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比一比》基本工資族好苦!不吃不喝2周也租不起台北房子

2018-07-26 16:04

? 人氣

台灣勞工陣線研究部主任洪敬舒公布《六都基本工資租屋能力調查》結果,領取基本工資者若要負擔台北市單人套雅房,至少需要工作85.7小時。(龍德成攝)

台灣勞工陣線研究部主任洪敬舒公布《六都基本工資租屋能力調查》結果,領取基本工資者若要負擔台北市單人套雅房,至少需要工作85.7小時。(龍德成攝)

台灣勞工陣線(勞陣)今(26)日公布《六都基本工資租屋能力調查》結果,平均月租金最高為台北市的3萬5003元、最低為台南市8910元,整體來看,雙北的租屋市場仍屬高租金、低坪數的性質,相較下,高雄市、台南市則為低租金、高坪數。其中,北市的房屋租金所得比平均高達58%,領取基本工資者平均要付出工時85.7小時才租得起一間雅房,等於超過兩周的工時。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指出,「高房價和炒作房地產也是嚴重的國安問題」。

為了解民眾和弱勢勞工租屋困境,勞陣針對目前六都租屋市場現況與限制調查,以2018年基本工資月薪2萬2000元,並以國際採用的「30%租屋原則」,即租金上限不應超過所得3成,設算基本工資者可負擔租金上限為6600元,並與租屋資料比較分析。

根據《六都基本工資租屋能力調查》,在六都租屋市場,平均月租金台北市位居第一,為3萬5003元;台南市為六都最低,為8910元。若以六都月租金中位數(11000元)和2016年全國薪資中位數(4萬6012元)推算而成「租金所得比」,結果顯示,同樣以台北市最高,租金所得比為58%;其餘依序為新北市的30%、桃園市25%、台中市21%、高雄市17%、台南市15%。

20180127-仰德大道鳥瞰士林北投區。(顏麟宇攝)
領取基本工資的勞工,在六都居住所需付出的平均月租金為5226元,是不小的支出。圖為台北市。(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六都,領取基本工資者的平均月租金為5226元,其中仍以台北市最高,為5596元;台南市最低,是4912元。調查發現,雖然基本工資者可負擔的租屋數量占六都的26.2%,但各縣市有相當大的落差:台南市可使基本工資者承擔租屋比率占60%,亦即有6成的房屋租金低於6600元,比率為六都最高;其餘依序為高雄市48%、桃園市31%、台中市30.5%、新北市15%,台北市雖有1萬5173間租屋,但僅有4.9%可讓基本工資者承擔,讓基本工資者「看得到租不到」,多半只能付出更高額租金換取居住空間。

租屋空間 台中7.19坪第一 台北4.72坪最小

在租屋的居住空間上,個人基本工資者的租屋平均坪數以台中市的7.19坪第一;台北市最小,為4.72坪,兩者相差約1.5倍。其餘為新北市5.75坪、桃園市6.97坪、台南市6.9坪、高雄市6.67坪。

在「租金工時」上,基本工資者若要負擔台北市單人套雅房,至少需要工作85.7小時(每周法定工時為40小時),同樣是六都之冠;而最低為台南市的37.1小時;其餘則為新北市的57.1小時、台中市的50小時、桃園市的42.9小時、高雄市的39.3小時。

整體來看,雙北地區仍屬高租金、低坪數的租屋性質,其中台北市又更為極端;而與雙北相較之下,台南市與高雄市則相對是低租金、高坪數,其中以台南市租屋壓力最小。

勞陣:基本工資制定 需保障生活品質 

台灣勞工陣線理事長蔡培元表示,從調查可知,房屋租金占薪資相當高比率,不只在居住政策,在薪資政策上也要有所著力,「應該讓有工作的勞工,只要有工作就能保障他基本生活、居住的權利」。

蔡培元指出,尤其是在基本工資邊緣的弱勢勞工,他們的工時有高比率用來負擔房屋租金,因此呼籲政府在基本工資制定上,要有更穩定機制和制度化做法,「而不是每一年都討價還價」,才可以更確保勞工生活居住和工作品質。

20180726-台灣勞工陣線蔡培元理事長。蔡培元(龍德成攝)
台灣勞工陣線理事長蔡培元表示,基本工資的訂定須確保勞工生活居住和工作品質。(龍德成攝)

崔媽媽基金會:高房價和房地產炒作是國安問題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說,曾有資深社會工作者指出「若幫弱勢家庭先把『住』的問題解決,那處理安置已成功了一半」,讓弱勢者先安定身心、不要居無定所,就會讓其他社福輔助工作相對輕易很多,然而從調查結果可知,這在雙北卻面臨相當大的瓶頸。

呂秉怡表示,若能把年輕人和基層勞動力留在城市,可以有效發展國家競爭力,但目前在雙北仍是挑戰,而政府已將生育列為國安問題,但根據住宅學會研究報告顯示,高房價與生育是具高度關聯性,沒有穩定的住居如何養育家庭?「那麼從此來看,高房價和炒作房地產也是嚴重的國安問題」。

20180726-崔媽媽基金會呂秉怡執行長。呂秉怡、崔媽媽基金會。(龍德成攝)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指出,住宅問題的元兇是高房價,而政府需要從持有稅、金融管制、資訊公開等方式來控管目前的住房市場。(龍德成攝)

呂秉怡指出,住宅問題的元凶是高房價,政府需要從持有稅、金融管制、資訊公開等方式來控管住房市場,目前階段性作為只能從現有住宅政策先「治標」、以求短期生效,因此社會住宅的興建、健全租屋市場、訂定可負擔租金的補貼制度,以及包租代管等過渡性政策,都仍要繼續努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子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