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王明鉅觀點:權力的傲慢,才是錯誤的源頭

2019-01-01 07:10

? 人氣

魏明谷時代彰化發展離岸風電外商投資預估投資總金額已達到新台幣1兆1,920億元。(圖/彰化縣政府提供)

魏明谷時代彰化發展離岸風電外商投資預估投資總金額已達到新台幣1兆1,920億元。(圖/彰化縣政府提供)

前言:2018年的最後一個上班日。內政部營建署以「最高效率」壓縮場勘親赴彰濱工業區召開專案小組會議,讓所有四家離岸風電廠商的七個離岸風場,在短短二十天就能拿到海岸管理的同意。(此前可能要花數月到一年), 儘管所有的外國離岸風電廠商,都非常著急的要和台電簽約,但他們仍缺了彰化縣政府的同意函。

而彰化縣政府明確表示,以彰化縣離岸風電遴選核配容量2.4GW計算,依據經濟部公布的107年度再生能源電能躉購費率5.8498元,及預告的108年度再生能源電能躉購費率5.106元計算,未來台電需支付的躉購總金額差距高達1,200億元。「這1,200億元一樣是全民買單,可以省下為何不省?更何況根本還沒發電!」(其實還少算了。如果以240萬瓩容量,一年發電3600小時計算,廠商如果真的在明年一月二日和台電簽約,就仍然可以適用今年的躉售電價合約,仍然可以選擇前十年每度電賣7.1177元後十年每度電3.5685元的話,他們在這十年中,就可以再多賺1738億1088萬元)。

彰化縣政府已經明確表態,明年一月二日也照樣不會對這四家業者6個風場發出同意函。所以這6個風場將無法適用今年的躉購電價與結構。

不過我這次終於聰明一點。關心能源政策與電價的朋友,也先別高興的太早。因為事情還沒有完。

我相信經濟部的下一步,一定是把去年大選與公投之後所提出的2019的年「預定」躉購電價與結構,以經濟部委託台經院的資料不足甚至是算錯了為理由(其實當然是因為廠商抗議,揚言撤資),重新調整。

之前所舉辦的聽證會,根本就是經濟部與綠能廠商的討價還價大會。

所以經濟部會把20年的平均躉售電價調高(我猜會調高到每度5.6元),而且最重要的是,恢復前十年每度7元後十年每度3塊多的前低後高結構。因為廠商需要這個每度7元的電價,前十年就會賺很大,來讓金融機構放心貸款給他們。他們也需要這個電價,立即產生大量的現金流入,來向股東交代。

他們更需要這個電價與結構,才能在十年後可以賣股,儘快脫離這個投資案出場,到其他國家再繼續大賺離岸風電財。因為已經有資料顯示離岸風力發電機,用不了20年。

最重要的,其實不是廠商想什麼。而是有權力的經濟部、行政院與總統在想什麼。

20181210-監察院上周要求經濟部改進離岸風電躉購費過高問題,經濟部10日罕見大動作回應。左三起經濟部長沈榮津、能源局長林全能。(尹俞歡攝)
監察院要求經濟部改進離岸風電躉購費過高問題,經濟部罕見大動作回應。左三起經濟部長沈榮津、能源局長林全能。(尹俞歡攝)

經濟部最害怕的是,廠商嫌賺太少,所以撤資不作了。廠商撤資不作了,不但本來說好要向國內廠商採購的水下基椿鋼材或是一些電力設施不買了。施工階段所要雇用的人力與外籍廠商來台所會帶動的消費,也會全部消失。

國發會都已經明說了,要刺激明年的內需經濟,都還寄望離岸風電的大投資來帶動呢。明年的經濟如果不好,民進黨的選舉還選得贏嗎?

所以即使是在11月24日的公民投票,已經明確地否決了「2025廢核」的政策之後,已經明確地拿掉2025核電廠全部停用的枷鎖之後,行政院與經濟部不但沒有因為能源政策被否決,而重新檢討以這個被否決的政策為前提來發展離岸風電的方式。

甚至還與內政部營建署、農委會漁業署一起聯手,把本來該好好審查的海岸管理,該好好溝通的漁民生計,全部用最草率的審查方式,用直接跳過與漁民實質溝通的作法,讓所有的離岸風電業者與風場,一次全部過關,全部可以適用最貴的前十年每度7.1177的躉售電售電價。

是「專業審查」?還是「草率」?甚至是「圖利」?

營建署(12/30)發佈了「離岸風電由海管會專業審查 籲各界支持綠能」的新聞稿。有沒有稿錯?支不支持綠能和海岸管理的專業審查是兩回事。支持綠能,更不等於支持廠商一定要適用今年7.11的高躉售電價啊!

對比九合一大選前後,海岸管理審議委員會的開會情況顯然不同。2017年海岸管理審議會的專案小組,針對海洋竹南與台電離岸風電第一期的海岸利用管理說明書的內容進行審查,每家公司都至少開了三次審查專案小組會議。

2018年,針對2020併網的海能風場以及允能風場的審查,也分別在7月作現場勘察,8月開專案小組會議,9月收到回函,然後再提到9月的海岸管理審查會。

2018年11月24日的大選與公民投票的結果揭曉之後呢?

大彰化西南與東南二個風場,12/7日上午現地會勘下午開專案小組會議。12/17日收到廠商針對專案小組會議的回函,「經本部洽本案召集人決定提海岸管理審議會討論」,12/21提到大會。其他的5個風場的現地會勘與專案小組會議呢?有二個12/7那天和上面那二個風場,一起作了現地會勘,12/14開專案小組會議。另外有三個風場,12/14當天同時進行了現地會勘與專案小組會議。12/18收到廠商回應函,「經本部洽本案召集人決定提海岸管理審議會討論」,12/21提到大會。明顯看出「效率」有別,且明顯對廠商有利。

2017海岸管理專案小組的審查期程。
2017海岸管理專案小組的審查期程。
2018離岸風場審查期程。
2018離岸風場審查期程。

經濟部、內政部、農委會為什麼在公投已經否決了2025廢核的能源政策之後,還這麼大膽地繼續瘋狂不顧一切地強推最貴的離岸風電呢?

