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外有強國恩怨糾葛,內有政經族群憂患,歐洲最年輕的國家走過獨立10年

2018-02-27 06:10

? 人氣

2018年2月17日,科索沃慶祝獨立10周年,小女孩莎披(Pavaresia Sopi)與祖國同一天誕生,她的名字「Pavaresia」就是獨立的意思(AP)

2018年2月17日,科索沃慶祝獨立10周年,小女孩莎披(Pavaresia Sopi)與祖國同一天誕生,她的名字「Pavaresia」就是獨立的意思(AP)

全世界有4個國家的國歌只有旋律沒有歌詞,只能演奏不能唱,都在歐洲:西班牙、聖馬利諾(San Marino)、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Bosnia-Herzegovina)與科索沃(Kosovo)。科索沃的原因很特別:當初政府在甄選國歌時,特別要求歌詞不得褊重任何一個族群或宗教,結果卻造成「一詞難求」,只好懸缺至今。

一首沒有歌詞的國歌 反應了科索沃的歷史處境

這首國歌的曲名也獨樹一格,就叫《歐洲》(Evropa),反映了科索沃雖然僻處巴爾幹半島中部內陸,絕大部分國民信仰伊斯蘭教,卻自許為半島上「最親歐盟、最親美國、最親西方的國家」。

科索沃面積不大,10908平方公里相當於花蓮加南投加宜蘭;人口不多,190萬比台南市稍稍多一點;經濟發展不佳,人均GDP約3660美元還不到台灣的1/6。不過,科索沃是全世界第二年輕的國家,上星期剛過10歲生日,只比2011年獨立的南蘇丹虛長3歲。

科索沃人民2月17日慶祝獨立10周年的時候,這首沒有歌詞的國歌《歐洲》正反映了科索沃的歷史、現況和未來,也值得台灣借鏡省思。科索沃的獨立機緣起自族群與宗教衝突;獨立10年來儘管政府努力彌縫,分歧與爭執仍在,導致至今無法加入聯合國。

另一方面,科索沃能從戰亂與種族屠殺中浴火重生,除了自身的努力,更重要的是北約、歐盟與聯合國通力合作,投注大量資源。科索沃人非常清楚,小國立國想要可長可久,就必須全力推動與歐盟整合,因此國歌當然可以叫《歐洲》。

科索沃與塞爾維亞600多年的歷史恩怨糾葛

科索沃的命運與鄰國塞爾維亞(Serbia)息息相關。2008年之前的科索沃不但是塞爾維亞「不可分割」的一省,還曾經是塞爾維亞的文化與宗教重鎮。1389年的「科索沃戰役」(Battle of Kosovo)是歷史轉捩點,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大軍擊敗塞爾維亞聯軍,科索沃後來長期被鄂圖曼帝國直接統治,當地阿爾巴尼亞裔(Albanians)改宗伊斯蘭教,與信奉東正教的塞爾維亞漸行漸遠,而「科索沃戰役」則成了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心中最軟的一塊」。

1389年的「科索沃戰役」(Battle of Kosovo)(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1389年的「科索沃戰役」(Battle of Kosovo)(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20世紀初期鄂圖曼帝國土崩瓦解,幾經轉折,科索沃落入塞爾維亞掌控,但阿爾巴尼亞裔始終佔人口絕對多數,族群與宗教衝突不時爆發。1980年代南斯拉夫聯邦開始解體,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要求獨立的呼聲越來越高,南斯拉夫/塞爾維亞政府強硬鎮壓,進而種族屠殺,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則組織「科索沃解放軍」(KLA)與之對抗。

從族群與宗教衝突的灰燼中誕生 科索沃對歐盟「一往情深」

1998年2月,「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全面爆發,塞爾維亞軍方對科索沃阿爾巴尼亞裔進行「種族清洗」,近100萬人流離失所。有了波士尼亞戰爭(Bosnian War)血腥的前車之鑑,北約在1999年3月加入戰局,以連續78天空襲迫使塞爾維亞撤軍。

之後,科索沃由聯合國託管。經歷將近9年的戰後重建與各方磋商,科索沃終於在2008年2月17日獨立建國。北約至今仍在科索沃駐紮約4500名維和部隊,「種族清洗」的歷史陳跡也隨處可見。有這樣的背景,不難理解科索沃為何對歐盟「一往情深」。 

2018年2月17日,科索沃慶祝獨立10周年(AP)
2018年2月17日,科索沃慶祝獨立10周年(AP)

