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華為之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美軍最高軍職》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換將!川普點名陸軍參謀長米利接任

美國陸軍參謀長米利(Mark Milley),將獲川普提名新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AP)

美國陸軍參謀長米利(Mark Milley),將獲川普提名新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AP)

美國總統川普期中選舉後開始為內閣、白宮高層整隊,分別提名新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司法部長。了解白宮人事規劃的官員7日透露,美國軍方最高職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CJCS,參謀總長)也將異動,由川普提名現任陸軍參謀長米利接任,不過在米利接任前,仍須獲得聯邦參議院同意。

多名美國官員證實,川普(Donald Trump)將在8日出席陸軍西點軍校(USMA)與海軍學院(USNA)的年度美式足球對抗賽時,宣布提名四星上將米利(Mark Milley)為新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

作戰經驗豐富 米利曾槓上國會

現年60歲的米利是麻州人,出身軍事世家,雙親都曾打過二戰。米利擁有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國際關係碩士、美國海軍戰爭學院(United States Naval War College)國安與戰略研究碩士學位。1989年美軍入侵巴拿馬時,米利就曾有指揮特種部隊的經驗,此後米利曾任職波士尼亞(Bosnia)戰後維和部隊,也曾參與阿富汗與伊拉克戰爭,擔任美軍駐阿富汗副指揮官。

2015年,時任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提名米利為陸軍參謀長,2年任期屆滿後再獲川普提名連任。米利在參謀長任內展現其魅力與樂於助人的一面,但也不吝說真話,與國會槓上。2016年,米利接受國會議員質詢時直言,女性也應該參與徵兵登記,因為現在女性能在任何戰鬥職位上服役。2017年美國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Armed Services Committee)遲遲未能批准國防預算,米勒則告誡國會,此舉形同「專業瀆職」。

提名案提前公布 國防部官員驚訝

米利在陸軍參謀長任內推動各項創新政策,包括創立「安全部隊協助旅」(Security Force Assistance Brigade),提供美軍盟友部隊諮詢服務,期待能解決阿富汗戰爭17年來的衝突,並將美軍陸軍轉移戰力,應對中國與俄羅斯的軍事威脅。在米利大力支持下,美國陸軍也成立未來司令部(Army's Futures Command),發展高科技軍事武器,確保美國與中國、俄羅斯等潛在敵國的軍武實力不致拉近。

米利的提名案提前公布,讓美國國防部官員相當驚訝,因為現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陸戰隊四星上將鄧福德(Joseph Dunford)的任期,到2019年10月1日才會結束,通常總統至少會等到明年初才公布提名人選。一名美國官員向《路透》指出,現在讓鄧福德繼續留任至明年10月1日,對鄧福德和米利來說都很困難。

川普臨時取消墓園弔唁行程,改由白宮幕僚長凱利和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代表。(美聯社)
川普臨時取消墓園弔唁行程,改由白宮幕僚長凱利和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代表。(美聯社)

米利面試讓川普印象深刻

知情人士向美國《陸軍時報》(Army Times)表示,川普11月分別面試米利與空軍參謀長古德芬(David Goldfein)上將。鄧福德與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都屬意由古德芬接任,但川普對米利的面試表現印象深刻,決定提名米利。

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是美國最高級別的軍職,是總統、國防部長、國家安全會議與國土安全委員會的首席軍事顧問,美軍作戰時須協助總統與國防部長指揮,但自己沒有軍事作戰指揮權。這項職位通常由三軍將領輪流擔任,因此已有13年未任職主席的空軍將領,其代表古德芬呼聲最高,但川普決定打破慣例。《陸軍時報》分析,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副主席較注重科技與軍力發展,目前是空軍四星上將塞爾瓦(Paul Selva),川普可能在塞爾瓦卸任後,再提名另一名空軍出身的將領接任。

2018年11月15日,美國空軍參謀長古德芬上將(David Goldfein)與哥倫比亞空軍參謀長布韋諾(Carlos Eduardo Bueno)。( Dave Goldfein / Twitter )
2018年11月15日,美國空軍參謀長古德芬上將(David Goldfein)與哥倫比亞空軍參謀長布韋諾(Carlos Eduardo Bueno)。( Dave Goldfein / Twitter )

上任後一大挑戰:如何對付行事衝動川普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指出,米利一旦上台,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對付行事衝動的川普。川普在期中選舉之前,曾下令出動軍隊前往南方保衛邊界,對付手無寸鐵的中美洲移民。美國國防部官員私底下則質疑,是否需派遣軍隊對付移民,擔心美軍成為川普實踐政治目的的棋子。

《華郵》分析,米利願意出聲的個性,似乎偶爾會讓他與總統不和。2017年川普身陷容忍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白人至上主義者的種族歧視爭議時,曾在推特(Twitter)發文表示:「我們的行伍裡,不能容忍種族主義,極端主義或仇恨。」與川普劃清界線。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亦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