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緗家觀點:放棄目標—拜登對中格局的戰略危機

2021-04-19 07:10

? 人氣

作者認為,美國對中國民主化手段有三階段。(資料照,AP)

作者認為,美國對中國民主化手段有三階段。(資料照,AP)

美國知名的政治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有個名噪一時的論點:「歷史的終結,The end of history」。雖然國際政治的現狀與他這個當初作為預言提出的論點相差甚大,但此論點的結論內涵精彩不凡:民主制度是人類社會終極的相對最佳政治體制,當民主制度在全世界普及,人類政治文明中的政治體制進步就走到盡頭,歷史在此「終結」。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因此,專制獨裁國家的民主化,始終是美國與這些國家打交道時的一個隱性或顯性課題,越是有世界影響力的國家,「民主化」的課題越顯重要。由此,大陸中國的「民主化」議題,在其自身的改革開放後,即成了本文標題所示的美國對中格局的長遠「目標」,尤其是從上世紀90年代初的克林頓總統開始,所謂的「和平演變」,所指的也是此事。

現在眾所認知,美國對中格局的大反轉,是在2016年到2020的川普任期內完成的。目前的拜登當局表面上似乎繼承了川普的對中強硬政策,但實質上卻與川普有一個關鍵不同,此即標題的「放棄目標」―― 放棄「中國民主化」的「目標」。

其實美國對中格局的危機遠非僅是「放棄目標」,其他還有如對中政策與方法的零亂、對「中共VS中國」的認知誤差、嚴重錯估/低估中華民國台灣……,以及這些認識與政策危機的互相交錯。這些川普任內即已存在,但拜登當局似乎更甚。這些危機中,「放棄目標」最嚴重,故本文先分析之,其餘的有機會再說。

對中民主化「目標」三階段

從上世紀70年代末中共改革開放以來至今接近四十年,就本文主旨的「目標」―「中國民主化」而言,美國的對中格局經歷了三個階段,歸納如下:

第一階段:1979~2016,「目標明確,和平誘變」。「目標」與「方法」都很清晰,是用「餵胡蘿蔔給好處」的「方法」鼓勵誘使北京走上此「目標」的民主化道路。此階段又以「八九六四」為分水嶺隔成前後兩時期:「六四」之前,大陸的政治氣氛自由開放,是中共主動求變,美國「樂觀其成」地協助,是「消極和平演變」姿態;「六四」後中共政緊經鬆,美國態度轉向「積極和平誘變」,民主黨總統克林頓是此政策的代表吹鼓手。「積極和平誘變」再歷經共和黨總統小布希,到民主黨總統奧巴馬任期內衰微;

第二階段:2016~2021,「目標隱藏,手段趨硬」,「民主化」的「目標」仍在,但能見度大幅降低。此階段是共和黨總統川普的任期;

第三階段:2021~目前,「手段強硬,目標消失」。

漫長的第一階段:和平誘變,養肥中共,美國損巨

對中「和平誘變」的第一階段持續的時間最長,有三十六、七年之久。其實到奧巴馬執政推出「重返亞太」時,「和平誘變」已經變調,美國已經開始對此不抱希望,但對中態度並未像川普那樣地急轉彎,故仍將奧巴馬的八年算在「和平誘變」的第一階段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