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打罵教育」不斷在台灣家庭中複製?全因打人父母大腦中,都被留下了「悲傷印記」...

2018-08-04 07:00

? 人氣

假設你是個三歲半的小男孩,和媽媽在公園玩。在你玩遊樂設施時,媽媽很開心地跟你一起玩,讓你感受到疼愛和珍惜。當你正要爬上溜滑梯時,媽媽告訴你該回家了。這時候,媽媽的朋友走過來和她說話,你又玩了好幾次溜滑梯,她們還在說話。於是,你走向攀爬架並且爬到頂端,自豪地向媽媽招手。她抬起頭看著你,然後看了看手錶,突然生氣起來,因為她要遲到了。媽媽大吼:「快下來。」還對你搖手指,表情非常生氣。

你覺得很奇怪,剛才和你玩得很開心的媽媽究竟怎麼了?你不想和「凶媽媽」在一起,於是滑下鐵桿、爬進小隧道裡躲起來。媽媽拽著你的手臂,把你拖出來,你的手好痛。媽媽的聲音和表情從生氣變成憤怒,不停地罵你,說你是個「壞孩子」,完全不聽你解釋。你開始哭,試圖推開媽媽。媽媽氣得對你大吼,責怪你不該動手。媽媽把你從隧道裡拖出來,無視你的眼淚,一邊罵你,一邊急急忙忙走向車子。

親子互動分析

這個母親的迅速反應並不是出於孩子的行為,而是她自己的問題。可能她發現無法準時赴約,進而連結到過去遺留下來的事件,讓她無法為自己設定界線。也許她母親在她小時候沒有能力滿足她的需求,她缺乏母親的關愛,反倒要照顧母親的情緒,放棄自己的需求。現在,孩子激怒了她,因為孩子沒有照顧到她準時赴約的需求。

當父母有未解決的問題時,他們會出現令孩子恐懼和困惑的舉動。比上述案例更極端的故事比比皆是,但即使父母突然做出憤怒的表情,也可能讓幼小的孩子手足無措。

父母一旦成為孩子警戒的來源,就意味著將孩子置於充滿衝突的經驗中,而孩子無法解釋父母的行為,於是陷入充滿壓力又不能解決的兩難狀況:父母本來是孩子尋求撫慰的對象,此刻卻變成恐懼的來源。至此,孩子在情感上感到困惑,行為也會變得更不如人意。

引起父母低層次路徑反應的環境條件,通常跟他們過去所經歷的人際問題或創傷經驗很類似。在日常生活中,當父母對孩子挑戰極限做出反應、處理孩子難過的情緒、商量上床時間或其他分離狀況時,很容易會被激怒而進入低層次路徑狀態。

大腦訊息處理形式

高層次路徑:一種牽涉到較高層次、理性、周全的思考過程的訊息處理形式。高層次路徑能使我們的反應更具正念和彈性,並產生一種整合的自我覺察感。高層次路徑的訊息處理與大腦前額葉皮質有關。

低層次路徑:低層次模式會使高層次模式關閉,導致情緒激烈、行為衝動、反應固著重複,並且缺乏自省能力和同理心的考量。當人處於低層次路徑時,前額葉皮質就不會參與訊息處理。

假如父母經常在未注意的情況下採取低層次路徑,孩子會感受到恐懼和困惑。而父母對於這種造成自己心態急劇轉變的內在衝突、矛盾或情緒,同樣會感到困惑不已。有時父母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解決自己內在的壓力,忽略了親子間的互動,反而阻礙了解決自己的壓力和孩子的情緒問題。

當父母處於低層次路徑狀態下,面對孩子就無法有效地做出反應。如果父母察覺自己出現憤怒和激烈的行為,最好的做法是先不要和孩子互動。除非父母冷靜下來,否則情況只會變得更糟,不僅可能會更難以自制,孩子也會更加恐懼。

作者│丹尼爾.席格(Daniel J. Siegel, M.D.)、瑪麗‧哈柴爾(Mary Hartzell, M.ED.)

丹尼爾.席格(Daniel J. Siegel, M.D.):畢業於哈佛醫學院,多年來深入研究大腦神經科學、心理治療與兒童發展等領域。目前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擔任臨床精神醫學教授、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正念認知研究中心」(Mindful Awareness Research Center)主任,以及席格博士本人親自主持的「第七感研究中心」(Mindsight Institute)執行長。近年來於世界各地參與研討座談並主持工作坊,也受邀至Google、Blue Man等國際企業演講,分享第七感的研究心得,深受專業人士與一般社會大眾歡迎。

瑪麗‧哈柴爾(Mary Hartzell, M.ED.):UCLA幼教與心理學碩士,長達40年的幼教經驗,是幼兒發展專家及親職專家,也是加州聖塔莫尼卡一家幼稚園的負責人,經常舉辦親職講座。

本文經授權轉自野人《不是孩子不乖,是父母不懂!:腦神經權威×兒童心理專家教你早該知道的教養大真相!》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