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談判觸礁!首相梅伊「契克斯方案」慘遭歐盟打回票,保守黨鬧窩裡反

2018-09-21 20:22

? 人氣

英國脫歐談判一波三折,深陷危機,越來越多民眾問:值得嗎?(AP)

英國脫歐談判一波三折,深陷危機,越來越多民眾問:值得嗎?(AP)

歐盟28國領導人19日在奧地利古城風景如畫的薩爾斯堡召開一場為期兩天的「非正式峰會」,雖說「非正式」但茲事體大,英國脫歐、移民爭議、成員內訌……歷歷在目。第一天重頭戲是英國脫歐進程,結果卻成了英國首相梅伊近來最難堪、尷尬的一天:她的重大計劃慘遭拒收,個人威信慘遭打臉。

明年3月29日脫歐大限 談判進程日益緊迫

英國脫歐(Brexit)將在2019年3月29日成為事實,但目前雙方對於許多關鍵議題仍然未達成共識,因此時間越來越緊迫。對此,保守黨首相梅伊(Theresa May)今年7月提出「契克斯方案」(Chequers plan),然而不僅在野黨大喝倒采,保守黨內主張「硬脫歐」(hard Brexit)的同志也擺明絕不買帳,脫歐事務大臣戴維斯(David Davis)與外相強森(Boris Johnson)。

因此19日的薩爾斯堡(Salzburg)峰會對梅伊非常重要,她必須爭取歐盟領導階層與其他27國領導人的支持,否則契克斯方案很可能胎死腹中,脫歐談判恐怕將陣腳大亂,最壞的情況就是:明年3月29日英國將在「無協議」(no deal)的情況下脫歐,進入一段後果難料的劇烈動盪期,從交通運輸到貿易都將大受衝擊。

2018年9月19日,英國首相梅伊抵達奧地利薩爾斯堡,參加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峰會(AP)
2018年9月19日,英國首相梅伊抵達奧地利薩爾斯堡,參加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峰會(AP)

歐盟領導階層:契克斯方案「此路不通」「無法接受」

結果歐盟袞袞諸公似乎不把梅伊的憂心當一回事,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20日直言,契克斯方案「此路不通」,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也說「無法接受」。馬克宏更藉機痛罵:「有些(英國)人聲稱英國沒有歐洲也可以吃香喝辣,馬照跑舞照跳,還能夠財源滾滾而來,這些人都是騙子。」

歐盟另一部「火車頭」、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稍微客氣一點,在會後單獨召開的記者會上說,有關如何看待未來英國和歐盟貿易關係的問題,現在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梅克爾也強調,歐盟在單一市場(single market)問題上有既定的原則,各方必須尊重。

英國脫歐談判一波三折,恐將嚴重衝擊歐洲與英國經貿往來(AP)
英國脫歐談判一波三折,恐將嚴重衝擊歐洲與英國經貿往來(AP)

硬脫歐人士:契克斯方案讓歐盟繼續干預英國內政

契克斯方案之名來自英國首相鄉間別墅「契克斯閣」(Chequers Court),全稱《英國與歐盟未來關係》(The futur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European Union),是一份100多頁的白皮書(white paper),7月6日敲定、12日正式發布,從經濟夥伴、安全夥伴、其他領域合作與體制安排4個層面,探討英國脫歐之後與歐盟的關係。

這份計劃幾乎從一出爐就成為眾矢之的,在英國國內,反對脫歐或「硬脫歐」的人認為它太「硬」,將傷害英國發展;主張「硬脫歐」的人卻認為它太「軟」,脫歐脫得不夠徹底,讓歐盟繼續干預英國內政、侵犯英國主權,例如所謂的商品貿易「共同規則」(common rulebook)、為北愛爾蘭特別設計的「綜合關稅領域」(combined customs territory)。

前外相強森甚至形容,契克斯方案為英國憲法套上「自殺炸彈背心」(suicide vest),他和「硬脫歐」的同路人比較青睞的是較鬆散的模式,例如加拿大與歐盟在2016年10月簽署、簡稱《加歐貿協》的《全面經濟與貿易協定》(Comprehensive Economic and Trade Agreement,CETA)。

英國脫歐談判一波三折,越來越多民眾支持續留歐盟(AP)
英國脫歐談判一波三折,越來越多民眾支持續留歐盟(AP)

