民黨的嗎啡,只能止痛不能治病

2019-03-18 07:2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強調,沒有「韓流」,只有民心思變,並提醒國民黨反省,立委補選之後,立刻投入拚高雄經濟。圖為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與韓國瑜簽訂合作備忘錄。(截圖自鴻海集團youtube)

高雄市長韓國瑜強調,沒有「韓流」,只有民心思變,並提醒國民黨反省,立委補選之後,立刻投入拚高雄經濟。圖為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與韓國瑜簽訂合作備忘錄。(截圖自鴻海集團youtube)

三一六立委補選落幕,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低調聲稱,「民進黨沒贏,只是止血。」國民黨輔選主將高雄市長韓國瑜深夜直播定調,「贏不算贏,輸不叫輸。」簡單講,國民黨兩位候選人深入綠區,打得民進黨心驚膽戰,府院黨大動員,還請出前總統陳水扁棄保救援,以極小票差守住兩席,鬆動民進黨基本盤但未撼動國會(綠全面執政)的基本面,還是一場藍歸藍綠歸綠、「維持現狀」的選舉,但對藍綠兩黨而言,都有不可忽視的警訊,而國民黨的警兆甚至大過民進黨。

「三牌一招」強化「討厭民進黨」

對民進黨而言,區區立委補選打成了台灣主權保衛戰,悲情牌─只剩一口氣;恐中牌─台南(三重)輸,北京加速一國兩制統一台灣;阿扁牌─從支持陳筱諭到最後發動棄保,儘管票差只有三到五千票,但贏了就是贏了,這樣的結果足可讓民進黨「誤信」三牌有效,在來年的總統立委大選,繼續使出三牌一招。但兩個選區能成為全域(台)競選的指標嗎?若以台南三重的驚險推演,綠區票差能從二八或三七比打到五五波,藍區票差不要說必然擴大,僅僅維持現狀就夠嗆的了,而所謂的藍區、綠區,在九合一選舉之後,已經版塊重組,只要國民黨死守現有城池,民進黨逆轉藍區可能性是零,民進黨戰略戰術不改變,大選怎麼可能贏?

20190316-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16日針對立委補選結果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認為民進黨不是勝選,只能說是止血。(顏麟宇攝)

這就是民進黨的大選危機─恐中牌近乎是民進黨的神主牌,就像核四,三十年來如一日,中間民生路線只是為搶執政權的「偶發現象」,敗選則愈悲情,勝選則束之高閣,台獨路線愈選愈高調,特別在不求過半只求鞏固基本盤的少數爭勝選局中,獨派只能拉攏不能違逆;眼下又多了一個阿扁牌,誠如前立委林濁水所言 ,如果台南最後是因為扁救援而守住一席立委,蔡英文有什麼理由不特赦陳水扁?民進黨又多了一道轉不過彎的坎。

國民黨若因為民進黨有過不去的坎,而相信勝券在握,或只要推出韓國瑜所有問題就迎刃而解,那就大大謬誤,這就是國民黨的最大危機─「討厭民進黨」的趨勢固然並未轉向,但「韓流」高燒不退的結果是:只要韓國瑜,「不要國民黨」;如果二0二0大選是「討厭民進黨」與「不要國民黨」的對決,哪邊的勝算更大?

「討厭民進黨」與「不要國民黨」的對決

韓國瑜的開票夜直播中,提醒國民黨在九合一勝選後有沒有「得意忘形」?他講得太含蓄了,國民黨勝選當然得意,而且,得意之情因為「韓流」持續升高、亢奮到近乎失控,但國民黨沒有「忘形」,相反的,國民黨是「一直沒有形」,自二0一四、二0一六連續大敗後,國民黨就處於失魂落魄的「無形(或亂形)」狀態,國民黨固可怪罪於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全面清算國民黨,讓國民黨連重整隊伍都力不從心,二0一八的九合一選舉,推出了競選隊伍,但在「韓流」鵲起前,都是忐忑的,全面翻盤式的大勝,讓國民黨贏昏了頭,既記功於韓流更寄希望於韓國瑜,當民進黨重整黨政人事再出發之際,國民黨除了譏嘲「敗選內閣」之外,沒有一丁點進取的努力,恍若未覺他們譏嘲的「敗選內閣」已經開始為「收復失土」摩拳擦掌。

