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金不換 受刑人變身兒權支持者

2015-06-03 18:35

? 人氣

陳修將(左)與顏維勳(右)手臂上的刺青,彷彿是過往黑社會生活的圖騰,讓人害怕不易接近,但也因為如此,讓許多人更尊敬他們對兒童權益投入。(吳逸驊攝)

陳修將(左)與顏維勳(右)手臂上的刺青,彷彿是過往黑社會生活的圖騰,讓人害怕不易接近,但也因為如此,讓許多人更尊敬他們對兒童權益投入。(吳逸驊攝)

「剛剛那邊有家長一看到我走近,就趕快把小孩拉走了。」顏維勳笑嘻嘻地說,穿著白色T恤的他露出滿是刺青的雙臂,跟同樣「刺龍刺鳳」的陳修將一起坐在立法院正門口「兒童權益促進會」的布條前,2人身上都別著「護兒童、反兒虐」的牌子,雖然家長看到顏維勳就隨即把小孩拉開,但顏維勳和陳修將坐在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爭取兒童權益,希望政府能全面檢討司法、社工及保護兒童的法令,希望不要再有下一個受虐殺兒童出現了。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回歸社會才是最大考驗

2個「兄弟」模樣的大男人、出現在一個主打兒童權益的場合,顯得相當違和,不過翻開2人的名片,顏維勳的名片頭銜是「環島行善王」,過去曾因發起板橋「待用麵」而引來媒體大量報導;陳修將則是兒權會的榮譽兒保顧問及中部辦公室主任,因從事殯葬業,認識王昊的姑姑王薇君後加入兒權會,2人的交集除了兒權會外,便是2位都是曾服過刑的更生人。 

「其實服刑不是最大的考驗,回歸社會才是最大的考驗。」出獄後積極向善並努力爭取更生人權益的陳修將說。由於更生人出獄第一個考驗是充滿誘惑的花花世界,即使已經很堅定地對抗誘惑了,但彷彿仍有一堵牆擋在曾經犯過錯的人面前,不論做什麼都很難獲得信任及肯定,「必須經歷很長一段路,人家才能重新投以信任及肯定。」就算有些人很奮發向上地去念書、考大學,但就連政府主管的公家考試都無法接受更生人了,要怎麼要求一般民間企業任用更生人呢?許多人在沒有正軌可以走的狀況下,只好轉回原來的路,造成台灣「回籠率越來越高」的情形。

獄中寫作課帶給他改變

問起當時入獄理由,陳修將有點不好意思地說自己「有好多條」,包括組織犯罪、槍砲罪還有經營過應召站,他認為台灣監獄的教化功能有限,好像只有「把你關到老、關到死」的功能,是否真能受到教化則須看個人機緣。他說自己過去從不相信有人可以無償的、完全沒有私慾的為別人奉獻,但在監獄的寫作課讓他遇到了曾任《自由時報》副刊編輯的自由作家潘弘輝,潘願意領微薄的車馬費來教導受刑人,讓他了解到原來有人可以心靈充足到「1年只賺個十幾萬還能那麼快樂」,才讓他開始思索人生的價值觀,知道自己握有生命的選擇權。

「可能老天再給我機會」

顏維勳則是反反覆覆進出監獄好幾次,一直到30歲出頭還是交友複雜、一直在走老路,最後因為某次槍砲罪在因緣際會之下沒有入獄,讓他當下覺得可能是老天再給他一次機會,不應該再當一個沒有用的人讓父母困擾了,於是發下弘願要做對社會有貢獻的事,第1年就環島跑了全台108間育幼院行善,才成為現在的「環島行善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