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無論大選結果如何,法國政壇氣氛已經變化,必定向右轉!

2022-04-24 21:00

? 人氣

2022年4月,法國街頭的勒潘海報被人塗上了希特勒的鬍子。(美聯社)

2022年4月,法國街頭的勒潘海報被人塗上了希特勒的鬍子。(美聯社)

自由在法國消失了嗎?作家施特拉森伯格是這樣認為的。法國周日舉行第二輪選舉,現任總統馬克宏和極右翼國民聯盟候選人勒潘將爭奪總統之位。施特拉森伯格認為,勒潘並非沒有勝算,而無論誰成為下屆總統,法國政治走向勢必偏右。

德國之聲:你寫了一本書,名為《別了,自由——我的法國是如何消失的》。「你的」法國是什麼樣的?

施特拉森伯格(Romy Strassenburg): 就像許多年輕的德國人,尤其是女性一樣,我對法國抱有幻想。我認為這是自由和享受生活的地方。我在德國一直有點懷念這些東西。後來我住在這裡時發現,這樣的法國不見了。或者說,我意識到,一方面這是一種幻覺,這個社會的等級制度比我在德國看到了解的還要嚴格。另一方面,自由以一種非常真實的方式消失。2015年巴黎恐攻案更是凸顯了這一點。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在這裡實際沒有多少自由,尤其是我當時任職《查理周刊》。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德國之聲:是什麼造成了法國的分裂?

施特拉森伯格:差距非常大。有些人日子拮据到得精打細算考慮怎樣還能在月底維持基本生活。我一直喜歡用能多益Nutella榛果巧克力醬這個例子:2018年,農村的大型超市做促銷,榛果巧克力醬被搶購一空。社交媒體上發布的視頻引起熱議,有人取笑這些人,說,天哪,他們吃的這麼不健康,還愛佔小便宜!在巴黎,許多人都這麼說。然而,我同事的一些採訪對象這樣說:「對我的孩子來說,Nutella是一種奢侈。在這一年的其餘時間裡,他們只能吃廉價的替代品。」 這個簡單的例子充分凸顯出差距:巴黎的一些人在評判某一群體,而這個群體中的許多人不得不精打細算的過活。再加上能源價格大幅上漲的事實,使得差距進一步擴大。

德國之聲:目前哪些擔憂對總統選舉投票產生影響?

施特拉森伯格:如果我能說是對勒潘的恐懼就好了,但不幸的是,事實並非如此。她成功的可能性很大。真正的擔心是,人們不會站出來投票反對她。有一段時間對烏克蘭戰爭的恐懼感非常強烈。然後大家再次肯定馬克宏,因為他是在國際會議和談判中唯一能想象到的合適人選。誰想在這樣的場合看到澤穆爾(Eric Zemmour,在第一輪大選被淘汰的極右翼候選人)或勒潘?誰想讓勒潘與普京進行談判?恐怕沒幾個人!

對烏克蘭戰爭的擔憂,對購買力下降的擔憂都給選舉帶來影響。現在,在周日第二輪投票之前,你可能認為人們擔心勒潘成為下屆總統。但不幸的是,這種恐懼並沒有大到我可以覺得這種情況能被阻止,就像五年前那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