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édoc馬拉松──舌尖上的42公里:《馬拉松.嘆世界》選摘(1)

2016-03-26 05:30

? 人氣

Médoc馬拉松沿途有各式各樣的酒食攤檔,光是免費試飲已可讓你醉上幾回。然而今天大家之所以有酒可飲,竟是源於一場盲打誤撞的意外……。(取自網路)

Médoc馬拉松沿途有各式各樣的酒食攤檔,光是免費試飲已可讓你醉上幾回。然而今天大家之所以有酒可飲,竟是源於一場盲打誤撞的意外……。(取自網路)

Médoc馬拉松是跨周末的大型節日。比賽於周六舉行,周五當天波亞克河畔如年宵市場般熱鬧,有各式各樣的美酒美食攤檔,單是免費試飲已可讓你醉上幾回;當天晚上還有於列級酒莊舉行Pasta Party,千多人在巨型帳篷下同享晚宴,還有璀璨煙火在古堡上空綻放;比賽翌日,還有酒莊漫遊團與葡萄園午宴,讓跑者鬆鬆,讓跑者連續三天沐浴在酒桶中。

酒,是Médoc馬拉松理所當然的語言,今已再沒有人質疑邊跑邊飲的安排了。但究竟誰是第一個狂人,提出比賽飲酒這個絕不正常的喪主意?

過去六年間,我也參加過Médoc其他運動,而職員和義工來來去去都是同一批人。對他們來說,我這個黃面孔熟客相當容易辨認。在Jean Yves先生引薦下,這次有機會認識Médoc馬拉松的賽會主席Vincent Fabre,更有幸得到他的招待,在他的Château Lamothe-Cissac住了三天。

Vincent Fabre 本身是Château      Lamothe-Cissac 酒莊莊主,在上梅鐸(Haut Médoc)及瑪歌(Margaux)都擁有葡萄園。他的祖先於上一個世紀移民到法屬北非釀酒,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獨立後,他的祖父把所有財產變賣,一家人遷回法國並於Médoc買下了酒莊。每年的Médoc馬拉松,Château Lamothe-Cissac都接待不少記者和比賽贊助商,我亦把握機會向Fabre先生請教很多關於Médoc馬拉松的事。

原來今天大家跑步有酒飲,是源於一場盲打誤撞的意外……。

「Médoc馬拉松有六名創辦人,當中有四個是醫生,他們當時純粹希望在波亞克一帶,辦一個42.195公里的馬拉松比賽。喝酒,還是留待比賽結束後好了,完全沒有想過沿途要提供酒精給參加者。」Fabre 說。

1985 年舉辦的第一屆Médoc馬拉松約有五百人參加。當年沿途並無酒飲,只是一個比時間的競賽。第二屆Médoc馬拉松,有一個酒莊忽發奇想,在16 公里處放酒給跑者享用。這個別開生面的安排,贏得參加者的掌聲,也擴大大家對馬拉松的想像,原來喝酒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酒莊覺得這是很好的宣傳機會,因此更樂意在比賽當日開放酒莊,讓路過酒莊的跑者Tasting,於是成了Médoc馬拉松的傳統。(runnersworld.co.uk)
酒莊覺得這是很好的宣傳機會,因此更樂意在比賽當日開放酒莊,讓路過酒莊的跑者Tasting,於是成了Médoc馬拉松的傳統。(runnersworld.co.uk)

「賽後的反應不錯,其他酒莊覺得這是很好的宣傳機會,更樂意在比賽當日開放酒莊,讓路過酒莊的跑者Tasting。我們稱之為Tasting的淺酌,這就成為了Médoc馬拉松的傳統。」Fabre 說。

今天,享樂已是Médoc馬拉松的目標之一,追求PB是一種罪過。正如大會的網頁所說:「If you believe sport is synonymous with health, fun and conviviality then this marathon is for you. Spoilsports, thugs and record seekers are not invited!」(如果你相信,運動等於健康、樂趣與歡宴,這個馬拉松是為你而設。破壞歡樂氣氛、惡棍及希望打破紀錄者,我們不會歡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