剛過10歲生日的科索沃,應該算是近年難得一見的「國家建構」(nation building)成功案例,也是其他企圖透過民族自決爭取獨立的地區的觀察重點。然而,從經濟、政治到外交,今日的科索沃仍面臨諸多挑戰,國際社會也還未竟全功。

經濟問題、貪腐積弊、族群分歧、外交困境

最棘手的是經濟問題。科索沃4%經濟成長率看似亮眼,但主要是靠海外僑民匯款,外國直接投資(FDI)更有多達80%來自海外僑民,而且主要是在首都普里斯提納(Pristina)置產,對經濟發展助益有限,反而導致房價高漲,本國人望屋興歎。

科索沃政府對創造就業始終拿不出辦法,失業率高達30.5%,青年失業率更超過50%,普里斯提納的咖啡廳經常可見百無聊賴的年輕人,點一杯咖啡坐上大半天。科索沃人口約70%不到35歲,過去10年至少19萬青年出國謀生路。就算留下來且找到工作,科索沃平均月薪只有360歐元(新台幣13K)。10年前獨立帶來的無限憧憬,如今尚未幻滅者幾稀。

2018年2月17日,科索沃慶祝獨立10周年(AP)
2018年2月17日,科索沃慶祝獨立10周年(AP)

經濟問題之外,科索沃另一個「社會之癌」是貪腐。科索沃的民主體制還算穩固,但政壇貪腐醜聞頻傳,重創民眾對政黨與領導人的信賴感。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2日公布的2017年全球清廉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CPI),科索沃在全球180個國家與地區中排名第85,比絕大多數歐洲國家都差。

至於族群分歧,雖然今日科索沃人口高達93%是阿爾巴尼亞裔,看似單純,但只佔1.5%的塞爾維亞裔仍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而且至今與阿爾巴尼裔格格不入。塞爾維亞裔聚居的北科索沃(North Kosovo)長期保持高度自治,許多公共服務由塞爾維亞國營企業提供,連貨幣都使用「塞爾維亞第納爾」(Serbian dinar),而非科索沃其他地區通行的歐元。2月17日的獨立10周年慶典,對北科索沃而言是「另一個國家的事」,街頭仍然飄揚塞爾維亞國旗。

過去曾有不少人提議,科索沃將「北科索沃」割讓給塞爾維亞,以換取塞爾維亞承認科索沃,從而讓科索沃加入聯合國,因為與塞爾維亞關係密切的俄羅斯與中國不會再阻攔。不過就與任何一個國家一樣,「割讓領土」計畫再怎麼務實,總還是會引發民族主義情緒風暴,以及混亂與流離的歷史記憶,因此儘管倡議者眾,至今窒礙難行。

2018年2月17日,科索沃慶祝獨立10周年,街頭卻可見阿爾巴尼亞國旗(AP)
2018年2月17日,科索沃慶祝獨立10周年,街頭卻可見阿爾巴尼亞國旗(AP)

突破外交困境 與塞爾維亞關係仍是關鍵

族群分歧也與今日科索沃外交困境息息相關。對科索沃而言,爭取塞爾維亞承認其國家地位,是它成為聯合國成員國、加入歐盟的先決條件。雖然科索沃目前得到117個國家承認,包括美國與絕大部分西歐國家,但俄羅斯與中國不在其中,歐盟還有5個國家(賽普勒斯、希臘、羅馬尼亞、斯洛伐克、西班牙)的大門尚未敲開,也無法加入歐洲的申根區(Schengen Area)。

不過好消息是,塞爾維亞有誘因與科索沃善關係,因為它也期盼加入歐盟,而先決條件正是必須與科索沃「敦親睦鄰」(good neighborly relations)。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čić)不久前明白表示:「如果塞爾維亞的未來在歐洲,我們必須付出一定的歷史代價。」

另一個好消息則是,歐盟方面的態度也轉趨積極,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 25日啟程訪問6個尚未加入歐盟的西巴爾幹(Western Balkan)國家,其中就包含科索沃與塞爾維亞。分析家預期,容克此行將為科、塞兩國化解歷史恩怨的談判助一臂一力。

加入歐盟之前,科索沃除了要改善與塞爾維亞的關係,還必須進行政治改革、強化法治規範、對抗貪腐積弊、確保新聞自由、刺激經濟發展。與其他幾個同樣從戰亂誕生的年輕國家如南蘇丹、東帝汶相比,科索沃有歐盟、北約與美國庇蔭、引導,以「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