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亡靈早已歸來,還想視而不見嗎?惡靈竊笑不止、追魂者喘息連連,偽紀錄片拍出顫慄現實

2019-08-06 16:23

? 人氣

Netflix架上的恐怖片《邪靈偵探》以「偽紀錄片」的形式體驗撞鬼歷程(圖/雀雀看電影)

Netflix架上的恐怖片《邪靈偵探》以「偽紀錄片」的形式體驗撞鬼歷程(圖/雀雀看電影)

Netflix架上恐怖片《邪靈偵探》Paranormal Investigation 天才的背景設定讓我忍不住想一探究竟:男主角安德雷是一個專門透過影片拍攝做靈異事件研究的網路偵探、獵靈者,簡言之就是 Youtuber 偵探。這部電影的敘事模式走華倫夫婦那種將個案歸檔後娓娓道來之情境,弄得我一開始就像是在看法國版的《厲陰宅》一樣。但男主角安德雷不會驅魔,他主要的工作是負責「用影像記錄一切」,真的撞鬼了就還是需要靠神父幫他收鬼。男主角安德雷真的是用演員本名 Andrei,加上全片幾乎都是紀實影像式的呈現,觀眾可以想見的是,在《邪靈偵探》全片中會看見電影以「偽紀錄片」的形式在體驗撞鬼歷程,就連驅魔的儀式也因此變得相當貼近真實樣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圖/雀雀看電影)
(圖/雀雀看電影)

故事從一群年輕人晚上辦趴順便玩玩通靈板(歐美碟仙)開始說起,期間有個男孩「迪倫」以戲謔的態度問了輕浮的問題,可能因為不具敬畏之心,遂遭到惡靈的懲罰性糾纏,發了癲癇。事發當下大家都還以為他是喝了酒在鬧著玩,想不到回家以後,迪倫從此變了一個人,讓爸媽和朋友感到錯愕,這才讓迪倫的親朋好友開始擔心他是中邪了,認為有邪靈盤踞迪倫體內,於是在網路上聯繫到靈異偵探安德雷來幫忙調查。

(圖/雀雀看電影)
(圖/雀雀看電影)

安德雷到了迪倫家調查,做的第一件事當然就是在迪倫住家每個角落都安裝上攝影機,尤有甚者,自己也拿著打光自拍與拍人的錄影設備裝置在移動,是個超級專業的Youtuber 啊!這錄影設備遠看就好像是安德雷的「十字架」和「武器」,其實也就是這部電影為觀眾所設定的「觀影位置」,是因為安德雷的這套設備,讓我們能透過這套錄影機能同時往前看到被鬼附身的迪倫、往後也能看到男主角安德雷的所有表情和反應。

(圖/雀雀看電影)
(圖/雀雀看電影)

既然是靈異調查的影音記錄者,安德雷的收音設備自然不是普通的好,畢竟音頻常能呈現出許多超自然現象,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裡。透過安德雷的多腳架攝影設備和收音,幾乎是全面性的捕捉到迪倫在家中的所有異常舉動。我甚至覺得,這部片最精緻而恐怖的地方是在於各種詭譎聲音的捕捉,原創音效部分從中邪者的呼吸聲(還有惡靈的偷笑聲我的媽呀!)、拍攝者追魂的喘息聲,還有環境裡的空氣音和劇中人物舉手投足所發出來的肢體摩擦聲…… 夜深人靜的時候看這齣實在是自找罪受,想要不被嚇到又想一探究竟《邪靈偵探》的人,建議找個人聲嘈雜之處,可讓觀影恐怖感驟降。

迪倫這個男孩子在家基本上是行屍走肉了,他漸漸地成為了感應靈動現象的靈媒口中所謂的「沒有靈魂的人」,有時候會暴衝、做出不明之舉,嚇壞了父母,甚至進出醫院治療。這讓迪倫連自己清醒的時候,都不得不向安德雷求救。但最恐怖的,莫過於是迪倫在被附身的狀態時,在黑暗中走向家裏監視攝影機、對著鏡頭呼叫「安德雷」的時候(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