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銘專欄:資本鐵布衫和屠龍刀

2018-10-17 05:50

? 人氣

Deliveroo說穿了和Uber Eats沒什麼兩樣,但是得利於倫敦那遠高於紐約曼哈頓的人口和辦公室密度,以及當時對於食物外送的資金熱潮,成功地實現了高速成長。(示意圖/鮮蒸霸蒸氣海鮮塔提供)

Deliveroo說穿了和Uber Eats沒什麼兩樣,但是得利於倫敦那遠高於紐約曼哈頓的人口和辦公室密度,以及當時對於食物外送的資金熱潮,成功地實現了高速成長。(示意圖/鮮蒸霸蒸氣海鮮塔提供)

當我們在討論新創時,相對於由廠房、土地和機械設備驅動的「傳統」公司,我們總是強調人力資本帶來的關鍵差異。由於金融資本並非決定新創成功與否的主要關鍵,相較於傳統公司股權幾乎完全由入股資金分佈決定,新創投資則透過維持創辦人和投入資金水位無關的高佔股比例,來激勵他們發揮創業家精神,彎道超車大企業,最終成就公司的價值也成就自己和股東的財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種以創辦人的人力資本為主,風險資本資金為輔的精神,是風險資本產業的基本假設,也是一些創辦人能在五年到十年的短短時間內,從一文不名到成為富比士排行榜上的億萬富翁的關鍵。

但是從2014年精實新創獨角獸風潮大爆發以來,上百億的資金湧入了新創投資的領域,不管是透過投資風險資本基金,或者私募基金和資產管理公司直接下海參戰,讓某些戰場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變化,在某些情況下我們甚至得反過來自問:資本是不是已經成了獨角獸新創主要的防禦力、甚至是武器?

最近我跟合夥人在討論的一個例子就是餐廳外送獨角獸新創Deliveroo。合夥人和我都常使用的這個外送服務是由Will Shu於2013年創辦於倫敦,這位比筆者小三歲的六年級生威爾先生雙親是台灣人,在美國出生長大,最早的職業生涯是在投資銀行,被摩根史坦利派駐在倫敦時,天天加班到三經半夜的他苦於找不到好吃而多樣的外送服務——畢竟是倫敦——2012年取得華頓商學院MBA學位後,隔年就在倫敦創辦了Deliveroo。

Shake Shack下一步除了繼續擴張國際市場外,將瞄準食物外送增加盈利。(圖/)
天天加班到三經半夜卻找不到好吃而多樣的外送服務,於是Will Shu在倫敦創辦了Deliveroo。(示意圖,取自YouTube)

Deliveroo說穿了和Uber Eats沒什麼兩樣,但是在倫敦起家,得利於倫敦那遠高於紐約曼哈頓的人口和辦公室密度,以及當時對於食物外送的資金熱潮,成功地實現了高速成長,從2014年的A輪到去年的F輪為止總共募得$860M的資金,投資人眾星雲集,包含了Index VenturesGeneral CatalystAccel PartnersT. Rowe PriceDST Global以及本專欄的常客富達投信

在最近Business Insider一篇(很業配的)報導中,威爾先生不但名列英國一百名最酷科技人,坊間更謠傳Uber和亞馬遜都有意併購Deliveroo。若真的順利被這兩者之一高價併購,威爾先生除了將荷包滿滿以外,台灣媒體也有機會再比照林書豪模式「製造」一個台灣之光。

但是在我們風險資本家的眼裡看來,關鍵不是在於Deliveroo募了$860M的鉅額資金,而在於募了這麼多錢後,Deliveroo估值僅僅為$2B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建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