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那些波光與映像《一》:台南,第二個故鄉

2015-06-07 20:00

? 人氣

命理大師葉秀春先生,幫我批了八字。他說這小孩什麼都好,就是命中缺水,因此命名時在名字中有了六點水。但看來似乎還不夠,最終還必須選擇水做為終身志業。(Giggs_Huang@flickr)

命理大師葉秀春先生,幫我批了八字。他說這小孩什麼都好,就是命中缺水,因此命名時在名字中有了六點水。但看來似乎還不夠,最終還必須選擇水做為終身志業。(Giggs_Huang@flickr)

台南,第二個故鄉

我的命中與「水」總是脫離不了關係。

出生時先曾祖父李浩生公找了當時台北大橋頭著名的命理大師葉秀春先生,幫我批了八字。他說這小孩什麼都好,就是命中缺水,因此命名時在名字中有了六點水。但看來似乎還不夠,最終還必須選擇水做為終身志業。

我的初中是在台北盆地的另一端,一所私立中學「大華中學」就讀。我是九年義務教育開始實施的第一屆。理論上應該念泰山國中,但家人不放心讓我讀一所新設立的學校,於是我們許多功課較好的同學都去報考私立學校,在錄取的幾間學校中,我選擇了大華中學。

這是所座落在吳興街底,拇指山下的小型學校。地點非常偏僻,四周稻田圍繞。我每天一定要搭上六點鐘從泰山發出的第一班公路局公車,到台北車站後,再轉半小時才有一班的三十七路公車,以確保趕上七點半的早自習。

大華是所學生多來自高級官員及經濟條件優渥家庭的「貴族學校」,我大概是少數在家長職業欄填上「農」的學生,也因此常隱約感覺老師擔心我付不出學費。幸好我是個用功的好學生,加上媽媽每天把我打理得整整齊齊,三年下來也和同學處得相當融洽。

學校的老師臥虎藏龍,來自大陸大江南北,印象中在教學上非常認真,而且對課業的要求嚴格,我也因此打下深厚的英數理底子。回想起來,這三年是我一生中功課最好的一段時間。

記得高中聯考放榜時,我的分數比建國中學的錄取標準還多了足足有五十分。我們一班五十多位同學,有一半都進了建國中學,其中六個又和我分在同一個班級,當了六年的同班同學。

就讀建國中學時期,1971
就讀建國中學時期,1971

建國中學是所歷史悠久的名校,有棟日治時期留下至今,造型典雅的老舊磚造建築,我們稱之為「紅樓」,以及一座一起風即吹起飛沙走石的操場,我們稱為「沙漠」,因此建中學生常以刻苦耐勞的「駱駝」自居。因為特殊的微氣候條件,小型龍捲風是建中操場的特產,常常可見到漏斗形狀的漩渦捲起陣陣黃沙,越過半個操場,然後在一片驚呼聲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個學校的學生除了會讀書之外,更出名的是號稱「黑衫軍」的橄欖球隊,驍勇善戰、所向披靡,揚名國內。記得高一要去學校報到時,家人(尤其是祖母)除了喜悅又驕傲外,最擔心我會去參加橄欖球隊,因此三申五令,絕對不可以碰橄欖球。

就我記憶所及,當年建中的師生關係很平淡,老師很多是補習班名師,但白天在課堂上教得並不起勁,大概精華的內容要留到晚上在補習班上。同學平常都是自己讀書,而且私下暗自較勁,在學校時都故作輕鬆拚命玩,放學後再拚命苦讀。那時的高中生活非常平淡,三年的週末就在打球、打橋牌、下棋及郊遊中度過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