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國民黨如何走到人心冷落這一步?

2016-01-17 06:30

? 人氣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宣布敗選並鞠躬道歉(林俊耀攝)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宣布敗選並鞠躬道歉(林俊耀攝)

人心是漸漸變冷的,樹葉是慢慢變黃的,故事,就這樣緩緩寫到了結局。

這個雞湯級的農場內容文,放在二0一六敗選的國民黨身上,還恰恰允當。而國民黨在鞠躬道歉後,大概還不願意正視他們怎麼在八年中,讓人心變冷的事實。即使從在野重返執政的民進黨,用了八年告訴國民黨,人心也是可以漸漸回暖的,民進黨的努力始終攤在陽光下,以「陽謀」之姿告訴國民黨、重點是告訴全民:我們會回來,不過,國民黨連偷學的本事都沒有,當然,有很大可能是不肯學,或學不會。因為國民黨不只是政黨招牌老了,而是骨子裡的舊思維,讓他們每一次呼吸都是老的,這已經不是朱立倫或任何個人可以翻轉。

做為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九合一敗選後的表現的確不如人意,但在換柱之後拚到最後一刻,承受選情始終拉抬無力,競選過程中所有想像不到的不利因素,先後發生,選前倒數時刻,歌手黃安反覆舉報台灣藝人或學生是台獨,已經莫名其妙,投票前夕被他舉報的藝人周子瑜竟在韓國經紀公司壓力下,公開道歉,國民黨「換柱」就是為了避免「一中」發酵,沒想到,選情懸殊讓民進黨四年前未走盡的「最後一哩路」,完全不成為議題,相反的,倒成為壓垮國民黨的「最後一根稻草」,想避開一中,卻敗在一中,時也運也命也,躲都躲不過。已有敗選心理準備的朱立倫,無論如何大概沒想到他會敗得如此徹底。

換柱避「一中」,黃安舉報卻炸開一中地雷

讓國民黨最想像不到的是,為一中換柱,是為了守住「本土盤」,防堵國會席次大衰到守不住罷免總統的門檻(三十八席),沒想到,周子瑜道歉事件一夕催逼已經低迷的盤勢雪上加霜,濁水溪以南全面潰堤,中北台灣也失守,政黨票所獲得票率甚至還低於朱立倫的總統得票率,不及百分之三十,僅及百分之二十六,國民黨在立法院的過半席次,一掉就只剩下三十五席,用狠辣一點的說法,如果民進黨要罷免馬英九,創下任期不滿的「首例」,不但能提案而且絕對通得過,未來四個月馬英九好過不好過,倚仗的不再是國民黨的席次,而是民進黨的「善意」。

上述兩個「想不到」,基本反應了國民黨必敗的之由:「一中魔咒」和基層經營老大,完全無視新生世代的需求和世代交替的氛圍。而這兩者,不是沒有跡象,事實上,前年的太陽花運動就已經是最大的警訊,這個警訊在九合一選舉時讓國民黨失去大半地方執政權,一年休整,卻依舊未能回魂,再次敗選只能徒呼負負。

「一中」為什麼會成為魔咒?馬政府八年前高票重返執政,依靠的除了是馬英九個人廉潔形象,還有二00五年國民黨主席連戰登陸破冰立下的基礎:九二共識,這八年來,九二共識讓兩岸交流有長足的進步,然而,這一切敵不過台灣對「各表」的渴望,周子瑜事件之所以能成為比十二年前的「兩顆子彈」更具威力的變數,某種程度是因為戳破了「一中」可以「各表」的迷障,這不只是國民黨的問題,還是北京的問題,莫怪有人感嘆黃安一個舉報,打敗了北京台辦與中宣系統三十年台灣工作的積累,兩岸關係就算想繞過台灣卻繞不過那面旗幟所代表的國家主體─中華民國。這或許是北京不能不重新考量的。

南韓女團Twice的台灣成員周子瑜(周子瑜臉書)
南韓女團Twice的台灣成員周子瑜道歉事件,讓國民黨選情雪上加霜。(周子瑜臉書)

