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曼芬專欄:馬英九水仙花vs.蔡英文嘉年華

2016-01-10 06:50

? 人氣

馬英九總統曾經也是人氣王。(圖為馬英九為國民黨站台。/林俊耀攝)

馬英九總統曾經也是人氣王。(圖為馬英九為國民黨站台。/林俊耀攝)

曾受萬民愛戴的馬英九有著嚴重的水仙情結。水仙情結來自希臘神話,形容一個人自我中心、虛榮、驕傲、自私等自戀特徵。自戀(narcissism)這個詞源於希臘神話水仙花(narcissus)的故事。Narcissus納西瑟斯是河神Cephissus克菲索斯與仙女Liriope利里歐珀的兒子,出生時就被先知Tiresias泰雷薩斯預言,只要他看不到自己的樣子就可以長命百歲。一天納西瑟斯漫步到了一處小溪,無意間看見了自己的倒影。那是怎樣一個絕美的男子啊!納西瑟斯為自己的美貌陶醉,並深深愛上了自己水中的倒影,最後為了抓取倒影溺水而死。

馬英九就經常望著自己的倒影顧影自憐,不知花容不再。

2016元旦馬英九以總統之尊發表「八年興革,台灣升格」文告,稱他對兩岸關係改善「俯仰無愧,建立了和平大橋,跨越海峽鴻溝」,也因此促成了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新加坡的會面。文中強調「九二共識」就是最好的「兩岸共識」,期盼下一任執政者「用心珍惜」他的政績,並以「三大關鍵成果」及「三大誠懇提醒」佐以多項數據證實自己在位八年的確施政良好。

被社會輿論批評為自我感覺良好後,從來不認輸不認錯的馬英九,緊接著在接見全國模範公務人員代表時,再度引用各項數據彰顯自戀。他引用洛桑國際發展管理學院的評比,針對經濟表現、基礎建設、政府效能、企業效能等評比次數與平均11.5名次,證實整體而言,政府在進步,比李扁政府時前進許多。「這不是自我感覺良好,是國際感覺不錯」,針對遭人質疑政府屢屢黑箱作業,他駁斥道:「全世界都說我是第一名。」

馬英九只重國際形象輕忽國內施政績效自第二任起即每下愈況,欲速則不達地極力尋求歷史定位,每每弄巧成拙。超級自戀又謹小慎微、剛愎自用的個性,終究抵不過蔡英文「英派」大浪襲擊。但永遠堅持自己第一名的馬英九至今仍不明白自己敗在哪裡?

英派鷹派,一語雙關。表面上是和樂親民的小豬黨,其實是以強硬態度或手段維護黨團利益的個人擴張勢力。英派,是完美的文化操弄,少有人看出端倪。文化操弄即藉電視、廣播、文宣、活動、出版物和品牌形象等整體文化包裝,在嘉年華般的狂歡節氣氛中,隱蔽其台獨主張和虛無的政策。

作為一種文化模式,狂歡節至今還深深地影響著大眾文化,從好萊塢電影、通俗雜誌、電視搞笑肥皂劇、搖滾音樂……等等之中都不難發現這種文化模式的影子。巴赫金(M. M. Bakhtin, 1895—1975)「狂歡理論」的精髓就在於其狂歡精神的體現,亦即狂歡節的全民性、儀式性、平等性和顛覆性。其中電視傳播最勢不可擋,在立場鮮明的各台性中強烈地規范著社會行為,在意識形態散播上更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藉由大眾傳播、小眾傳播、人際傳播、口語傳播的交互作用影響,英派強勢抬頭,弱者便形成沈默的螺旋,不再吭聲。

當蔡英文早早找來設計高手聶永真設計CIS、找圓神出版《英派》,連結小豬回家運動、英派電視名嘴連番上陣炮轟馬政府……,民進黨策略性地佔了上風,在國民黨尚無「準」總統候選人的戰況中,馬英九大勢已去。

英派真能點亮台灣?116見分曉。
英派真能點亮台灣?116見分曉。(書封/蘇仲泓攝)

蔡英文是早準備好了,準備好了如何發動文化革命,革掉國民黨的命。從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太陽花運動到遍地開花的高中生反課綱,民進黨和黨羽操弄青少年抗爭運動成一種反體制反權威的狂歡節,一種宣洩地狂歡儀式,埋鍋造飯為反而反,意義不明不重要,只要參與便有快樂,便是同儕認同、社會認同。

一位朋友去參加了反課綱活動,問她明白為何而反?她說不明白、是人本基金會號召便去了。再問:現場高中生明白嗎?不明白。也詢問過參加的高中生,亦不明白,連「慰安婦」(いあんふ)這源自日語三個字的定義都不解。有台灣婦女會「自願」上離家千里的烽火戰場提供自身肉體去安慰殖民宗主國的日本兵,做一日被強暴洩慾無數回的性奴隸性工具嗎?是個人觀點和態度受周遭人和大眾傳播的影響?巴赫金宣稱:某一時期內,究竟是什麼樣的觀點佔優勢,通常是由大眾媒介規定的,即大眾媒介鼓吹的對受眾造成壓力。若不認同,會因害怕被孤立而轉向。

英派嘉年華是愚民嘉年華,兩個近親長期親共的時代力量領袖一路「藏著紅旗反紅旗」地藉以茁壯政治資本,但當英派成為青少年間一種膜拜的信仰和流行符號時,老派馬英九哪有容身之地?馬英九花美男神話的幻滅,是殘酷的事實。然而,英派模式玩很大,過往又無參照實例,內化意義空洞到內爆,形成某種因過度真實而不真實的擬像,一個政治烏托邦的擬像:只要蔡英文上台、民進黨重新執政,台灣就會變得更美好。

可惜,在英派大空心圓標誌裡,空無一物,連「九二共識」都找不到,未來得靠無數國是會議去填補。空心菜小英真的準備好了嗎?午夜夢迴,恐怕連她自己都不免膽戰心驚吧!電視辯論會時,嘴角不經意流露出的一抹「邱義仁」式的神祕微笑,更是讓人不安。

美國大眾文化理論家約翰•菲斯克(John Fiske, 1939- )亦宣稱,狂歡的前提是大眾快樂,大眾快樂必然包含著抵制因素,指得是拒絕接受主流意識形態所規定的社會身分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控制。大眾快樂與社會控制是對立的,這意味著大眾快樂總是包含著抵制與顛覆的潛力。菲斯克指出:關鍵的問題是,這種意義是誰的?這種快樂是誰的?

一月十六日見真章。

*作者為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兼任助理教授、澳門城市大學客座講學教授,知名文化評論人、性別研究專家。2015年最新著作《矛盾的愉悅——1943-1952張愛玲上海關鍵十年揭祕》。(更多作者訊息,請上「小曼i日誌粉絲團」「楊曼芬的微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