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連科專文:央視春晚,還有必要嗎?

2016-02-06 07:00

? 人氣

2016央視春晚主持人群。( 央視)

2016央視春晚主持人群。( 央視)

2014 年的春節是 1 月的末尾,看完這年的央視春晚,我在初一那天,因為學習書法,順筆就在一張紙上莊重兒戲地寫了四個字:

春晚如屁

之後我為自己的粗俗而後悔,覺得對不起馮小剛,對不起這年春晚所有為演出而付出的人,就在 2 月的很長時間裡,都在想著這件事:為什麼不取消中央電視台的春節晚會呢?它如此勞民傷財,動用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和全國人的熱情和期待,難道目的就是花錢費力,給人民創造一個發洩、辱罵的機遇和窗口?如同西方遠航的艇艦,因為在曠寂的海上晝行夜漂的茫茫深邃,與世隔絕,所以會以昂貴的價格,在艦板上塑造一對或幾對逼真的男人和女人。男的是擁有權力、霸主地位的某位將軍或高官,女的是某位明星或絕代貌美之佳人,以使艦船上的水兵們,對權力和軍官們,壓抑、牢騷到不能不有所發洩時,就出來朝那將軍或高官的橡膠肚上踢幾腳,朝他的臉上吐口惡痰再或摑去幾耳光;或因為水兵們正當年少,情難寂寞,荷爾蒙多到將要漫溢時,就對著那美女佳人,做愛發洩,解決解決。如果央視春晚,也有如此之目的,那倒也就罷了,也是一樁人性而善意的好事,或多或少,也算達到了初衷和目的。

可是春晚,初衷絕非這樣之初衷,目的絕非這樣之目的。一如足協的年年月月,人事更替,都是為了中國的足球之好,而非為了讓全國球迷們去咒爹罵娘—然其結果,又終是被人和人民,咒爹和罵娘。

於是就想,當一樁行為物事,再二再三地事與願違,果非初願,那為何不息止、停辦、去除呢?為何不坐下來好好想一想,辦與不辦,怎樣才對這現實的世界和國人更有益處呢?去除和停止,不是有很多理由並已恰到好時了嗎?

一、春晚是一筐時過境遷的爛桃子

眾所周知,央視春晚在上世紀八○年代初的十億國人的節日和文化生活裡,曾經有過精神與文化核源的意義。正是這樣,也才會使一首歌曲,一個明星,在那短短幾分鐘的春晚演唱後,可以一夜爆紅,名揚華夏。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那時中國時置改革開放的元年初始,經濟枯乾,文化漠沙,人們的精神追求,只能在望梅止渴的沙地裡跋涉與翹盼;信息來源,如同四壁黑獄中的一縫光隙。春晚的如期而至,從天而降,必然是旱天甘雨,獄門之光,讓億萬的中國人看見了歡樂,看見了世界,看見了不一樣的文化與生活。如此的一年一年,一個除夕和又一個除夕,一個春晚和又一個春晚,表面看,它是讓億萬個家庭團聚在一起,圍著這個精神的火爐,豐富了千百年來炭火柴燒的除夕的火盆和壁爐,而在人們的內心深處與精神的肌縫間,它使人們看到了未來的可能,比如富裕、平等、自由與那種人與人之間的美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