歐盟:單一市場不接受「挑三揀四」愛爾蘭與北愛不得有「硬邊界」

在歐盟看來,契克斯方案同樣問題重重,兩大關鍵爭議是單一市場與愛爾蘭邊界。歐盟單一市場(內部市場、共同市場)要求商品、服務、人員與資本自由流動(四大自由),雖然梅伊堅稱英國脫歐之後就會離開,但歐盟認為契克斯方案「挑三揀四」(cherry-picking),企圖只保留對英國較為有利的單一市場要素(商品),歐盟對此無法接受。

愛爾蘭邊界問題的嚴重性,則是讓2016年脫歐公投支持者與反對者都始料未及。一般人印象中的英國是與歐陸以英吉利海峽分隔,但其實英國與一個歐盟成員國有陸地邊界,也就是北愛爾蘭(北愛,英國領土)與愛爾蘭共和國之間長達499公里的邊界;而且這道邊界涉及非常複雜的歷史、政治、宗教問題──1960年代末至1990年代末的「北愛爾蘭問題」(The Troubles)。因此問題來了,英國脫歐之後,愛爾蘭與北愛之間的「商品、服務、人員與資本」要如何流動?

歐盟當然力挺「自己人」愛爾蘭,要求未來愛爾蘭與北愛之間不能有實質隔絕的「硬邊界」(hard border),亦即盡可能維持英國脫歐之前的狀況。歐盟甚至擬定了「愛爾蘭邊境保障措施」(Irish border backstop),要求讓北愛留在歐盟的關稅聯盟(customs union)之中。「硬脫歐」人士痛批歐盟此舉是在分裂英國,梅伊雖然提出「綜合關稅領域」折衷方案,但卻兩面不討好、兩面遭夾殺。

梅伊:不接受就拉倒!歐盟:不接受

來到薩爾斯堡,梅伊打的算盤顯然是:脫歐時程緊迫,歐盟各國必須接受契克斯方案,不接受就拉倒──甘冒明年329「英國無協議脫歐」(no deal Brexit)噩夢成真、英國與歐盟兩敗俱傷的風險。結果梅伊失算了,歐盟領導人與她一樣賭性堅強,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還宣稱該國已經為「英國無協議脫歐」做好萬全準備。

現在歐盟要梅伊回去「閉門思過」,在10月18日的布魯塞爾(Brussels)峰會之前提出大幅改進的新方案,如果她拿得出來,歐盟一個月後會再加開一場特別峰會,讓協議拍板定案,然後分送英國國會下議院、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表決。

不過在再次面對歐盟之前,梅伊必須再次面對保守黨內的「硬脫歐」勢力。保守黨全國大會9月30日至10月3日召開,屆時「網內互打」恐怕會比來自布魯塞爾的批判更加激烈。而且就算梅伊與歐盟談妥方案,下議院表決這關還是不好過。

保守黨目前在650席的下議院只有316席,靠北愛小黨「民主統一黨」(DUP)加盟勉強維持執政地位。三大反對黨工黨(Labour)、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與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已經表明不會接受契克斯方案。保守黨「硬脫歐」陣營領導人戴維斯則聲稱,他們掌握至少40席下議員,足以封殺任何一種版本的「軟脫歐」(soft Brexit)方案。

薩爾斯堡是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故鄉,他在不到36年的短暫生命中留下600多首作品,此時最適合英國脫歐支持者聆聽的,恐怕是那首他來不及完成的天鵝之歌,K. 626《安魂曲》(Requiem)。

英國脫歐關鍵時程:

9月30日至10月3日──保守黨全國大會

10月18日──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布魯塞爾峰會

11月17日至18日──歐盟特別峰會(視10月18日布魯塞爾峰會結果決定是否舉行)

日期未定──英國國會下議院表決脫歐方案

日期未定──歐洲議會表決脫歐方案

2019年1月21日──如果屆時脫歐方案仍然難產,英國政府必須在5天內宣布相關措施。

2019年3月29日格林威治時間晚上11時──英國正式脫離歐盟。如果雙方達成協議,英國與歐盟將進入「現況過渡期」(status-quo transition period)。

2020年12月31日──現況過渡期結束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