國民黨的「無形」在立委補選提名已可見一斑,台南的謝龍介和三重的鄭世維都是臨危受命跨區競選,表示國民黨基層要不是無人,就是有人也不敢在艱困選區拚博,這和韓國瑜當時被丟到高雄又有何異?不求勝的布局,不落實的基層經營,莫怪縣市一旦被民進黨勝選到手,就四年、八年、二十年難以再輪替,而這些所謂的「綠營鐵桿區」哪一個過去不曾是國民黨執政過?國民黨有「韓流」加持獲得一次九合一大勝的「意外」,不思整頓,却追著「韓流」企圖一舉攻頂,盲目地不想韓國瑜只有一個,「政治意外」有一難求二,既是「流」就有漲潮有退潮,自己成不了中流砥柱,退潮的時候豈不一起完蛋?尤其立委是單一選區,民進黨悶著頭拚經營,還有現任優勢,各選區單點突破,管你票差多近,多一票就是贏一席,輸一票就是掉一席。

這又是國民黨的沈疴─敗選猢猻散!回想當年馬迷盛況,貼馬英九最緊的就是敗選散最快的,更極端的到現在還把國民黨失去政權之責全往馬英九一人身上推;如今「韓流」既起,又忙不迭地貼上來,若說民進黨騙選票,至少舉黨騙得用心用力,國民黨却只想靠一天王騙得不費吹灰之力,政治哪能麼簡單?選舉哪能這麼輕鬆?

敗選猢猻散─韓流興則黨興,韓流退則黨衰

九合一勝選後的國民黨,立即陷入總統選舉提名的紊亂,初選方式不定、時程不定,拱韓選總統聲浪愈催愈高,高到不得不保留「萬分之一的徵召可能」,立委補選之後,「萬分之一」大有不逼到「唯一」不罷休之勢,腦袋發昏只想到「韓流」之利而不見其弊,利是什麼?韓國瑜是唯一能勝選之人?這絕對不是利而是大弊。

20190309-前總統馬英九(右)9日陪同立法委員補選候選人鄭世維(左)掃街拜票,並發放包子給民眾。(簡必丞攝)
前總統馬英九也曾有過 「馬迷」追逐的盛況。圖為馬英九(右)選前陪同三重區候選人鄭世維(左)掃街拜票,並發放包子給民眾。(簡必丞攝)

首先,選舉有勝有敗,沒有「絕對」可言;其次,精於選舉的民進黨不逼韓國瑜辭市長才怪,幾乎沒有懸念這一席必然再回到民進黨手裡,不要說落選出任行政院副院長的陳其邁,沒有一刻放鬆經營高雄,國民黨迄今還是沒有在高雄能爭勝之人,舖路用心而備受肯定的副市長李四川或是一個?時間這麼短,成為另一個謝龍介或鄭世維的機率大些;第三,韓國瑜當選總統不會對不起高雄(吳敦義之言),廢話!當總統的能虧待任何一個縣市嗎?前提是他要能當選,問題是,國民黨拚高雄先是死馬當活馬醫,好不容易馬醫活了,說轉移陣地就轉移陣地,儘管這個陣地更大,但國民黨要用什麼告訴高雄人,國民黨對高雄有心?

最重要的,「韓流」成了國民黨的興奮劑,甚至嗎啡,打一劑就忘了痛忘了憂,忘了國民黨不自立自強,天王興則黨興,天王遲暮則黨衰,國民黨又怎麼可能成為「討厭民進黨」之外的選擇?「韓流」聚眾,然而其眾可能是王金平出則不投、朱立倫出則不投、不是韓國瑜則不投、或隨時可能轉移選票到柯文哲,他們是各種「不要國民黨」的總和,韓流愈熱情難抑,還有另一個危機:愈可能嚇跑中間理性選民。民主理論築基於選民的理性而非狂熱,儘管網路時代狂熱往往壓倒理性,但不論韓國瑜最終是否真會「萬分之一」接受徵召,國民黨和韓國瑜都不能不正視「韓流」狂熱造成的危機。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