未來要擔心的,反而是在這樣氛圍下的蔡政府的兩岸政策走向,有可能妥協不易。蔡英文在當選感言中,既重提周子瑜事件,強調她當總統沒有人要為自己的認同道歉,也強調,她沒有忘記台海安全及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維持現狀」是她對台灣人民和國際社會的承諾,「我一定說到做到。」在維持現狀與不需要為認同問題道歉之間,需要的是信任,信任需要的是時間,政黨輪替既然已經成為事實,這個時間對兩岸而言,都是必要的。

既未培養人才,更輕忽新世代對價值的選擇

新世代對「權力」不若職業政客來得渴望,時代力量會在一年不到的時間中,成立政黨並搶進國會,總席次(區域加不分區)達五席,超過政黨票跨門檻拿下三席的政黨,毋寧說是被「大人們」逼出來的,太陽花的訴求「反服貿」一直有兩種詮釋,一是反中二是反程序黑箱,選舉過程中,時代力量兩位主要區域當選人黃國昌和林昶佐表明「不反中」,另一位區域當選人洪慈庸與服貿無涉,她是「洪仲丘案」的胞姐。

換言之,與其說他們是衝撞中國,不如說是為了衝撞一個他們過去改變不了的體制,當然,五席立委在未來能發揮多大力量不無疑問,但不論如何,世代交替確乎已成氣候。特別是,這次除了張慶忠與服貿直接相關外,國民黨老將被拉下馬的,包括林郁方(對手是林昶佐)、李慶華(對手是黃國昌)、楊瓊櫻(對手是洪慈庸)、還有丁守中,對手是第一次參選立委的台北市議員吳思瑤,選戰打到最後竟是以「年紀」為話題,不能不感嘆新世代一陣風刮起,老將也只能望風而倒。

吳念真與蕭美琴(圖片取自蕭美琴fb)
吳念真與蕭美琴(圖片取自蕭美琴fb)

然而,新世代還是有他們的經營之道。更重要的,為什麼國民黨推不出具有戰鬥力的新生代?民進黨的蕭美琴攻下一向藍大於綠的花蓮縣一席立委,在此之前,她已經經營六年,選敗過兩次;就像九合一選舉民進黨贏得台中市長選舉的林佳龍,在當選市長前已經落地台中經營十年,他們都不是「在地人」,卻靠著鍥而不捨的努力,最終換來勝利的果實。用蕭美琴的話說,「人民的力量,就像太魯閣的水,也能切割出美麗的峽谷。」

怪反中怪仇富,都不能讓國民黨重生

相反的,老大的國民黨區域立委既推不出新生代,落選的老資格立委們都是十年到二十年以上立委經歷,他們也未能培養後進,不像民進黨一路征戰,不論是成是敗,幾乎所有投入戰場的年輕人都曾經是立委的助理,甚至是助理的助理,不論選舉多頻繁,民進黨就能以任務交付推出候選人。國民黨則是怯戰到只想吃大鍋飯,即使鍋都砸了,還計較著掉下地的米粒,爭搶進入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這也是為什麼國民黨政黨票一敗塗地之由,遑論自馬政府第二任以來,消耗三位行政院長都沒能體會民意求新此一鐵律。

大選落敗行政院長與黨主席相繼請辭,放眼望去國民黨這擔子竟還是在老面孔中打轉。聽一聽蔡英文的當選感言:「我說過,我拚了命,也要把各位的淚水轉化成笑容。各位,我們做到了。」國民黨的敗選讓人掉不下淚來,也看不到有誰能讓藍色憂鬱轉化成陽光。敗選,不是最大的危機,這才是國民黨真正的危機,怪反中、怪仇富,都不可能讓國民黨浴火重生。敗選,只是給國民黨一個機會,重新學做在野黨,重新貼近這塊土地、回到基層,聆聽人民的心聲,找回時代的脈動。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