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蔡英文還沒上馬,下馬威倒先來了

2016-03-18 07:10

? 人氣

馬英九總統十三日出訪中美洲友邦尚未返台,就傳出與我斷交三年的甘比亞與中國建交。(取自馬英九總統臉書)

馬英九總統十三日出訪中美洲友邦尚未返台,就傳出與我斷交三年的甘比亞與中國建交。(取自馬英九總統臉書)

就在馬英九總統出訪中美洲友邦未歸期間,甘比亞宣布與中國建交,我外交部循例表示遺憾,其實,這個遺憾三年前就發出了,當時甘比亞片面與台灣斷交,但一反常態地並未與中國建交,應該說,是中國沒有立刻與之建交。某種程度不能不說是中國暫且擺下了兩岸爭取邦交的烽火競賽,按下不表。直到三年後,在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前,終於,中國撿起了這個早與台灣斷交三年的國家。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意外嗎?早在大選前,已經有無數國際關係學者反覆提及,二0一六大選果若民進黨執政,中國不可能不在外交上「處理台灣」,讓人憂心的是,中國大陸打的是「面的外交」,而台灣則是「點的外交」,一旦北京鐵了心則其勢將一發不可收拾。

第一張不是牌的牌,倒下了

這個「勢」,台灣老早就嘗到了滋味。李登輝執政時期前期,邦交國從二十四國成長至二十九國,一九九六年總統開放直接民選,並在李登輝聲言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兩國論)後,兩岸外交時有拉鋸,迄李登輝結束任期,邦交國維持二十九國,但數目維持的背後,卻是驚心動魄的拉鋸,當然還伴隨龐大的金錢利益,比方說,一九八九、一九九0年先後掙得貝里斯和尼加拉瓜建交復交,一九九七年就斷了聖露西亞;而李登輝任內極力爭取的帛琉、馬紹爾、聖多美普林西比等,無不是砸重金以逞,國民黨為了帛琉外交千里迢迢蓋觀光飯店,賠一屁股;國安秘帳為南非邦交支出重金,最後還是不能不斷。

兩蔣做為亡國總統,在台灣立定腳跟後,都是不出國的總統,出訪友邦、過境非友邦從李登輝開始身體力行,所求無他,為台灣爭一個起碼的國際能見度,總統所到之處,當然不可能只有兩串蕉。維持總統的體面,維護國家的尊嚴,很大部份靠得是台灣夠強的經濟實力,巴拿馬邦交靠的是長榮海運而非總統臉面,工商代表隨團出訪成為李登輝與陳水扁任內的慣例。

1996年時任考試院長的許水德(中),擔任總統李登輝特使,飛抵甘比亞慶賀賈梅(右)就職。(愛玉部落格提供)
1996年時任考試院長的許水德(中),擔任總統李登輝特使,飛抵甘比亞慶賀賈梅(右)就職。(愛玉部落格提供)

陳水扁任內八年,在「烽火外交」的政策下,邦交國從二十九國減為二十三國,過境美國從開始的紐約改為阿拉斯加,還鬧出「迷航外交」,他任內最後一次走訪中南美,連過境計畫都免了。八年少六國,砸下的重金,卻經常成為邦交國政府貪腐的根由。然而,不論李登輝或陳水扁,沒有人希望台灣的金援落入邦交國權力者的口袋,想盡辦法要蓋醫院、甚至蓋國會,要求舖路還要留下台灣名銜,都阻止不了金援的惡名。

中國全面經營非洲,台灣阻之乏力

馬英九就任,如何維繫邦交又不要落入金援競賽是重點,無可諱言,這部份真的未必能操諸於台灣自己。以非洲為例,中國自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遭國際孤立後,重新經營非洲,其外長無不把非洲列為每年第一個出訪區域,一九九三年,中國就成為非洲能源淨進口國,二千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中非合作論壇在北京開幕,雙邊貿易在扁政府八年內從每年百億美元巨增為千億美元,甚至已有百萬中國移民前進非洲,這是中國「面的經營」,台灣傾全國之力要維持「點」的經營都吃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