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國民黨新生代改革,鐵定一事無成越幫越忙

2016-02-02 06:40

? 人氣

國民黨敗選後,青年串聯對國民黨提出改革訴求。(顏麟宇攝)

國民黨敗選後,青年串聯對國民黨提出改革訴求。(顏麟宇攝)

冬寒料峭,風飛雪舞,台灣遇上近60年來最冷的冬天。新店溪上游的烏來,竟也下起了雪。在台灣,國民黨今年冬天,也遭遇到創黨以來最嚴峻的「寒冬」。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2014年「九合一」選舉,以及剛過去的「二合一」大選,接連遭受兩場致命創傷。國民黨如今千瘡百孔、氣若游絲。這間搖搖欲墜的百年老店,面臨隨時走入歷史的危機。

 國民黨的新生代「覺醒」了,為了黨的未來和自己的前途,從選后就開始奔波呼籲、炮火四射。滿懷憂患與激情,救亡圖存。而且不吝仿效和學習「太陽花」的精神和謀略。

 「太陽花」要角們在這次大選中頗有斬獲,時代力量一舉贏得5席立委。若不是民進黨在選戰最後關頭打出「搶救不分區立委」策略,「回收選票」,否則時代力量還能多增加3到4席立委。這麼巨大的成功樣板,在政治圈,誰又能視而不見,群起效尤呢?

所以,藍營新生代不僅成立「草協聯盟」,提出六大改革主張,而且在言論上也頗為尖銳前衛,引起一波輿論旋風。他們認為:應該討論中國國民黨是否改名為國民黨;質疑郝龍斌是敗選立委之人,何來資格參選黨主席;在受到新黨主席郁慕明批評后,憤慨「舉報」對方,「眼睛不斷瞄向中國大陸」,並且郁的「政商背景」不單純。等等。

新生世代的純真、激情與覺醒,當然值得鼓勵與肯定,不過其主張和言行到有不少值得商討、可議之處。

中國國民黨創建的核心思想基礎,就是反帝、反殖民、統一中國。是它在對日戰爭取得勝利後,才讓台灣脫離日本殖民統治。雖然由於228事件和威權統治,使國民黨背負著「外來政權」和「半殖民者」包袱和形象,但如果沒有當年死傷無數的「慘勝」,台灣今天的境遇又是如何?

國民黨遵循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民族主義、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民權在民進黨人30年來衝撞和爭取之下,已經在台灣普遍落實。民生在過去近8年執政之下,经济欲振乏力、民生乏善可陈, 百姓對國民黨「會搞經濟」的傳統觀念已經徹底改變。現在,民族主義成了國民黨唯一的「強項」。

的確,現在談兩岸統一沒有市場,連「一個中國」和「我是中國人」的自我認同者都在減少中。但就此順應「主流民意」,放棄對「統一」和「一個中國」理念的追求,則恐怕是因小失大、得不償失。

民進黨從來沒有放棄「台獨」理念,至今都沒有放棄「台獨黨綱」。只是把這一理念轉化成「台灣主體性」,和尊重「主流民意」的論述,同樣再度贏得政權。

未來出於經濟、內政、國際等現實因素,當大陸經濟强大到,對台灣來說只有融入才有經濟繁榮和生存契機,對立和疏遠只會更加凋零和窒息。屆時兩岸關係的密切往來,「一個中國」的認同,何嘗又不可能再次成為「主流價值」。

扁政府時期,兩岸關係經歷動蕩對立。馬英九在08年的高票當選,其中有不少是由于台灣民眾厭棄綠色執政,兩岸關係不確定因素而來。同樣,4年或8年之後,這種歷史同樣有機會重演。中國國民黨如果去掉「中國」兩字,將喪失重打「兩岸關係」牌的正統性,和優勢地位。成了與民進黨沒有本質差異,永遠的二流政黨。

的確,本土化、向基層扎根對國民黨而言,是當務之急。在黨內應該盡快棄絕之前重北輕南,重外省輕本省的內部文化惡習。黨名前去不去「中國」的前綴,根本無關宏旨。

國民黨長期被詬病,缺乏世代交替,人才後繼無力。國民黨新生代走到臺前,高喊改革看似好事,不過這批「覺醒」青年的言行主張,卻顯露出其自身上不曉主義,下不接地氣,毫無堅定的信仰和價值,只是一味短視地迎合「主流民意」。這才正好印證國民黨的致命危機所在。

國民黨前發言人就是最佳寫照。這位被觀眾同情的「老實人」,在選舉期間上辯論節目總是一副「受害者」和「被霸凌」的形象。原本是要替自己的政黨辯護,卻常常變成附和對手陣營的指控。既不會強力扭轉不利於己方的話題,也無法發起有利己方的攻擊。

在選前之夜,受到「道歉風波」的衝擊,這位發言人一反常態,變得非常火爆。連夜在臉書留言「『關於XXX事件』我是台獨份子 」。其抗壓性及內心價值觀,由此可見一斑。

前幾天,當郝龍斌一度表示,有意參選黨主席時,這位前發言人對內的炮火異常猛烈。連番質疑郝,一、新黨是正統國民黨嗎?(因為郝龍斌的父親郝柏村先生曾在選舉期間表示:「新黨是最正統的國民黨」)二、如何面對天然獨世代?「中國國民黨」要做出哪些具體改變來與「天然獨世代」對話,爭取「天然獨世代」認同?其統獨立場不言而喻。

雖然已辭去發言人一職,但身為國民黨黨員和黨工,公開和國民黨所堅持的兩岸關係原則,「九二共識」和「一中各表」,唱反調。呼籲順應「天然獨世代」的妥協心態,實在有點荒腔走板。試問,民進黨內會容忍支持統一的黨員幹部?

而且,「天然獨世代」走進社會之後,在現實的考量下,以及眼界開闊之後,有一天會不會又轉變成「後天統」、「現實統」,以及認同「一中」呢?難道屆時再要順應這種「主流民意」,為此跟風改變立場。

至於新世代質疑郝龍斌立委敗選,沒資格參選黨主席,則有點不近情理。蔡英文曾敗選新北市長和上屆的總統選舉,今年不是照樣參選,并登上總統寶座。

當新黨主席郁慕明批評「草協聯盟」的一些主張是「藍皮綠骨」時,不僅被年輕改革者們「抹紅」,「眼睛不斷瞄向中國大陸」,而且還被「抹黑」(黑金),要求郁慕明必須先清楚解釋,個人的「政商背景」。不過,以往當綠營政治人物「眼睛不斷瞄向美日」時,卻鮮見他們發聲指責。嫣然把國民黨內鬥內行的惡習傳統,無縫接軌全然繼承。

國民黨新生代改革訴求,雖然炮聲隆隆,卻不外乎「去中國化」,順應「天然獨」,以及某種程度的「反中」。與國民黨的核心價值和理念背道而馳。這一方面是由於過去20年,台灣教育大環境「去中國化」的結果,另一方面,則在於國民黨本身無法與時俱進,強化自身價值與理念的論述。

「草協聯盟」之類的國民黨新生代,仿效學習「太陽花」精神,想要改革。但因其早已沾染了國民黨諸多官僚、權謀、無情、嫉妒、仇恨等惡習,或是當初加入這個政黨,就非出自於政治理想,而是貪圖一種閒適與安逸。到最後,鐵定一事無成,只會越幫越忙。

國民黨能夠屹立100多年,確有其奇才和奇葩之處,它的命運就讓台灣人民決定吧!

*作者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韋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