因為一切都是總統的意志。因為蔡英文總統從大選之後,就已經明白的說,她所堅持的價值是進步的,是我們大家沒有跟上去。蔡英文總統幾天前都還也仍然強調,「能源轉型、司法改革、轉型正義」這三個重要改革不會退縮。她還還特別舉例說「如再生能源、非核家園的目標不變」。

蔡英文總統說,「這個目標不變,這次公投主要是把『法律的強制實現拿掉』,但並不表示我們2025年就必須、一定要延期。」

既然總統已經作了目標不變這麼明確的指示。目標不變,2025也不延期,所以當初口口聲聲要用2000萬瓩的太陽光電發250億度電,要用550萬瓩的離岸風電發198億度電的這些裝置容量與執行進度,當然也不能改變。原來談好的離岸風電容量當然不能變,為了要讓所有的廠商願意留下來,原來談好的價錢也當然不能變。

經濟部擔心明年又逢大選,執政黨大敗之後政治能量大減,如果明年的躉售電價太高,在立法院一定會被痛批。於是行政院、經濟部、內政部、農委會才會作出在2018年底,硬是用最「高效率也最草率」的審查與行政流程來執行。希望能「協助」廠商能在2018年底之前,用前十年每度電7.1177元這個價錢和台電簽下賣電合約。

希望這些有經驗的國外廠商,願意因為有很大的賺頭而願意留在台灣。原來的價錢與費率結構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呢?

從我得到的資料所計算的結果,如果前十年每一度電7.1177元,離岸風電廠商如果投入100元的成本,每賣一度電所能得到的收入高達192元,利潤率高達48%。

投入100元,賺到92元。真的嗎?真的!我的計算當然有所本,而且是千真萬確的所本。甚至我的計算,因為高估了他們的成本,所以只可能少算廠商的利潤。

對於這些已經有二十年經驗的外國廠商來說,雖然有第一次在台灣設置離岸風機的各種風險,但對他們來說無論是最貴的離岸風機或是要用到海上有大型起重能力的平台船與海事工程,或是海面下的基椿工程、海纜材料等等,都不是大問題。

只要有這麼好的價錢,外國廠商當然會留下來。

行政院與各個單位為了要執行長官的意志,就算「以核養綠」的公投過關,就算民意已經要求不要為了2025這個躁進的時程,去多付出幾千億的電費。

就算民意已經要求不要為了2025這個躁進的時程,把全部能源電力的一半,全部押在全靠進口的液化天然氣上面。甚至必須火力全開在五年內大量燒煤。

20181228-總統蔡英文與媒體年終茶敘。(總統府提供)
九合一敗選之後蔡英文除了說一句「最需要改變的是我自己」,結果什麼都沒改變,她還是堅持要全民多花上千億與風電廠商簽下不平等合約。圖為蔡英文與媒體年終茶敘。(總統府提供)

在蔡英文總統仍然堅持「目標不變,時程不變」的意志之下。經濟部不但不減緩發展速度,反而更瘋狂的不惜用全體台灣民眾未來20年幾千億的電費,去衝刺「能源轉型」的目標。

但是這個目標,不是已經明明白白被公民投票否決了嗎?就算否決了經濟部也不管。589萬位公民的意志不重要,長官的意志才是最重要的。

今年已經有超過100萬瓩的離岸風電容量,已經有兩家廠商,用前十年每度7.1177元的價格和台電簽約。

國際上的離岸風電價格,越南現在也是從零開始,每度台幣3.1元。美國也是從零開始,每度只要2元。離岸風機也愈作愈大,愈來愈便宜。

從我的資料我了解到,台灣根本不可能去製造離岸風機,台灣也沒有什麼埋設海底基椿與海面風機的海事工程船隊,台灣也可能沒有鋪設海纜的施工船隊與設置海上變電站的團隊。光是這些費用就占了直接工程費用的7成以上。光是離岸風機本身與架設好風機的成本就占了直接工程成本的40%。

台灣會賺到的只是水泥、砂石、鋼筋及五金這些材料錢,會賺到的只是施工過程中的非技術性的就業機會與工資,會賺到的只是因為有這麼多工程團隊進駐,而創造出的在地消費。

台灣人民多花了幾千億的全民電費,的確創造出就業機會。但我分析之後我確信絕對不可能創造出真的有競爭力,真的能到國際上去競爭的離岸風電產業。

如果把每年420億多花的電費拿來作其他用途,同樣可以創造出就業機會,光是我了解健康醫療醫材藥品與醫療資通訊,就能創造出更多,也真正更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

台灣人民已經用公民投票否決了錯誤的能源政策。但是有權力的人,仍然繼續用她的意志來執行這個被否決的能源政策。

可憐的行政院、可憐的經濟部內政部農委會,全部在權力之下低頭繼續執行這個錯誤的能源政策。最可憐的是台灣人民,在權力的傲慢之下,還要每年付出420億連付20年來承擔這個錯誤的政策的苦果。

一年多之後,也許會換人換黨執政,但是如果經濟部繼續又調漲了明年的躉售電價的話,這個錯誤將貽害20年。

就算彰化縣長繼續說「不」也沒用。一切錯誤的源頭,全是權力的傲慢!

*作者為台大醫學院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