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打著改革之名搞獨裁?民進黨用三招摧毀台灣民主

2018-10-01 06:10

? 人氣

總地來說,由於在野黨、文官體系和社運組織同時遭到民進黨的削弱與控制,因此,蔡英文政府可以說是自民主化以降,最不受監督、制衡的政府。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在這樣的政治環境下,就毋須意外,過去時常自詡為與人民站在一起的民進黨政治人物,每一個都突然變成黨的應聲蟲,堅決捍衛黨的意志,將輾壓民意和與社會對立作為是累積黨內政治資本最快途徑,滿嘴幹話。

「改革」第三招 壓制言論自由

在社會組織、在野黨、文官體系紛紛無力制衡民進黨之後,對於蔡政府來說,擋在她「改革」的康莊大道之前,最芒刺在背,無疑就是來自於普羅大眾的言論自由。因為國民黨或是其他社會組織批評蔡政府,民進黨可以高舉「轉型正義」、「統獨議題」,或是將其打為國民黨同路人來模糊焦點。然而面對民眾直接的不滿,民進黨就較難藉由這樣的操作,來進行防禦。

起初,民進黨是架起拒馬、流刺網、劃下史上最大禁制區來阻止普羅大眾藉由集會遊行來實踐的言論自由。然而在引來更大批評之後,民進黨轉而採取硬的更硬的方式,開始透過司法濫訴,試圖借助恐懼來嚇阻人民表意自由,諸如在立法院看影片的立委-林俊憲惱羞怒告網友、台北市議員顏若芳利用質詢時間上政論節目領通告費怒告網友質疑其詐領議會出席費、屏東縣長潘孟安揚言告市議員蔣月惠等等。

 

20180802_現有羅騰園約占地200坪,每月租金2萬元。蔣月惠(右下)急著找合適的土地租用搬遷。(翻攝臉書「蔣月惠縣議員服務專區」)
現有羅騰園約占地200坪,每月租金2萬元。蔣月惠(右下)急著找合適的土地租用搬遷。(資料照,翻攝臉書「蔣月惠縣議員服務專區」)

事實上,作為公眾人物以及政黨,尤其是執政黨,本來就應對言論自由有更高的容忍度,尤其是前述案例之中,許多爭議其實是可受公評之事。然而民進黨並非採取澄清、解釋與民眾溝通的軟性作法,卻反採取法律訴訟,寄望以對訴訟的恐懼來嚇阻他們口中所謂不實的「言論」,這無疑是言論自由的一大傷害。

然而面對廣大民意反彈,拒馬和訴訟只能針對少數參與者,因此已然質變的民主進步黨,更將壓制言論自由的心思動到立法院身上,民進黨立委邱志偉居然提議要以民進黨過去最反的社維法,來將那些在「網路」散布「假新聞」的民眾關三天。

然而為何僅限定於網路?誰來認定假新聞?且由於社維法賦予行政機關頗大的權限,這是否會跳過司法機關,而實質侵害人民的言論自由?這些問題,對於亟欲抓緊權力的民進黨來說,似乎已不再重要。

因為在修社維法引來反對聲浪而罷休後,民進黨近日居然提議修層級更高的國安法,來防止所謂的「假新聞」,甚至搬出慣用的反中牌,試圖以此操作統獨意識來暗渡陳倉,將所有反對民進黨的言論一概都抹成是中共操作,因此蔡政府就可以為抑制假新聞來「適度」地限制人民言論自由。

因此當言論自由成為制衡、監督民進黨最後一道防線的同時,也就不用意外蔡政府會把言論自由當作是妖魔鬼怪、弒父殺母的仇人,無所不用其亟的想要限制人民天賦的權利。這也就不難怪,選前視作威權遺緒的集會遊行法,至今仍然未修,並且在多次抗爭中還聲稱社會團體違反這部集遊法,以及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之後,又透過中選會來「審議」公投,使得獨立機關成為政治攻防的場域,實質限制人民直接民主的權利。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冠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