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政府不鬆手 臺灣悶經濟不會走

2015-05-06 05:30

? 人氣

執政黨如果能搞好今年經濟,對明年選舉當然有幫助。圖為2015台北春季電腦展。(余志偉攝)

執政黨如果能搞好今年經濟,對明年選舉當然有幫助。圖為2015台北春季電腦展。(余志偉攝)

在今天,最足以決定2016年總統與立委合一大選動向與結果,乃至於決定是否會有第三度政黨輪政的新臺灣政經社會發展取向的,應該就是由整個2015年,臺灣經濟發展的績效表現可能會如何來決定的。因此,可以這麼說,把臺灣經濟搞好,已是執政的國民黨能否延續執政地位的終極挑戰;而對於想要積極爭取再度入府執政的空心蔡小英所領軍的在野黨民進黨,則當然要想方設法,讓馬英九經濟學毫無政績成效,把臺灣經濟搞得更糟一點,才更有可能最後勝出的機會。

就當前整體發展情勢看,要把2015年的臺灣經濟搞好,首要的是,有幾件更前瞻更強力矯正經濟頹勢的政務策略作為,必須優先採行實施,認真作出來,才有可能讓整個正沉溺在一片「機會空無」、「到處弱勢」、「一切越來越不值錢」的臺灣「哀愁社會」,獲得翻轉,而再度挺起之可能。

立刻停止打房打稅打物價

首先是,馬英九政府必須立即停止打房、打稅、打物價。

倘然,在距離2016年總統立委合一大選,還剩下不到三個季度的時間之內,行政當局還要繼續像過去三年多的情形一樣,照舊動員強力打房打稅打物價下去,而不能夠立即緊急煞車,改弦易轍的話,則必將注定,整個2015年的臺灣經濟,還要繼續「悶」,繼續「無感」,繼續滯後窘困下去。

因為,過去這幾年來,就在馬英九偏執極左派意識形態的一廂情願式高舉「追求絕對公平正義」大纛之下,國民黨政府竟一味應和著社會民粹喧囂及反對黨派的杯葛阻擾抗爭,而不斷加強力度,一波波嚴厲打房打稅打物價下來,其所積累的莫大經濟社會殺傷力,幾乎已然摧毀了絕大部分國家活力與競爭力,最起碼是,已然將既往66年所建構的,國家再發展、再成長的根柢基礎,給消蝕殆盡了。

被消蝕殆盡的國家經濟根柢基礎

行政當局強力打房打稅打物價的負向作用力,已經在臺灣社會總體經濟的四個面向上,表露無遺:

第一是,內需市場動能已被全面性打趴打萎了:在一個「廉價社會」的大氛圍之下,消費支出的購買意願與購買力行動,都受到了莫大的挫折與阻滯不前,使得原本在總體經濟貢獻比例份額不逾15%的國民消費部門,既因此而更不得動彈,也更不可能有所挺起;

第二是,無論國內國外的資本支出在臺灣,其投資報酬的可欲期望值,在過去幾年受到政府強力打房打稅打物價的負向衝擊,已經在實質面與前瞻預測面都出現明確逐年遞減趨勢,而且已然從根柢開始,逐步逐步逆轉變成為負值,這一明確可徵的主流趨勢,也正是肇致過去已然延續長達25年之久的,臺灣本國人及外國人投資,一齊出現「年年遞減滑退」的極重要原因;

激進了更嚴厲的社會資金大外流

第三是,國民財富累積儲蓄在臺灣的意願,也被這一波波馬英九政府強力打房打稅打物價的負向撞擊力,全面打衰打薄了,「還有誰願意將自己的財富累積儲存繼續留駐在臺灣?」,這一價值觀思維與判斷的滋生與強壯,當然肇致更多民間社會資金的更積極外流,其流速與流量,也更有逐年跟隨政府強力打房打稅打物價的力度增強,而在持續遞增之中;

第四是,國民消費低級化效應(trade-down effects)的凸顯:受到政府強力打房打稅打物價的負向衝擊,尤其是奢侈稅、豪宅稅及其他逐步加碼之中的種種品目的「富人稅」之加重課徵,自然立即產生極其重要的「資金驅逐效應」「消費支出低級化(trade-down effects)效應」,而馬上在整個社會上,形成一種過去許多陷入「中等所得陷阱」(mid-income trap)的開發中國家都曾經一再出現過的,獨具特色的「高級消費大流出,低級消費不成長」的臺灣經濟社會新窘態。

