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點評》本是女嬌娥,偏生作男兒漢…《翠絲》訴盡跨性別的美麗與苦痛

2018-11-16 16:22

? 人氣

惠英紅在《翠絲》裡飾演大雄的妻子,年過半百才突然被丈夫告知,其實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女人。(圖/金馬影展)

惠英紅在《翠絲》裡飾演大雄的妻子,年過半百才突然被丈夫告知,其實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女人。(圖/金馬影展)

大雄很年輕就覺得自己是個女人,只是靈魂裝錯了身體。

中學時愛上同窗,卻發現原來朋友是同性戀,只喜歡男生,可他盼的卻是以女性的身份被愛。於是大雄選擇深埋這份情感,極力迴避朋友的暗示⋯⋯而這一壓抑,就是大半輩子。

被譽為港版丹麥女孩,《翠絲》是香港年輕導演李駿碩的作品,細細描繪出身為一個性少數,在不夠包容的社會中活得有多辛苦。與《丹麥女孩》相同,關注的都是跨性別人士,只是時空移到了當代的香港,故事背景與台灣相近,讓《翠絲》少了《丹麥女孩》的歷史感與文化差異,距離拉短了,令人感覺更加切身。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為了聲援台灣11/24的平權公投,《翠絲》甚至提前香港,趕在台灣選前上映,希望讓更多人注意到這個議題。導演想做的,並不僅只是電影。

痛苦隱瞞大半輩子,終於決心成為真正的女人

大雄(姜皓文飾)本來想就這樣過一輩子。乖順地依長輩安排結了婚,生下一兒一女,辛苦賺錢供到兒子上大學、女兒出嫁。任誰看都會認為大雄的日子美滿、令人欣羨,但他卻一直不太快樂,刻意忽視自己成為女人的渴望,麻木地活,只能靠偷穿女性內衣稍稍求取慰藉。

不料,一連串意外的衝擊敲裂了他多年築起的厚殼,從一開始逃避、膽怯,到最後咬牙卸下偽裝,決定變性,改名翠絲,大雄痛苦糾結的心境,全在鏡頭強力的近逼之下一覽無疑。

翠絲(双喜電影)姜皓文(圖/双喜電影提供)
大雄壓抑了一輩子,卻在一連串的衝擊之下,突然有了勇氣,決定要活出自我。(圖/双喜電影提供)

演員姜皓文這次在《翠絲》中突破了以往給人陽剛的形象,飾演擁有女人靈魂的大雄。為了演活腳色,原本對這個議題不熟悉的他做了不少功課,抱著開放的心與導演一起研究、和跨性朋友聊天,慢慢建立起角色的樣貌。

歧視來自四面八方,大眾自私的面孔令人寒心

《翠絲》直白的呈現出社會中無所不在的敵意,把眾人自私的面孔拍得令人心寒。

最典型的形象,就是大雄妻子安宜(惠英紅飾)。她歧視外勞,不准人家有性慾,禁止女兒與在外偷情的老公離婚,認為女人離婚就等於什麼都沒了,甚至還在大雄哭著向她坦白時對著他吼:「你是不是有病啊?有病就該去看醫生!」極端保守的思想,完全就是社會上某些群眾的顯影。

其實她早就早察覺丈夫的不對勁,卻寧願自欺欺人,裝作視而不見。口中義正嚴詞批判丈夫「不正常」,其實全都只是為捍衛自己面子的藉口,堅決不離婚的理由,無非是擔心自己難以面對一眾親友。「你自不自私啊?你有想過我朋友會怎麼看我嗎?」一句話,就現出了原形。

大雄的兒子是另一種類型,平時教訓起媽媽時像個思想開明的進步青年,卻在見到穿女裝的爸爸之後嚇壞了,不停說著「他這是在折磨我啊,我連要怎麼面對他都不知道」。臉書輕巧換上彩虹大頭貼,事情發生在自己身邊時卻無法接受,說一套做一套,更加諷刺。

喜歡這篇文章嗎?

趙元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