恢復製造業部門的社會結構地位

在配合立即停止公權力深度打房打稅打物價措施的同時,執政的國民黨政府,更必須要同時拿出積極行動魄力,加緊推進「積極吸引外人來臺灣投資營運」以及「恢復製造業的經濟社會功能地位」等兩項積極有助於經濟成長的「攻勢型」(offensive strategies)要務,才有可能讓馬英九政府毛治國內閣所設定的,在2015年內達成經濟成長率3.75%的願景目標,有助於促進執政黨國民黨之能夠有效打贏2016年總統與立委合一大選戰,否則,恐怕又必然會像上幾個年度一樣,讓2015年經濟成長率願景目標,再度退回到繼續「保三大作戰」的艱困窄巷狹弄之中,則其必然之結果是,勢將沉重地影響到執政黨國民黨之繼續保有執政地位的可能性。

振興製造業是「強國經濟硬道理」

製造業對於恢復國家經濟實力及對外全球競爭力,極具高度關鍵性。特別是,有效恢復製造業部門在整個國家社會的活動能力及經濟貢獻結構地位,尤其更為重要

這從2008年世界金融海嘯危機暴發之後,各國政府為求振興國家經濟,並求能加速經濟翻轉復甦的效率,更是各盡所能而在諸多宏觀對策之中最受肯定的就是重振製造業在國家經濟社會的地位與份額。

2012年底美國歐巴馬總統「製造業回流投資」運動,冀求以鞏固製造業GDP占比不低於25%的「強國經濟硬道理」,來帶動整個國家經濟的再振作,這一政策作法,不但牽動了日本及歐洲國家的仿傚,最重要的是直讓美國經濟真實快速地從世界金融海嘯危機後,具體有效地復甦起來,就業情勢大為好轉,國民財富累進效率也提高,更讓美元回復到世界獨強地位,讓全球金融市場再度返回「一元貨幣體制時代」;從美日歐的最新驗證中,足以顯見即使到了知識經濟社會時代,繼續回過頭來拉抬製造業的發展動能及國家經濟地位,猶然是極其重要的。

穩健「經濟環保並重」「貧富強弱相濟」經濟政策

臺灣自從李扁戒急用忍鎖國政策及一味獨沽「民意至上」、「弱勢第一」施政措施以來,緊接著賡續的馬英九政府之「公平正義及環保絕對優先」政策,早已逼使臺灣陷入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全面「去製造業化」的理盲濫情社會民粹運動之中,早已從多年之前就讓整個製造業部門在臺灣GDP占比,降到瀕臨低於20%以下的「軟弱國家經濟體」之邊陲地位。

此一發展之必然結果,當然是,既弱化了臺灣經濟(使雇用失能嚴厲化),也貧化了臺灣社會(使薪資停滯長期化)。

為今之計,必須馬英九在2015年內,也就是必須在短短的不到三個季度之內,立馬疾疾重新大翻轉大調適「環保至上,弱勢第一」的「絕對保護主義政策」,使臺灣能夠再度變成為「經濟環保並重」「貧富強弱相濟」的穩健型國家製造業經濟政策,則整個臺灣經濟發展,才有再享永續性未來之可期。

執政當局必須儘速懸崖勒馬

然則,就在今天第季以來,絕對奉行馬英九僵固的「絕對公平正義優先」意識形態的財政部長張盛和,卻又不明究理,無釐頭地應和起,新任的臺北市「躁進的柯P」市長之「祇求破壞不求興利」興風作為步調,竟然繼續加碼追進大用公權力打房打稅打物價措施,讓整個社會益發陷入「擁金外逃」(社會財富大外移)以及「擁資外流」(高資人才大流失)的「對臺灣未來無所奢望」惡劣渦漩之中。

倘若,馬英九執政團隊不能夠立即懸崖勒馬,終止打房打稅打物價措施,並趕緊搶搭加速重建臺灣製造業經濟部門的骨幹支撐動能,則執政黨國民黨想要在2016年總統立委合一大選戰中再次勝出,以能有效延續執政地位的願景,恐怕落空的機率更高。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